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24

享誉世界的诺贝尔奖创立者,瑞典化学家、工程师、发明家诺贝尔(Alfred Bernhard Nobel)1888年3月31日去世,他活了66岁,其中有56年侨居俄国。

1837年,诺贝尔家族应俄国公使之邀,前往圣彼得堡发展机械制造业。19世纪,诺贝尔家族不仅为俄国生产出了军舰蒸汽机,还有水雷和枪支弹药。诺贝尔与俄罗斯教授济宁(НиколайЗинин)一起发明了黄色炸药。他还在俄国创建了俄罗斯技术协会,促进了俄罗斯军工科技的发展。诺贝尔不仅仅在俄罗斯兴办实业,还投资科学教育,他在圣彼得堡建立奖学金制度,培养很多俄罗斯科研人员。诺贝尔爱好文学,他的创作受到过俄罗斯文学的熏染,他曾写过几部戏剧作品,这也是他创立诺贝尔文学奖的深层原因。

在诺贝尔曾经生活过的俄国,二十世纪初(自1904年始)至今,已经拥有17位诺贝尔奖金获得者(详见附表),其中获得文学奖的作家和诗人共有5人。然而,这5人的生命和创作轨迹各异,其中小说家普宁和诗人布罗斯基远遁他国,至死未归;小说家索尔仁尼琴先是被强制出境,然后又重荣归故里,验证了俄国人不断创造、否定,再创造历史的功夫;诗人帕斯捷尔纳克和小说家肖洛霍夫倒是没有背井离乡的经历,不过,他们同是莫斯科作协会员,获奖后却命运迥然:前者惶惶不可终日,后者却得到普天同庆。这5位文学家亦有共性,那就是,除了盖世才华之外,他们全都崇尚自由,厌恶专制和集权,包括那些曾经被政权所利用的人。

1933年普宁获奖:大文豪高尔基落榜

1933年普宁获奖:大文豪高尔基落榜

俄国作家普宁(ИванБунин)1870年出生于地主家庭,1887年开始发表作品,1901年他的诗歌便获得普希金奖。1899年,他结识了俄国作家高尔基,并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他的影响,这也成为后来他们俩人竞争诺贝尔文学奖的宿命。

1920年,普宁因为对俄国十月变革不满而远走巴黎,此后再也没有返回祖国。他离开俄罗斯之前,主要的创作皆为中短篇小说,最知名的就是《乡村》,写于1910年。而普宁最有张力的作品,都是在侨居法国之后写成的,如《阿尔谢尼耶夫的一生》(1930)、短篇小说集《暗径》(1943)、《大乌鸦》等。

普宁虽在巴黎,但他除了俄罗斯不可能再写别的题材。他说,他有足够写一辈子俄罗斯故事的积累。普宁的作品在法国获得成功,他继承和发扬了俄罗斯经典文学传统,主要原因,是他虽然移民巴黎,却从不与环境妥协,保持了自己“非常俄国人”的特色。他没有为了生存而泯灭灵魂,没有因为磨难而失去自我。因此,他的作品一如既往地保持了原汁原味的俄罗斯文学特色,折射出普宁独有的光芒。

1922年,法国作家罗曼·罗兰,向瑞典皇家科学院推荐普宁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1923年,罗曼·罗兰又推荐了高尔基。据统计,从20世纪10年代到30年代,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俄罗斯和苏联作家共有5人,构成了竞争的态势:

高尔基(АлексейГорький)获得4次提名,即1918年、1923年,1928年和1930年;
梅列日科夫斯基(ДмитрийМережковский),获得4次获得提名,即1914年、1915年、1930年和1937年;
普宁曾经获得3次提名,即1923年,1930年和1933年;
什梅廖夫(ИванШмелев)获得2次提名,即1931年和1932年;
巴尔蒙特(КонстантинБальмонт)获得1次提名,即1923年;

