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越:俄国人的男女关系

Share on Google+

(上篇)

俄国人的男女关系(上篇)

俄罗斯女人是全世界男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但却很少有人可以把她们说清楚,她们是永远的传说,她们留给这个世界的,似乎只有娇媚无限的容颜和变化莫测的身材。有一首歌这样唱道:“谁能打开她们的心灵,揭开俄罗斯女人的谜底?”

俄罗斯哲学家老巴枯宁的弟弟小巴枯宁说,俄罗斯虽然生活环境不佳,但美女却值得炫耀。实际上,俄罗斯女人不仅仅是用来炫耀的,俄罗斯女人就是俄罗斯的生活。苏俄著名思想家、历史小说家索洛涅维奇认为,俄罗斯人的性格不是天生的,它是由俄罗斯女性塑造的。这大约就是俄罗斯女性与俄罗斯民族的关系吧。

俄罗斯长得最冷艳的女人,当属西伯利亚女人,这是俄罗斯男人的评价。问其究竟,他们说,西伯利亚女人的自然之美与生俱来,她们明眸皓齿,不施粉黛便美得让人心跳。有位乌克兰画家曾在西伯利亚采风,流连忘返。他说,年轻的西伯利亚女人秋波澄澈,身材婀娜,肌肤透明,即使人到中年,依旧风韵不减。所以,她们永远享受着男人无穷无尽的赞美之辞。更有科学家考证,俄罗斯美女们一头栗色的或者浅色的头发,细软浓密,竟有十六万根之多,比其他国家的白种女人要多四万多根呢!于是,俄罗斯女人最懂得舞弄风情,她们往往将这一头引以为自豪和艳羡的浓发,或披散于肩头或盘结于脑后,或编成长辫垂在腰际,勾得男人旌旗摇荡,想入非非。

俄罗斯疆域辽阔,从东到西,女人不仅外貌上各有差异,文化上亦有不同,甚至连俄语都讲得各有味道,且不用说性格特征和生活方式了。但她们有一点几乎相差无几,那就是她们时时处处女人味十足,你只有学会和她们相处,才会发现,她们既可以做贤妻良母,亦可当知心朋友。自然,当朝并非所有俄罗斯女人都是如此,正如,一些中国女人和日本女人早已传统不再一样。

俄罗斯女人谈婚论嫁,较为挑剔。她们崇拜男人的力量、荣耀、地位、金钱和权柄,这似乎很老套;她们喜爱开朗健谈的男人,她们爱慕男人有思想、有智慧,特别是有幽默感,这也不怎么新鲜。但是,传统的俄罗斯女人,更加注重男人的道德面貌和健康条件,如诚实善良的内心,以及健康完美的体魄。当下有些俄罗斯女人婚姻的条件是房子、车子和票子,不过这已经失去了个性之美,不足挂齿。

俄罗斯女人潜意识里,喜欢高大威猛的强势男人,由衷地赞美他们动物般的彪悍,有时甚至渴望他们的暴力。她们并不像我们道听途说的,愿意嫁给酒鬼和懒汉。假如你无意中看到他们有那样的丈夫,那么,她们嫁给这样的人,很多时候都是出于无奈。笔者认识一些不幸嫁给了酒鬼和懒汉的俄罗斯女人,丈夫给她们生命带来极大的创伤,但是她们却对自己的男人表现出极大的宽怀:她们不厌其烦地将酒醉的丈夫,从醒酒所里接回家;她们不仅可以忍受丈夫穿戴邋遢,而且还会容忍他们出言不逊,甚至骂骂咧咧。这样的夫妻关系,在外人看来根本无法忍受,她们却说可以相伴到老。笔者在惊叹她们巨大的隐忍之余,也暗中思忖:也许只有俄罗斯的男人和女人,才能做到如此相知,正因为如此相知,才会如此忍耐,很多时候对她们来说,忍耐便是爱。

俄罗斯男人渴望怎样的女人?

