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艳:余文生律师案的第五份维权清单

Share on Google+

维权路异常艰难,我不觉得苦,也不会放弃为丈夫维权!但是我深感不公与强烈的呼唤法治。

2019年5月2日,北京市石景山区八角派出所警察,电话我,要到家里调查。没有手续,我没同意到家里调查。

5月4日,祝圣武律师发表:为余文生被中国政府非法拘禁500天而呼吁。

5月7日,许艳非常荣幸的见到了尊敬的英国外交部秘书长先生和英国人权官员。许艳非常感谢英国外交部秘书长先生和英国人权官员对余文生律师案的关注与帮助。

5月9日,上午约9点,许艳位于北京的家里,突然有个人来敲门,说:今天正在开庭,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然后走了。我下楼,发现楼下停着警车、安保平房里有人、并且一个陌生人一直从小区跟我到地铁。我觉得非常奇怪,我怀疑余文生律师被开庭了,当天遇到很多律师和朋友,大家几乎一致认为,不可能,说开庭一定会告诉我。

5月10日,许艳给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余文生律师案办案法官刘民伟打6次电话,不接。更加让我怀疑余文生律师已经被秘密开庭了。

5月10日,许艳发了,疑似余文生律师在5月9日已经被秘密审判的文章。

5月11日,余文生律师的哥哥联系我,告诉我,确实余文生在5月9日,上午9点,被开庭了。他去参加了旁听。但是他哥哥告诉我,他也是被骗去的,5月9日早上约8点钟,被国宝带到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口,才告诉他说,他弟弟上午9点钟开庭。并且开庭后让写了一个保证:不让说开庭信息、不让接受采访、不让告诉许艳。但是在我的追问下,哥哥告诉我,起诉书中说了修改宪法的建议。修宪建议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法律权利,也是国家提倡和鼓励的行为,怎么成为罪证了呢?!

5月11日,许艳发表《关于余文生律师被秘密开庭的严正声明》,针对对余文生律师案件的违法秘密审判的做法,表示强烈抗议!表示不承认!不认可!不接受!要求中国司法机关能够依法和人性化的对待余文生案件。要求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立即无罪释放余文生律师。

5月13日,许艳很荣幸的见到了尊敬的美国、德国、欧盟、英国、法国、瑞士人权官员。许艳请求人权官员们,针对余文生律师没有依法通知家属和家属请的辩护律师,被秘密开庭的行为给予谴责;帮助要求释放余文生律师。

5月14日,中国维权律师工作组、台湾声援中国人权律师网络,对余文生律师被秘密审判发表声明。

5月16日,许艳非常荣幸的见到了尊敬的捷克人权官员。许艳非常感谢捷克人权官员对余文生律师案的关注与帮助。

5月16日,文东海律师关于余文生律师被秘密开庭一事,写了一篇文章。

5月21日,欧盟发布《关于中国人权律师余文生审判的声明》,表示,被告人在不无故拖延的情况下享有公正审判的权利以及获得律师的正当辩护和会见方面的义务尚未得到尊重。由于审判日期没有及时公布,他的家人和他们指定的律师都不能参加审判。中国当局应遵守包括《世界人权宣言》在内的中国国际法义务,尊重宪法保障的所有公民的权利,以实现加强法治的既定目标。欧盟希望立即释放余文生。

5月27日,许艳给徐州市看守所里的余文生律师,通过邮政储蓄银行汇款1000元。

6月5日,针对余文生律师被秘密开庭一事,许艳向徐州市监察委员会及董向阳主任、徐州市检察院及韩筱筠检察长、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及花玉军院长、徐州市人大常委会及周铁根主任,用EMS邮寄了控告信。至今没有回复。

6月20日,许艳非常荣幸的见到了尊敬的荷兰外交部长、荷兰人权官员和荷兰官员。许艳请求帮助要求不要对余文生律师实施酷刑;督促依法办案、效率办案、人性化办案;请求帮助要求释放余文生律师。

6月21,许艳很高兴参加美国独立日、中美建交40年庆祝活动。很荣幸与尊敬的美国大使及夫人,合影。

6月23,许艳投诉官派律师赵强律师和岳松律师,徐州市司法局给予答复。代理律师马卫律师,针对不服徐州市司法局的答复,向江苏省司法厅,用EMS邮寄,进行行政复议。

6月26日,常伯阳律师和许艳,在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查询余文生律师案秘密开庭后的进一步消息。电脑里没有立案信息。许艳和常伯阳律师电话和跑四个地方让工作人员找刘民伟法官,均不接电话,没有找到刘民伟法官。
在徐州市看守所存钱,余额依旧是之前存的总数。

7月4日,辩护律师让我打电话给官派律师问问余文生律师案件情况。许艳给官派律师赵强律师、岳松律师打电话多次,均不接电话。

7月6日,许艳发短信给官派律师赵强律师、岳松律师问询余文生律师案情况,均未回复。

7月17日,从余文生律师失去自由500天开始,对余文生律师案的祝福、感慨、愤懑、呼吁、抗议!130位人士留言。

请大家关注,谢谢。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2019年7月18日

阅读次数:2,15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