瑞典皇家科学院经过反复斟酌,认为高尔基早期作品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堪称“俄罗斯文艺复兴的力作”,奠定了他在俄罗斯文学史上的地位,为19世纪末俄罗斯文学繁荣做出了贡献,并极大地丰富了世界文学宝库。但是,高尔基自1905年之后,创作再无新意。他作为苏联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文学的奠基人,作品中充满了政治说教。他长期在党性原则和文学艺术之间摇摆,后期作品看不到普世价值的影子,也看不到他对祖国和人民的热爱。他早期作品中的创作激情已烟消云散,创作源泉已近枯竭。

相反,评委们认为,普宁的作品具有“振奋人心的激情和细致入微的理解”。它可以从世界文学“粗犷和刺耳的声音中”脱颖而出。普宁的俄国式的散文,笔法细腻,技巧娴熟,叙事语调平缓,描写色彩柔美。

瑞典科学院秘书长卡尔格伦,高度赞扬普宁,他说,“普宁与伟大的俄罗斯长篇小说家们相比,随谈不上是文学巨匠,但是,普宁却是俄罗斯经典文学的合法继承人。他以全新的、璀璨而华美的,令人惊叹的、纯粹的和天然的珍宝丰富了俄罗斯经典文学宝库。普宁的创作充满了声音宏量的、伟大的俄罗斯古典交响乐乐队的圆满演奏之声,它纯如水晶,令人迷醉,犹如深刻动人的和弦。”

1933年11月10日,普宁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当天,全世界各大报刊都以显著位置和大字标题刊登了这条新闻。他获奖的原因是,因为“真诚而精湛的天赋在其散文中再现了典型的俄罗斯性格”。普宁成为第一个获得诺贝尔奖金的俄国人。消息传来,巴黎的俄罗斯侨民欣喜若狂,就连从来没读过普宁小说的俄裔搬运工都赶来祝贺。

普宁拿到奖金之后,连开数桌流水席,大宴各路宾客,豪饮几天几夜。他还为巴黎俄国移民困难户慷慨解囊,资助各种社会团体。普宁的好友,俄罗斯女诗人沙霍夫斯卡娅(ЗинаидаШаховская)在回忆录中写道:“本来他的奖金够活一辈子,可是普宁却连一套房子都没买。”

普宁不是托尔斯泰,也不是高尔基。他自1920年2月远走巴黎,一去不返。1945年二战结束,斯大林曾发信邀请他归国,但他亦置之不理。

1958年帕斯捷尔纳克获奖:饱受屈辱郁郁而终

1958年帕斯捷尔纳克获奖:饱受屈辱郁郁而终

1946年至1950年间,苏联诗人帕斯捷尔纳克(БорисПастернак)的文学创作,一直受到西方的高度重视。有关他获奖的传闻,早在50年代初就传遍苏联。1954年,帕斯捷尔纳克曾对著名哲学家和文学评论家弗雷登堡(ОльгаФрейденберг)说,他对诺贝尔文学奖又喜又怕。喜的是,如果获奖,他便能够跻身于汉姆生、普宁和海明威等世界名家之列;怕的是,他一旦获奖,就不得不面对领奖、演说等一系列敏感问题。所以,一方面,他对被提名角逐诺贝尔文学奖不反对,另一方面,又想摆脱西方的关注,避免苏联政府找他的麻烦。他经常有意回避外界,埋头创作他的长篇小说《日瓦戈医生》(ДокторЖиваго)。

1958年10月23日,经法国作家阿尔贝·加缪推荐,帕斯捷尔纳克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成为俄罗斯第二位获此殊荣的作家。他获奖的理由是,在现代抒情诗和伟大的俄罗斯叙事文学领域中所取得了杰出成就。帕斯捷尔纳克致电瑞典,用8个字高度概括了心情:“感谢,高兴,自豪,难堪”。尽管他有做思想准备,但当时他无论如何想不到,来自当局的压力重如高山倾倒,几乎是灭顶之灾。

