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开封陷落记(18)

Share on Google+

12月24日,李自成包围开封,号称四十万。临战前,叫部下骑马拖着树枝在黄河堤岸奔跑,制造烟尘缭乱,大兵压境的景像。第二天朝数座城门发起攻击。开炮轰击城楼,三炮轰坍了曹门城楼两只角。天摇地动,仿佛城破在即。密密麻麻的人群越过五丈开阔的护城河,直达城下。其中有被裏胁的乡民,人头攒动,分不清民还是贼,闭着眼睛射箭都能射死射伤一个。乡民七八一组,掮着云梯,举着门板。门板接受如雨的箭矢,掩护三四个精兵。云梯则作翻墙之用。乡民成批倒下,有的装死,有的被箭射中,被飞石击中。躲在门板下的精兵安然无恙。全身披挂,胸有护心镜,头盔严实,只露眼睛鼻孔与嘴。冲至城墙下,架云梯翻越,仍令乡民挡头阵,精兵躲于屁股下。城头扔飞石,点芦柴浇油燃烧往下扔,还用铁钩勾贼兵,用铁枪刺脖颈。城高五丈,城砖砌成,乡民精兵爬至半途,云梯被推翻,坠地伤亡。

华云获吴起真传,懂吮疽之术,收士兵之心,可能宫中寂寞,或受爱国热情召唤,上城督战。她土生土长于开封,是开封的儿女,爱这儿一草一木,没事唱一条大河波浪宽,她不是离岸爱国者,手上没有七八本护照,亲人不在土耳其,加拿大没豪宅,美利坚没存款,所有家产亲人都在这儿,面首也在这儿,都是国产的。吃的食物尽管特供,但没荔枝,更没外国水果。一年仅有八个至十八个官衔供其买卖,都是员外郎之类的闲职,有钱大户为了光宗耀祖,也情愿花银子换个官衔,华云所得收入不过五万两。她仇恨李自成,认为他不守本份,抢劫她的富贵。该剜他的心,剖他的腹。消灭李自成,不是她的工作,而是她的初心,她的使命。她用重金,用官衔呼唤爱国,呼唤风雨同舟,而不是使用共克时艰的口号。明码标价,一条人命五十两;一个官职三至五千两,她是唯物主义者,不说套话,不忽悠,用真金白银玩P2P,玩百姓。

李自成屠城规矩帮了华云的忙,让守城官兵、全城百姓别无选择,只好站在她家一边。城,一天破,杀三成,两天破,杀七成,三天破,屠全城。说“闯王来了,不纳粮”,闯王来了,要你的命。老乡开开门,借只锅。门开了,老乡让我睡个觉。睡到床上,叫你老婆、女儿来陪我睡觉。大刀放在床头边,亮亮的。

去死吧,李自成,没人逼你吃观音土,尽可以食榆树皮,还有芨芨草、狗尾巴草,哪怕人食人。驿站下岗是精简机构之大趋势,政府也有难处,也可能破产,不该不顾全大局,不体谅朝廷。她怎能容忍李自成打土豪分田地,将金银细软往口袋里塞,将洛阳福王往油锅里扔?还有人权吗?还有王法吗?骨肉同胞啊!于心何忍啊!

之前开封受围,随父王亲临城头督战视察,激励士气。周王悬金五万购李自成人头,后来加码为十万,悬金三万购其核心部将刘宗敏的人头。公主用自己的两万两脂粉钱购买闯寇的首级,一个首级十两。这次贼兵来犯,无惧炮火箭矢,率领蔡木云雨三十二名都尉,乘车辇,经马道,上曹门城头督战。她宁愿死在城头上,也不愿死在油锅里。徐公公传公主旨意,战死沙场的,赏银五十两,受伤,十两,不受伤,五两。曹门士气高昂,一片欢呼。

离曹门城楼三十米的城墙被炮火轰坍,农民军爬梯蜂拥而上,城头已有几十个贼兵。云雨挥鞭迎上,贼兵都是未经专业训练的泥腿子,被饥饿逼得铤而走险,以前拿锄头,吃小米,如今动刀枪,食鱼肉,尽管饮食条件大幅改善,仍经不起将门之子的饿虎扑食,不是倒地毙命,便是掉头而逃,不顾命的往城下跳。

城下的精兵继续越过护城河向曹门进攻。云雨先射骑马的,穿盔甲的,冲在前头的乡民照射,王家村的王四裹挟其间,云雨心软,饶了一命。

期间闯寇挖数处地道,企图突破城墙,由于爆破技术差,飞石伤了自家人,再加上城头用铁钎洞穿地道,朝下面扔炸药,敌方仓皇出逃,开封转危为安。如此激烈的战斗连续二十天,闯寇才撤围。

有一个小插曲,李自成组织一支千人孩儿军,灵活,敏捷,脚踏悬崖如临平地,个个身轻似燕。口衔尖刀,凭一根长毛竹,就能翻城墙,至毛竹梢一个飞跃直扑城头。可是受不住弓弩手的连续击发,个个毙命。即便翻上城头,上窜下跳,神出鬼没,后续部队跟不上,最终也落得个枭首示众的结局。

还有一则消息,李自成督阵,面部被箭射中,伤了左目。开封指挥史陈永福报功,说他儿子射的,城墙上的弓弩手都认为自己射的,云雨也这样认为。那个骑高头大马,戴红毡笠的,云雨朝他射过一箭。

华云出了洋相,在城头仿梁红玉黄天荡击鼓,立足不稳,跌落鼓座,被云雨接住。华云一无惊恐,露出享受的神色,以为云雨韩世忠,勾住他的脖颈……失足原因,并非酒色过度,乃因小儿麻痹症。

这次撤围,李自成迫不得已,数万精兵死了一半,伤亡无数,每天临阵脱逃数千,军心浮动,仗实在打不下去,又传朝廷援兵在路上。

农民军撤围第三天,派哨探查看闯寇营地,有妇女两千三百多,牛三万头,粮食堆积几尺高。处理结果:两千妇女回家,三百无家可归,担心官兵奸淫,安置于开封各庵堂,每人每天供麦一升。牛五折贱卖,粮食任由市民搬运,总计达二万多石。打扫战场,埋葬死者,花了十多天。城壕那儿的死尸不下十万,护城河堵塞,河水被鲜血染红。

江苏/陆文
2019、6、20

文章来源:陆文文集

阅读次数:8,29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