苏联作家伊利因说,俄罗斯女人是男人心中的花朵、天使和孩子。

这个定义足以迷醉全世界男人。其一,鲜花美丽,所以,俄罗斯女人奉献娇艳的容颜。但在这里,美丽的意义,却不仅仅在表面。俄罗斯女人之所以美丽,乃是因为她们的精神世界里有上帝,而上帝里面充满了真理的光辉。上帝的圣洁之光,使得俄罗斯女人具备了灵魂之美,而这灵魂之美,使得她们愈加优雅迷人,善良温柔。所以,作家伊利因说,俄罗斯女人,应恪守俄罗斯女性的传统美德,爱丈夫,疼孩子,顾家庭。总之,俄罗斯男人最理想的女人,就是灵肉一体,内外通秀。

其二,俄罗斯男人渴望女人是天使,渴望她们天性纯真,心地纯良,灵魂剔透。每个男人都希望寻到如花似玉的新娘,她长着一副人类的面孔,可眉眼顾盼之间,却可爱如天使一般。先不说灵魂的事,就笔者在莫斯科所见,现实中生活中的俄罗斯美女,似与作家所期望的有距离。她们经常面无表情地与人搭讪,冷峻有余,热情不足。也许,因此中国人称她们为“冰美人”。还有一点,在中国生活久了,一般不易察觉,那就是,俄罗斯女人和西北欧女人不同,她们讲话时,内容和表情分离,这种表情的缺失和肢体语言不匹配,似乎一点都不像天使。更有甚者,“冰美人”时常表现出无端的傲慢,她们目光冰冷,足以在刹那间刺透男人的自尊,这就更不像天使了。

其三,俄罗斯男人渴望女人是孩子,是喜欢她们的单纯幼稚和不善逻辑。俄罗斯男人好为人师,喋喋不休,他们需要女人成为他们的耳朵,倾听的耳朵。但是,笔者在实际生活中却发现,俄罗斯女人却并不像孩子那么好哄。她们对世界的态度很直观——直观是她们感知世界的态度,直觉是她们解决问题的逻辑,你只要跟俄罗斯女人稍打交道,即会发现,其实,虽然她们知识比男人匮乏,可是经验堪称丰富。因此,俄罗斯女人胆大心细,遇事不慌,为了达到目的,想出的办法和动用的手段,往往令男人瞠目结舌。

男人要注意了,尽管人们都说,俄罗斯女性的灵魂里,没有真理之光照耀不到的死角,但是谁知道,对男人,她们到底藏着多少难以窥见的心机?

(下篇)

俄国人的男女关系(下篇)

教堂婚礼是大多数俄罗斯新婚男女的选择

俄罗斯是一幅女性的面孔。

笔者曾到东正教圣地普斯科夫男子修道院朝圣,在俄罗斯军队打败金帐汗国的库利科沃古战场,观看过宗教游行,看到成千上万的俄罗斯教民或手捧圣母像,或者高擎圣母幡旗远涉百余公里,前来谒拜圣地。很多教民热泪盈眶,在圣母像前或长跪不起,或匍匐在地。俄罗斯人认为,圣母赐福和保佑着俄罗斯,他们认为,圣母就是俄罗斯人的精神源泉。

俄罗斯神父说,圣母的优美形象不仅远在高天,而且近在眼前,这是俄罗斯的力量。而俄罗斯力量就是女人的力量。东正教教会与西罗马教会最大不同就在于,俄罗斯教会有很多身怀传教使命的女性。由此,不难理解为什么在俄罗斯东正教教会,女性传教主义盛行,这是否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俄罗斯的国家拯救主义核心,是女性,只有女性才能拯救俄罗斯呢?从这个意义上讲,笔者真觉得,俄罗斯女人多于男人是天意,是俄罗斯的宿命。因为她们美丽、强大而被赋予了使命,她们天生就要多生多养,让上帝子民遍布天下。

世上只有苏俄设有英雄母亲称号。英雄母亲,是斯大林时期提出的一个称号。1944年7月8日,由苏联最高苏维埃签署批准,意在奖励生养超过十个以上孩子的苏联妇女。但是,出乎苏联当局意料的是,被他们鼓励多生多育的女性,却身怀东正教的传教使命,她们不仅传播基督真理,更抵抗苏联的集权主义。苏联作家伊利因说,集权主义与俄罗斯女性的自然属性相排斥,于是她们成了集权主义的天敌。最终,苏联集权主义垮台,可以说这是俄罗斯女性的胜利,也是苏联国家解体鲜为人知的精神因素之一。因此,女人,在俄罗斯不是弱势群体,俄罗斯女人比男人还强大,这种强大是灵魂和体力合一的强大,相比之下男人倒显得底气不足了。