帕斯捷尔纳克获奖后,很快厄运不断。苏共领导人指责他的作品艺术性贫乏,恶毒攻击社会主义制度,瑞典科学院为他颁奖,亦是敌视苏联的行为。帕斯捷尔纳克获奖的第三天,即1958年10月25日,苏联《文学报》(Литературнаягазета)便严厉指责他说,帕斯捷尔纳克为了得到诺贝尔文学奖,就像为了30枚金币而出卖耶稣的犹大一样,加入了国际反苏宣传,必将受到人民的唾弃。获奖当天,苏联作协领导人,即将上任作协书记处第一书记的费定(КонстантинФедин)闯进他家,要求帕斯捷尔纳克立即发声明拒绝获奖,不然后果自负。几天后,帕斯捷尔纳克被开除出苏联作家协会。在莫斯科作家全体会议,作家们一致通过了莫斯科作家致苏联政府的公开信,要求剥夺帕斯捷尔纳克的公民权,并将他驱逐出境。

帕斯捷尔纳克的儿子在回忆录中说,最让帕斯捷尔纳克精神崩溃的事情,是10月29日,苏共中央决定,开除帕斯捷尔纳克的情人伊文斯卡娅(ОльгаИвинская)的公职。帕斯捷尔纳克当天便给斯德哥尔摩和苏共中央分别发去电报,前者写道:“由于我所属的协会赋与你们奖励的意义我必须拒绝授予我的殊荣请你们别抱怨我自愿放弃。”而后者则哀求说:“请把工作还给伊文斯卡娅吧,我已经拒绝获奖了。”

苏共对帕斯捷尔纳克恨之入骨,究其主要原因,并非他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而恰恰针对的是他的小说《日瓦戈医生》在海外出版。其中有三个含义,第一,1956年5月末,帕斯捷尔纳克亲自将小说手稿,交与意大利出版商菲利特里涅利的代表唐热洛在境外出版,触犯了苏联新闻出版审查之大忌;第二,苏共中央文化处官员召见帕斯捷尔纳克,要求他向唐热洛索回手稿,帕斯捷尔纳克没有做到,使得唐热洛抢在苏联前面一字不删地出版了小说,使苏共中央丢尽了颜面;第三,苏联国家文学机构指派著名作家审定小说,最终他们一致认为作者否定十月变革,小说不宜发表。而《日瓦戈医生》却在西方大获成功,给作者带来巨大荣誉,极大地挑战了苏联文坛霸权主义的权威。

不久,印度总理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致电赫鲁晓夫,建议成立保卫帕斯捷尔纳克委员会,使他免于获刑和尽快平息事态。这个建议也很合赫鲁晓夫的心意,他其实并不愿意苏联内部的意识形态之争国际化。他遂下令对整帕斯捷尔纳克的当事人给予行政处分。但同时,苏共中央也责令帕斯捷尔纳克写出两封公开忏悔信,一封写给苏联人民,发表在《真理报》上;一封则写给苏共中央总书记赫鲁晓夫。事实上,这两封信均非帕斯捷尔纳克所写,但是最后的签名,却是他本人。

1960年5月30日,帕斯捷尔纳克在悲苦和孤独中病逝。他的家人说,他死前没有来得及完成他的戏剧作品《瞎美人》(Слепаякрасавица),可谓抱憾终生。从某种意义上说,因为他生活在苏联体制下,所以诺贝尔奖要了他的命。

