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潭李白:宇宙填不满贪欲之心

Share on Google+

桃花潭李白 2019-07-03

一、

今天有两条热新闻。

百度李某在演讲中被泼水,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某猥亵女童。

一个因贪钱而摒弃社会责任的企业,愈是发展强大,作恶能力也愈强。一个因贪欲而丧失道德底线的企业家,掌握资源越多,受害者也越多。

前有魏则西等事件,后有明里暗里的未成年受害者。

二、

不知为啥,想起西门庆。

西门庆的一生是势利圈打怪升级的一生。这个男人,性格中最突出的特点便是贪,贪财贪酒贪色。有六个明媒正娶的老婆,却从不曾满足。官僚太太、陪房丫头,兄弟妻、仆人媳,他一概要占为己有。他曾夸口说:“消尽这家私,奸了嫦娥,奸了织女,拐了许飞琼,盗了西王母的女儿,也不减我泼天富贵”。他对性欲的贪恋,突破了道德伦理,也突破了刑律底线,他像狂徒一样,以不可理喻的,近乎狂躁的形式,不断渔猎,饮鸩止渴。不长的一生,与无数的女人云雨,却没见他真正知足过。他的猎物,一直在路上。

一个略有财产的地痞恶霸,通过不断巧娶有钱女人,利用她们的钱财,为自己加官进爵,又靠权力寻租大发横财,逐渐走上人生巅峰。可那又如何,他最终死于自己无止尽的性欲上。整个家业,顷刻败光了。唯一的儿子,也出家当了和尚。

想起谁说过,活到四十来岁,若还不知道如何认真准确地做人,他的明天,或许眨眼会成为一个笑话。王董事长闹的不是笑话,是深深、深深的恶。

一个内心极度扭曲的人,宇宙也填不满他的内心黑洞。而他,终其一生,也不会体会真正的快乐。

三、

还想起一个故事。

六十年代,韩先生被下放农村。

一时遭亲朋故旧忌讳,大多断了往来。惟一个无家无业,近乎街头流浪的徒弟老杨,每年来给韩先生过生日。老杨也没钱买贺礼,就在地里捉蚂蚱,编树条上串几串,拎到师父家,下锅炸。每次来,老杨都喝酒,他也不跟人拼酒抢话,自顾吃喝,本本分分。喝醉了,脑袋往桌上一趴,小猫一样睡过去。睡醒了,问师父要剩饭吃,吃完就走。

有一年,临近韩先生生日,连日的瓢泼大雨。生日那天,雨下得昏天暗地。韩先生守着门,真等来了老杨。人被浇透了,手里还拎着两串蚂蚱。后来,韩先生让自己孙子,拜老杨做干爹。韩先生祖上大户人家,书香门第,给孙子选干爹,却选了个流浪汉。为啥呢?

自有益处。

早先年,戏曲名角点拨弟子的唱腔,会提示弟子:世间杂音里,有上好腔调。如落伍大雁的孤鸣、走失孩童的泣音。大雁落单,遥望不见同伴,因孤单,会忍不住鸣叫一声。走失的小孩,内心绝望,不再大哭大叫。此时,呼吸声便是哭音。落单大雁的孤鸣,走失孩童的哭音,便是世间上好的腔调。因为都是哭自己,没目的,没造作,只为情真。

情真,便有意诚。老杨活得情真意诚,便是好腔调。观他,孩子一生受益。

四、

情真意诚,即是德。是人心真正需要的好东西,长远滋养人。

一个好的社会制度,也必依据人心真正需要而来。好的制度,能让底下的人明白,填补内心黑洞的,是自足、自德、自尊。不是出卖,不是互相举报,不是投机取巧,不是恃强凌弱,不是金钱至上。

阅读次数:86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