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es Huang:我个人对于所谓和平理性、不违法与非暴力抗争的一些看法

Share on Google+

“非暴力是人类所拥有的最伟大力量。它是最高的法则。只有藉由它,人类才能得救。”───甘地

甘地曾经对他的印度同胞说,你们不要恨英国人,事实上是你们的自愿顺服让他们得以遂行统治。这意味着,统治权力的有效性是基于人民的服从与合作。权力的施展既需要人民的同意,也需要各级政府官员的协助。一旦人民或官员藉由不服从与不合作来削弱或撤回他们所赋予统治权力的正当性,统治者的权力也将随之瓦解。非暴力抗争正是用以限制和切断统治者的权力来源,进而发挥人民自身参与政治运作与左右政治走向的能力与权利。

根据网路上广为流传的非暴力抗争的198种方法之作者Gene Sharp的整理,非暴力抗争的方法大体上可以分为三大类:一是藉以表达意见的抗议与说服,其目的在于表达赞成或反对意见,并招募更多志同道合的伙伴。二是拒绝顺服的不合作运动,这是为了撤回我们因顺服而赋予统治者的正当性。三是破坏现行秩序的非暴力干预,藉以更积极地挑战统治者的权力基础。

在以非暴力抗争挑战既有的不合理体制之时,坚持和平的原则并不等同于不违法。反倒因为正是以不合作的方式来宣示不服从现行法规、否定现行体制的决心,所以违背统治者所订定的法律或发布的命令是必然的。但在参与非暴力抗争的过程中,群众也要有承受肉体与心灵暴力的心理准备,这包括了言语上的嘲讽、肢体上的伤害、乃至于牢狱之灾等等。这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意志,不计代价坚持做正确的事情之决心,正是展现意志与力量,以及削弱对方意志的关键。

例如,在印度的独立运动中,甘地在提出抗拒盐税的方法之前,曾困思了好长一段时间。他之所以拿盐税当目标,是因为食盐为生活之必需品,因而与最多数人密切相关,也最有动员的力量。正如洪仲丘事件所指向的军中人权与国军体制的问题,不只是需要服兵役的男性所曾经经历与即将面对的事情,也是这些关心这些男性服兵役安危的父母、亲友们多少耳闻并极为关切的问题,因而能够有这么强的动员力道。再以甘地为例,他刻意在走向海边取盐抗税之前,花了二十四天徒步横越印度,并期待英国殖民政府将之入狱,这过程都是为了累积民气。而事实也是如此,即使英国殖民政府并未在取盐抗税的当下将甘地拘捕到案,在甘地又再宣称即将发动另一波非暴力抗争之后随即入狱,这却引来印度人民的更大反弹。

总之,非暴力抗争极可能因挑战了既有体制而遭来暴力打压,这正显示出非暴力抗争没有把和平等于理性。反倒是无惧于暴力与冲突,有面对暴力冲突的心理准备,但绝对会坚持不以暴力的方式来引发冲突。如此秉持着爱与非暴力的原则,有计划、有纪律地执行非暴力抗争,并以充分的心理准备克服恐惧、承担过程中身心所遭受的暴力对待与事后的法律追诉,仍坚持不还手与还口,这真的可以说是不理性的吗?

执行非暴力抗争时,最常面对的就是执法人员的驱离与强制。非暴力抗争虽然极为强调不以言语或肢体行动挑衅军警,但并不是因此就只是逆来顺受、不据理力争。在被驱离时,民众虽要有承受各种暴力对待的心理准备,不仅不主动挑衅、也不还手,但也应该要设法保护自己。进而伺机以各种方式消耗执法人员的体力与意志,藉以展现我们挑战既有体制、发出自己心声的决心。进而,语气平和地适时指出并提醒执法人员之执法过当行为也是必要的,过程中不妨高呼“和平、和平”的口号,以提醒执法人员与参与群众双方。必要时以录音或录影记下执法过当的行为并在事后追究相关执法人员的责任亦有助于节制执法人员过于粗暴的行为。故而,现场的记者朋友在非暴力抗争中也有不可或缺的角色。记者朋友若面对执法人员的驱离,也可坚持人民知的权利与专业职责,甚至是当场坐下拒绝离开。

再者,纪律是执行非暴力抗争时很重要的原则。首先就是要坚持非暴力的原则贯彻执行非暴力抗争的计划,其间既需要借着团队合作才能展现力量,也藉此相互鼓舞打气;同时也倚赖团体的纪律来节制一时冲动以致情绪或行为失控的伙伴。此外,参与的伙伴们也应该在过程中随时再集结、再组织起来,以创意发动一波又一波的非暴力抗争。在这过程中,往往没有太多时间耗费在讨论与争辩之上,一些过程中的瑕疵只能留待事后检讨。而在非暴力抗争的当下,反而组织与纪律是很重要的,才能有足够的行动力。随之,非暴力抗争未必在被驱离后就结束解散,反倒一波又一波前仆后继的抗争才更震慑人心,也可能带动更多支持群众的投入。此外,在重新集结组织起来之时,一同参与抗争被驱离的伙伴们也不妨坐下来分享自己实作非暴力抗争的经验与心得,作为自我检讨改进的参考。