1965年肖洛霍夫获奖:“剽窃风波”身后相随

1965年肖洛霍夫获奖:“剽窃风波”身后相随

1965年,肖洛霍夫(МихаилШолохов)获得贝尔文学奖,幕后推手是法国著名哲学家、存在主义旗手让·保罗·萨特(Jean-Paul Charles Aymard Sartre),他向瑞典皇家科学院推荐了肖洛霍夫的长篇小说《静静的顿河》(ТихийДон)。尽管时至今日,有关《静静的顿河》的手稿之争仍未平息,但是,无论如何,它都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小说之一肖洛霍夫1905 年5月24日,出生在俄罗斯南部,罗斯托夫州顿河流域的维申斯克镇。他的作品对这条河念念不忘,不惜笔墨,最终使它变成一条不朽的河。他还在作品中展现了,生活在顿河流域的哥萨克为了捍卫沙皇的利益,而与布尔什维克进行殊死搏斗的故事。1917年爆发了十月变革以及内战,顿河流域的大多数青年人都参加了白军与红军作战,而肖洛霍夫却参加了红军,他做过后勤保障人员,也当过机枪手,亲身参加过战斗。

1932年,他加入苏联共产党,1937年他当选最高苏维埃委员。1939年,他入选苏联科学院院士,1956年他出席苏共20大,1959年肖洛霍夫随苏共中央总书记出访欧洲和美国。1961年,肖洛霍夫当选苏共中央委员。可见,肖洛霍夫1965年获得贝尔文学奖的时候,正是赫鲁晓夫的宠儿,可谓春风得意,与帕斯捷尔纳克的命运相比,简直有天壤之别。

肖洛霍夫蜚声世界文坛的作品,是他的四卷集长篇小说《静静的顿河》。小说的第一卷和第二卷于1928-1929年出版,第三卷于1932-1933年出版,第四卷在1937-1940年出版。而西方翻译出版的时间则晚于苏联,第一卷和第二卷于1934年出版,第三卷和第四卷于1940年以后出版。直到此时,苏联和世界的文学批评家,才对肖洛霍夫的文学天赋发出惊叹,特别是他所展现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十月变革和国内战争的宏大场面,以及重大历史事件与哥萨克之间关系的叙述。他的小说,故事跌宕起伏,语言精湛优美,苏联国内外专家都称其为苏俄全景文学的经典之作。

当然,对《静静的顿河》第一卷和第二卷也有争议,焦点就在于肖洛霍夫的小说,有反布尔什维克倾向。就连斯大林也致函肖洛霍夫,点出他在书中诋毁了共产党员的形象。但是,由于高尔基的保护,肖洛霍夫才免于获罪。

30年代,就在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写作正酣之时,他被要求搁置写作,转而开始一部新书的创作。这本书就是读者后来熟知的,描写农业集体化运动的长篇小说《被开垦的处女地》(Поднятаяцелина)。这部小说也像《静静的顿河》一样尚未全部完成,便公开发表,结果也招致很多批评。但是,这次肖洛霍夫却得到了苏共中央的支持,中央认为,《被开垦的处女地》第一卷(1932年)对苏联农业集体化运动做出了客观评价,也展示作者的全景式长篇小说的创作才华。尽管如此,肖洛霍夫还是在40-50年对《被开垦的处女地》第一卷做了修改。而小说的第二卷出版已经是在1960年。文学界的一致评价是,《被开垦的处女地》前后两卷,风格与水准大有出入。《被开垦的处女地》和《静静的顿河》相比,简直不像出自同一个作者之手。

《他们为祖国而战》(ОнисражалисьзаРодину)三部曲是肖洛霍夫的第三部长篇小说,也是他在卫国战争中做随军记者的生活体验。这本小说的第一部,前后用了几乎10年的时间才写完,它从1943年起即在《真理报》上刊载,而到1958年才出版第一部,最终肖洛霍夫也没有完成三部曲中的另外两部——《他们为祖国而战》是一部未完成的小说。究其原因,就是因为肖洛霍夫晚年花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修改《静静的顿河》,为了削弱其中列宁和斯大林主义的痕迹。

但是,生活总是和肖洛霍夫开玩笑:1965年,苏联举国欢庆他的50大寿,他竟然获得了苏共中央颁发的第三枚列宁勋章!也就在这一年,他因为小说的“俄罗斯转折时期哥萨克的史诗艺术力量和价值”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苏联各界亦欢欣鼓舞。他在获奖感言中说,他写作的目的,是“为了歌颂劳动者、建设者和英雄的民族”。

