陆文:开封陷落记(17)

Share on Google+

除了绘画丹青,素莲亦喜欢唐诗宋词,先进了闺房,等待云雨当儿,想克制激动抄写李商隐《无题》: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又想抄写张先《千秋岁》: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想去书桌抄诗篇,就像当代进洞房抄当章的,结果放弃了书法,屈从于繁殖本能与性的欢娱,两条腿儿走到了床边。坐在床沿上窃窃私语: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唠唠叨叨的,像文学女青年诗歌朗诵,又像准备初试云雨情。

一夜欢娱,素莲是出色的千子炮,劈劈啪啪犹如热锅炒黄豆。那丰沛的雌性荷尔蒙,如同溃堤的黄河,惊涛骇浪朝云雨涌来。水底下窒息,挣扎,露出水面刚吸一口气,巨浪又扑面打来,把他按进沸腾的洞穴。

丰盈的两只乳房让他头晕,头埋在深凹的乳沟里,嗅着那绵软的香味,不想动弹。留恋青青河边草,玲珑的肚脐,还有那惹人心动的媚眼,多么想高歌一曲,抒发心想事成的得意。假如明天召幸,有没有余力应酬出水芙蓉也顾不得了,所有激情灌溉了素莲的方寸之地。素莲情欲无度,一个人吃多个人的份额,让他领教了何谓深不可测的饭量。有一次高潮,素莲喃喃自语:给你生个孩子,身子你的,心是你的,由你砍,由你剐,就这几句话又激起了他的疯狂。

员外病态的情欲,给素莲带来了心理阴影,好多次配合与巴结,沟通成了她的负担,以为交配,尤其马爬,只是弱势群体讨好高.端人口的手段。没想到交合是世上最快活的事,不伦之恋,梦想成真,心爱的睡在身边。她情愿生生世世做细秀的仆妇,姐姐的奴隶,只要能分享云雨的爱情。

还蔡木借令牌的情,回开封第二天晚上约了他三兄弟去昌记酒楼吃酒。进了雅间,云雨点了糖醋熘鱼、卤煮黄香管、套四宝、脆炸玉兰球等菜肴,又要了三陶罐松液酒。想叫卖唱的和陪酒女,蔡木止住了,说今天有话说。蔡木说,原贿赂徐公公的几个都尉停止上贡,徐公公觉得奇怪问究竟,有的推托没钱,有的说缺乏精力。徐公公报复,公主点名召幸,说他们生病,探亲回家,宁可惹公主生气。徐公公是伍公公的心腹,负责监.控公主,明白他背景,知道他有意阻挠,华云不敢轻易得罪,亦感觉心腹宫女中至少一个被收买,发展成坐探。断了财路,几位都尉怨声连连,如何安抚,想不出良策。还有徐公公挑明每位每月上贡一两银子,发月薪时扣除。如有异议,说窑子有坐探,凡是去那儿逛的告诉公主。云雨建议,让众兄弟自行其是,省得怨恨。又说徐公公克扣没办法,人在屋檐下。蔡木说,兄弟高见。

隔了几天,云雨去了翁家庄。老样子,有流贼路过,没逗留。回开封路上,探望了父母。王家祠堂仍被流民占据。娘的气喘越发严重,老爷没什么变化,以为太平,没有回城的念头,云雨也不希望上城,免得尴尬。老爷问他素莲情况,他说娘家无人,隔几日再送回,没告诉他已接了盘。给了儿子一封浪里四浑派专人送来的信。知道他占山为王,邀请一起聚义,共享富贵。告诉他,令堂被绑票出于周捕头指使,黄河流贼分到一百两银子。阅毕,烧了此信,没将此信内容告诉父亲。老爷劝大娘将一部分银子给儿子带往开封,大娘死抱银子置之不理,说,我还没死呢。

说不尽的恩爱,道不尽的甜蜜。吃水不忘掘井水,云雨一碗水端平,没冷落细秀。弄得细秀不好意思,将云雨往素莲房里赶。素莲一早起床烧早饭,洗衣服,打扫庭园,还给云雨喂马、喂驴。驴子没啥用处,后来云雨换了三两银子。

有了银子,云雨心生退意,觉得没必要当驸马都尉,跟细秀说了。细秀说,不是银子不银子的问题,而是面子不面子的问题,有个官职光彩,就给她睡吧,反正一个月顶多一次,就当逛了窑子。跟素莲说了,说,听官人的,听姐姐的,我不说什么。实在要说,为了十两银子给人睡犯不着。我宁可给你三百两银子,两年半,除了姐姐,不让人睡,你跟我睡。云雨答,这么睡,跟给公主睡没啥区别,都是每月十两银子。跟公主睡,赚了十两银子,跟你睡,银子搬来搬去,没多一两哇。素莲想想也笑了,说,你当玩窑姐吧,反正你情愿被她玩。在娘家给你睡,你搭架子不入港,让我难受,以为正人君子,结果为了十两银子给人家睡了,亦是一个不入流的。云雨呵呵笑道,你是醋坛子。

宫里值卫,都尉们吃的是特供,没有山珍海味,美酒琼液,大鱼大肉还是有的,烙饼也让吃个饱,离桌时藏几只鸡蛋也没事。若是带酒助餐,蔡木眼开眼闭。公主有时进都尉庖厨,揭开锅盖看吃点什么,素多肉少,皱眉,大厨挨一顿臭骂。若是进粮仓视察,老鼠溜过脚板,脸色难看。公主曾与众都尉共进晚餐,大概酒吃得过多原因,不但说话肉麻庸俗,还叫蔡木喂饭,又令众都尉将其抱了个遍。徐公公将此事报告伍公公,周王知道,把女儿骂了,华云收敛不少,跟延庆观的妙真断了来往。华云是性情中人,亦可说一根神经搭错,做的事不计后果,像常熟人所说的“点点(13点)”。有一次对徐公公说,与我寸步不离,又不能上床跟我睡觉。徐公公哑口无言,因有把柄给公主抓住,与其奶妈“对食”,摸来摸去做夫妻。

公主舍不得骂驸马都尉,把蔡木当心肝宝贝。这次一反往常,叫蔡木采购宫中粮食,也不管给人夺了油水的徐公公心情如何,可见爱之深。就采购小麦玉米高粱的数量而言,云雨估计开封将有一场恶战。

江苏/陆文
2019、6、19

文章来源:陆文文集

阅读次数:27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