强者最适合的职业就是守护,俄罗斯女人是男人的守护神。俄罗斯人认为,俄语里的“爱”一词的含义,不是简单的“爱恋”,它更有“怜惜”之意。俄罗斯女人与生俱来母性十足,最善温暖失意者的心。她们在男人狂呼乱叫时,善于让步妥协,宁愿让自己的灵魂受伤。这意味着,假如你与俄罗斯女人相爱,她便会怜惜你。有时候,俄罗斯女人并不将红颜视为资本,独立地保持一份真纯和谦逊,对很多想入非非的男人保持着一份审慎的接受。

俄罗斯文学,曾经给我们充分展示了俄罗斯女人的精神世界——有教养的女人,重精神轻物质,富于自我牺牲和追求真理,这些恰是夫妻之爱和婚姻生活的坚实基础,正如普希金在《叶甫盖尼奥涅金》中塑造的塔吉扬娜,她是一位热情似火,又冰清玉洁,既是充满理想的妻子,又是襟怀坦白,忠贞可靠的朋友。

俄罗斯诗人涅克拉索夫(НиколайНекрасов,1821-1878)、俄国十二月党人的妻子沃尔贡斯卡娅(Волконская,Мария,1805-1863)以及俄罗斯哲学家特鲁别茨柯依(ЕвгенийТрубецкой,,1863-1920)在他们的作品中,都曾为俄罗斯女性的精神世界画像,涅克拉索夫指出,十二月党人的妻子追随丈夫一路坎坷前往西伯利亚流放地,并非出于女性对男人盲目的服从,也不是因为要表现妻子对丈夫的一片忠诚,而是因为俄罗斯女人有她们自己对男人的独特理解,即爱国主义精神的独特理解。有理解才会有奉献,这是爱的逻辑,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会读懂普希金,才会明白,为什么她们毅然决然地成为十二月党人之妻,原来俄罗斯女人的精神品格就是这样铸成。

再说俄罗斯男人的故事。笔者认识住在莫斯科的越南琛姑娘,她嫁给了俄罗斯男人。婚后问她感觉如何,她说,丈夫最大的优点是心眼好,最大的缺点,就是爱喝酒,而且早上一睁眼就喝。她为此指责丈夫,男人却反驳说:“胡志明爷爷的小宝贝儿,早晨喝酒不是缺点。俄罗斯男人要是早晨不喝点酒,怎么知道一天该怎么干活啊!”

说俄罗斯男人个个都是酒鬼,有些夸张,但在俄罗斯,爱喝酒的男人所占比例相当大,是一个不争的事实,领袖人物也不例外,众所周知的苏俄领袖斯大林,酷爱格鲁吉亚葡萄酒,常把苏共政治局委员邀来聚餐,然后把他他们灌得大醉而后快。俄罗斯第一任总统叶利钦也是酒鬼。他在乡间别墅休假时豪饮,酒后用匕首在手臂上乱捅,鲜血迸溅,还让逼迫他的亲信效仿他。几年前,笔者陪同莫斯科一所大学的校长,来中国进行教育合作交流。校长下飞机的第一天,就喝得酩酊大醉,几天后,直到我们返回俄罗斯,他也没有醒来,我们只能架着他登上归国的飞机。

俄罗斯人的酒精依赖综合征一旦发作,就必须不停地饮酒,以解煎熬之痛,但是不停地饮酒,却又使得他们的依赖变本加厉。俄罗斯前些年采用进口戒酒针等方法,试图帮助酒鬼一劳永逸地戒除酒瘾,但是,俄罗斯酒鬼的酒精依赖渗透了灵魂,仅靠一针,恐难解千年酒醉。

即使东正教神父也不能幸免。俄罗斯东正教史写道,1718年第一届俄罗斯中国传教团团长伊拉里昂,竟然在北京酗酒猝死。一般人很难想象,经年累月的酗酒,逐渐改变了俄罗斯人的性格,酒鬼们愚钝呆板、厚颜无耻、谎话连篇又狡诈阴险。是谁纵容了俄罗斯男人酗酒?当然是宽宏大量的俄罗斯女人。最终,俄罗斯男人和女人,只能要一起承受酗酒给他们带来的痛苦。

不过,俄罗斯女人早已洞察男人的劣根性,所以,她们一直努力,希望重塑俄罗斯男人,而恰是这种重塑的过程,培育了俄罗斯女人的优势,也决定了在俄罗斯,不管男人表面上如何嚣张,都无法改变女人统治男人这一事实。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3,54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