肖洛霍夫拿到诺贝尔文学奖奖金后,最大的愿望就是带着孩子们周游世界。据记载,肖洛霍夫领着全家去欧洲和亚洲旅行,他们游历了英国、法国、意大利和日本等国。肖洛霍夫还在英国给朋友买了20件毛衣,大约花费了3000美元。他还捐献了62000美元,为家乡罗斯托夫市修建图书馆和文学俱乐部。

20世纪70年代,苏联另外一位诺贝尔文学奖索尔仁尼琴(АлександрСолженицын)指责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系剽窃20年代哥萨克白军军官作家克留科夫(ФедорКрюков)的小说。这种指责仍在俄罗斯民间有一定的认同度,不过这已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1984年,肖洛霍夫在他的家乡维申斯克镇去世,享年78岁。俄罗斯侨民文学批评家斯洛宁(МаркСлоним)认为,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可与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相提并论。虽然肖洛霍夫的小说远逊色于托尔斯泰的巨作,但是,肖洛霍夫却踏着俄罗斯文学巨匠的足迹前进,最终将自己融入了历史。

1970年索尔仁尼琴获奖:俄罗斯的还魂大师

1970年索尔仁尼琴获奖:俄罗斯的还魂大师

索尔仁尼琴(АлександрСолженицын)1918年11月12日,生于北高加索的基斯洛沃茨克,父母皆为农民,却有幸受到了良好的教育。索尔仁尼琴出生的时候,苏俄内战正酣,血流成河。那时,他母亲把他带到顿河河畔的罗斯托夫市谋生。索尔仁尼琴1938年进入罗斯托夫大学学习,尽管他喜欢文学,可还是选择了物理和数学专业,因为他那时认为文学不是铁饭碗。

1940年,他娶了同学列舍托夫斯卡娅(НатальяРешетовская)为妻。翌年,他获得了大学毕业证书以及莫斯科文史哲学院函授文凭。索尔仁尼琴大学毕业后,在一所中学当教员。1941年,苏德战争爆发,他变参军当了炮兵。1945年2月,索尔仁尼琴突然遭到逮捕,原因是在与朋友的通信中批评了斯大林。他被剥夺了上尉军衔,并被押解到莫斯科,关押在著名的克格勃“卢比扬卡”监狱。一个三人组成的军事法庭,宣判他犯有反苏宣传鼓动罪,被判处8年流放西伯利亚。军事法庭向索尔仁尼琴出示了证据:他写给朋友的反斯大林信件,以及从他的军官皮包中发现的反动小说草稿。

索尔仁尼琴先是在莫斯科监狱关押,后来又转押至莫斯科郊外马尔芬诺(Марфино)特别监狱,那里实际上是关押苏联数理化专家,和进行秘密研究的场地。索尔仁尼琴事后说,他的物理数学系大学毕业文凭救了他一命,因为这家监狱相对其他羁押地和劳改营来说,管理上要宽松。以后,他又从马尔芬诺监狱被押往哈萨克斯坦政治犯流放地,此时,索尔仁尼琴已经患有晚期胃癌。

索尔仁尼琴于1953年3月5日斯大林忌日当天被释放,并在塔什干治愈了癌症。后来他又被关押到其他劳改营和流放地。1956年他解除了流放,1957年恢复名誉后定居梁赞市,继续做中学数学教员。索尔仁尼琴的夫人列舍托夫斯卡娅,在他关押期间另有所爱,那时也回到了索尔仁尼琴身边。

1956年,赫鲁晓夫揭批斯大林的个人崇拜,声称在斯大林的大清洗运动中,死亡的苏联人数超过了1000万。1962年11月,经赫鲁晓夫亲自批准,索尔仁尼琴描写斯大林劳改营生活的中篇小说《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ОдинденьИванаДенисовича)在《新世界》(Новыймир)杂志上刊出。小说甫一发表,立即引起国内外的强烈反响。批评家认为,《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堪与俄国经典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ФедорДостоевский)的《死屋手记》(ЗапискиизМертвогодома)相媲美。