被驱离时的首要原则就是放松、放松、放松。

除了与伙伴手勾手抗拒驱离时应该以不造成自己受伤为原则地施力以外,一旦被抬离伙伴之时,就应该心情冷静、身体放松。整个过程要看着军警的眼睛,因为目光的接触有助于唤醒每个人的人性。身体的放松一来是可以避免抬离与被抬离的双方都施力而受伤,二来是放松伸长的四肢会使得你的身体更接近地面,即便有时军警会让你背部着地地拖行,但多了这样的摩擦力也会使他们更加费力。因此,在大多数时刻,放松伸长的四肢会迫使执行抬离的军警必须抬高他们的手臂而更加费力。非暴力抗争并非与军警为敌,但不可否认地,是要消耗执法人员的体力与软化他们的遵守命令的意志。因此,在不可用言语与行为刺激执法人员以外,仍要坚持不服从的原则增加他们驱离的困难。然而,显然是放松身体反而能够增添他们驱离的困难。同理,过程中只要全身放软,绝对不要自行站起来。一旦站起来,军警就可以很轻松地撑着你的腋下,强制你走向侦防车。所以,应该要彻底放软、全然任凭军警抬离,千万不要站起来。但有时为了避免军警蓄意粗暴地把你丢向地面导致背部受伤,必要时也可以抓紧他们的衣袖或手臂,不过身体还是要保持放松。尤其是上侦防车的过程,由于车门狭小,并且经常有阶梯,更不应自行走上车厢、走到座位上。反而应该利用侦防车狭小的车门与走道,贯彻不合作的精神。如果每个参与非武力抗争的人都可以贯彻此一原则,一定能够拖延被驱离的时间、并大量消耗执法人员的体力。

以下再分点重述被驱离时应该留意的几点原则:

1.驱离前,手勾手坐下,尽量将手脚藏起来,让实施抬离的军警没有施力点。

2.军警施力拖离的时候,跟两边的伙伴紧紧勾在一起,以不受伤为原则施力抗拒拖离。这是对于驱离的不合作,同时或许可以高呼和平,提醒负责驱离的军警。

3. 一旦被拖离了,记得全程都不要站起来,全身放松,双眼看着抬你的军警的眼睛。要是被偷袭了,也不要生气,就是明白地说出谁打你。即使军警把你放在一旁的地上,也不要站起来,继续躺着。一旦你站起来,他们就省力了,可以架着你走。但全身放松,四肢拉长,他们就得把手臂抬得更高才有办法把你抬起来。

4.侦防车的门很小、走道也很窄。很适合继续做非武力抗争,这样可以阻止、或迟滞军警的驱离行动。所以,记得全程都全身放松,不要站起来自行走上侦防车。记得不要用手扳着车门抵抗,这容易受伤。只需全身放松、放软。

5.军警好不容易把你抬上侦防车了,也不要自行坐到座位上。继续躺在走道上,这样又可以继续迟滞他们把下个伙伴抬上车。

6.非武力抗争需要团结与创意,同车的伙伴还可以继续商讨新的不合作的方式。像是不下车,这样也可以让这辆侦防车无法尽快回到现场载下一批被驱离的伙伴。无论如何,如果商讨出进一步的不合作方式,大家就要团结一致,一起执行。

7.这不是一次就会学会、一次就会成功的行动。即使在被放鸽子的地方,伙伴们也可以坐下来一同商讨进一步的行动策略,或是相互分享、检讨刚刚被驱离的经验。希望大家可以藉此强韧自己的意志力、甚至是进一步学习非武力抗争相关知识的动机。

8. 要有信心。甘地的不合作运动,都可以让殖民政府让步了。军警不是我们的敌人,政府再霸道早晚也得屈服于人民的意志。我们所展现的意志,也是在召唤更多人站出来。即使在这件事情上没有成功,坚持正义的决心,必然会慢慢打动生活周遭的其他朋友,至少引起他们的好奇,就有机会改变他们。加油。

非暴力抗争所要争取的并非一时一刻的成败,而是藉由一次又一次的抗争过程,一方面锤炼自己的意志,同时削弱统治者与执法人员的意志;另一方面也是藉以召唤更多认同非暴力抗争的旁观者投入。而非暴力抗争所需的信念、策略、方法与技巧,也是需要在实践非暴力抗争的过程中不断强化的,其间为个人带来的成长也不限于非暴力抗争之上,而是终生受用无穷的坚毅、智慧与能力。更重要的是,藉由非暴力抗争精神的推广与教育训练,所培养出来的是一批又一批,既有信念与意志,又有实践力的公民,深信自己的参与可以影响公共政策的发展方向。同时又可以避免以暴易暴的相互倾轧所导致的不稳定状态。因此,也是为民主制度的运作奠定更坚实的基础。

文章来源:作者脸书
2013年8月15日

阅读次数:39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