1963年,索尔仁尼琴发表因《马特辽娜的家》(Матрениндвор)等暴露苏联社会阴暗面的短篇小说并加入了苏联作协。此后虽然又写了一些小说,1966年的短篇小说《扎哈拉-卡利塔》(Захар-Калита)是索尔仁尼琴在苏联发表的最后一部作品。索尔仁尼琴的第二任太太娜塔莉娅说,索尔仁尼琴1951年在哈萨克斯坦亚基巴斯吐兹(Экибасту?з)劳改营服刑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听说了诺贝尔奖。他当时就立志要获得这个奖。

索尔仁尼琴1964年被提名为列宁奖金获得者。然而,他还没有来得及得奖,赫鲁晓夫便退出了苏联政治舞台。1965年3月,《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受到公开批判。1967年,他致函苏联作家代表大会,呼吁废除苏联书刊审查制度,并且揭露克格勃没收他的小说手稿。索尔仁尼琴1968年创作了揭露马尔芬诺特别监狱的长篇小说《第一圈》(Вкругепервом)及叙述苏联集中营历史和现状的长篇小说《癌病楼》(1968-1969),均遭封杀。当年,这两部小说的手稿流落西方,在未经作者同意的情况下公开发表。索尔仁尼琴的处境更加被动,他公开与苏联政府抗争,他拒绝承担两部作品在海外出版的责任。他认为,政府故意让他的手稿流落海外,以便制造逮捕他的借口。1969年11月5日他被开除出苏联作家协会。

1970年,索尔仁尼琴因在“发扬俄罗斯文学的宝贵传统方面所显示的美学力量”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索尔仁尼琴虽然接受了诺贝尔奖,但是他没有前往领奖。但是,正如他的前辈帕斯捷尔纳克获奖后的境遇一样,苏联政府说,诺贝尔奖评委会的决定,是反苏政治敌对势力的行为。索尔仁尼琴被迫取消领奖,直到1974年他才解释说:“难道我会为领这么个奖而离开俄罗斯,最终失去祖国,无家可归吗?”

1973年,索尔仁尼琴最重要的著作《古拉格群岛》(АрхипелагГУЛАГ)被克格勃抄走,这部重要作品在作者亲历的基础上,凭借个人记忆写成了一部触目惊心的苏联政治流放史,200多名囚徒的口述和笔录,还原了苏联这座人间牢狱的真实面目。同年12月,巴黎的俄国侨民出版家、作家斯特鲁维(НикитаСтруве)出版了《古拉格群岛》一书。

索尔仁尼琴于1974年2月12日因叛国罪被捕,并被驱逐出境,送往西德。同年,他与妻子列舍托夫斯卡娅离异,离开欧洲前往美国,用诺贝尔奖奖金在佛蒙特州购买了庄园。在那里,他写出了《古拉格群岛》的第三部,(1976年出版俄文版,1978年出版英文版)后来他又写出了《1914年8月》(Августчетырнадцатого)和《红轮》(Красноеколесо)等重要著作。但是,围绕他创作所引发的争议和评论从来没有停止。美国文学批评家艾本斯坦(Joseph Epstein)认为,对于索尔仁尼琴来说,道德冲突是其作品的基础。塞尔维亚作家和评论家吉拉斯(МилованДжилас)说,20世纪70年代,索尔仁尼琴填补了俄罗斯文化和道德领域的真空,他把普希金、托尔斯泰、果戈理、陀思妥耶夫斯基、契科夫和高尔基曾向全人类展示过的那颗俄罗斯的灵魂,在失落多年之后又还给了回来。

80年代之后,莫斯科已经可以公开出版索尔仁尼琴的作品。1989年,苏联作协书记处撤消了把索尔仁尼琴开除出苏联作协的决定。苏联解体之后,1994年,索尔仁尼琴接受叶利钦总统的邀请回归俄罗斯。2008年8月3日,索尔仁尼琴在莫斯科病逝世。

1987年布罗斯基获奖:只为诗歌漂泊一生

1987年布罗斯基获奖:只为诗歌漂泊一生

布罗斯基(ИосифБродский)1940年5月24日,出生于苏联列宁格勒。1956年他16岁,开始尝试写诗,那一年恰是苏共领袖赫鲁晓夫揭批斯大林个人崇拜的一年,也是苏联文学开始冰封解冻的一年。1957年,他的一首诗:“别了,忘掉吧,不要指责……”有幸得到68岁的著名苏联诗人阿赫玛托娃(АннаАхматова)的赏识。那时阿赫玛托娃和她的前夫,俄国著名诗人古米廖夫蒙冤之案刚刚得到平反。她告诉布罗斯基,诗人一生既可享受光荣,也要承受痛苦。

1964年,就在年轻作家索尔仁尼琴,因写暴露苏联社会阴暗面的小说而引发轰动后不久,年仅24岁的列宁格勒诗人布罗斯基被捕,理由是,他是无业游民。在苏联,体制外的诗人不是正经人,写诗也不是职业,而人人都要工作,不劳动可耻。一方面,这反映出当时苏联意识形态坚冰不化;另一方面也暴露了体制对自由表达的压制远未解禁。布罗斯基被判处5年流放,押送到苏联冬季寒冷的北方——阿尔汉格尔斯克州(Архангельскаяобласть)。1965年,布罗斯基被允许返回列宁格勒,1966-1967年,他一共出版了4本诗集。但是在这期间,他的绝大部分诗作被辗转送往西方发表,比较知名的有《短诗与长诗》(Стихотворенияипоэмы,1965年)和《荒漠宿营》(Остановкавпустыне,1970年)。

布罗斯基1972年被迫移民海外,他先后在维亚纳和伦敦落脚,后来定居美国直到去世。他在国外开始尝试用俄英双语写作,并在大学任教。他还将英国玄学主义诗歌和波兰侨民诗人米洛什的诗歌翻译成俄语。布罗斯基移民国外后,很快成为俄美两个文化阶层的中心人物,很受关注。他的创作有别于与世界诗歌大家——具有深刻的哲理,强烈的讽刺和幽默与机智。因此,他的作品引得不少俄罗斯诗人争相模仿。1986年,他到美国后出版的作品集《比一少》(Меньшечемединица)荣获美国文学批评奖。后来他又被密执安大学、剑桥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世界知名高校聘请为教授。1979年,他被美国耶鲁大学聘为荣誉教授和美国文学艺术学院院士。

20世纪70-80年代,是布罗斯基创作收获的季节,他除了出版《短诗与长诗》和《荒漠宿营》之外,还出版了《语言一部分》(Частьречи1977)、《罗马悲歌》(Римскиеэлегии,1982)、《一个美丽时代的终结》(Конецпрекраснойэпохи,1977)《新诗》等作品集。

1987年,俄裔美国诗人布罗斯基(ИосифБродский,1940–1996)由于他的作品“超越时空限制,无论在文学上及敏感问题方面,都充分显示出他广阔的思想和浓郁的诗意”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然而,曾经流亡英国的苏联著名作家阿克肖诺夫(ВасилийАксёнов)对布罗斯基的成就却不屑一顾,他认为,布罗斯基是个平庸的作家,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不过是走运而已,正如美国人所说,他占尽了天时与地利。

再说布罗斯基收到奖金之后,按照朋友的建议在纽约开了一家俄罗斯餐厅,前去捧场的人趋之若鹜。1996年1月28日,布罗斯基在美国去世,人们按照他的遗嘱,将他安葬在意大利水城威尼斯。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