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欧洲女性撑起了半边天

Share on Google+

左起:德国新国防部长卡伦鲍尔,旧国防部长、欧委会新主席冯·德莱恩,梅克尔总理。图/作者提供

梅克尔夫人的袖里乾坤

数天前,7月17日,梅克尔夫人很平静地度过了她65岁的生日,然而这一天她并不能休假,在家和亲友点蜡烛、切蛋糕,因为这是寻常的星期三工作日。这天她照样得参加内阁会议,不过她很开心,因为作为德国总理,她任职十五年来,已经改变了德国的政治版图,甚至也成为欧盟的主要领导人。更为重要的是,在她安安静静地部署经营之下,成功地将一个个女性推向了政治领导舞台。

生日的前一天,她内阁的国防部长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得到欧盟27国的元首的支持,第28国德国总理梅克尔夫人很睿智谦虚地不表示态度,然后在欧洲议会的投票中,冯·德莱恩获得了微弱多数,当选为史上首位女性欧委会主席。由于冯·德莱恩有德国国防部长的身分,她在选举的头一天就辞去这个职务,表示自己将全力投身于欧盟的职责。那么这个国防部长的职位谁来接班呢?梅克尔夫人袖中自有乾坤,辞书一公开,她就任命本党基民盟的党主席克兰普-卡伦鲍尔女士(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简称AKK)入阁,成为新科的部长。于是,在梅克尔夫人65岁的生日那天,就有了这张具有历史性意义的照片,三位德国和欧洲政坛上堪称最重要的女性政治家,喜笑颜开的合影。

东德小女孩成为德国掌舵人

梅克尔夫人于2005年成为德国联邦总理时,也是个划时代的历史场景,她是担任这个最高职位的第一位女性,也是第一位东德人。正如左派党团主席吉西(Gregor Gysi)所说:梅克尔有两个特点1. 她很正,不腐败2. 她没有虚荣心,不好出风头。作为政治家,这两个特质非常重要,但是笔者认为,梅克尔其他难能可贵的优点是气度宽宏,沈着而顾全大局。在这十多年来的政治漩涡中,别说反对党的挑剔和攻击不断,她身旁自己所属的基民盟和姐妹档的基社盟中的男性政治家,虎视眈眈总想逼宫。她于1989年柏林墙推倒后,才投入民主运动,开始从政。当时的科尔总理真可谓慧眼识英雌,一手提拔了这名刚刚步入政坛不过一年的东德“小女孩”(科尔用了das Maedchen这个字来称她,因此媒体常戏称她是“科尔的女孩”),任命她为内阁的妇女青年部长。从此她稳步前进,在相对来说,比较保守传统,以基督教和男性为主导的基督教民主党内步步高陞,先当上了党主席,最后以微弱多数击败了执政的社民党的施罗德,成为德国首屈一指的掌权者。她不声不响,沈着应付来自各方的明枪暗箭,甚至在欧盟中,开始时也一度受到英、法、义等男性国家首脑的孤立,媒体有时也嘲笑她,说几国首脑关门议事,独缺德国总理。而她总是不卑不亢,不怒不怨,稳步推演。

她的难民政策为德国争回了失去的道德

梅克尔是有担当的人,她执政的次年就接见达赖喇嘛,不仅得罪北京,也受到本国企业界的抨击。在全球金融风暴时,她沈着地参与了拯救欧元的决策。2011年她非常大方地支持老跟她作对的下萨克森州长沃尔伏(Christian Wolff),使之当上了总统。可笑的是,不到一年沃尔伏就因非常小的几百欧元的“贪腐”问题而灰溜溜地下台。她政治上的最大手笔,可谓2015年将国门打开,接纳了将近一百万名的多数是伊斯兰的战争难民,这对德国和欧洲社会造成极大冲击,问题至今还延续着。但是危机往往也是契机,由于政府的远视和长远部署,几年下来,德国社会终于还是能逐渐消化并帮助这些难民融入社会。当然难民问题带来的冲击波及到全欧洲,并且在欧盟内引起极大的抵触情绪,然而这个人道的政治决定,让饱受纳粹恶名的德国,终于在道德上赢回了国际社会的尊重。梅克尔夫人在欧盟救援希腊债务危机上,立场坚定,要求希腊政府改革、节约、压缩,否则不予借贷,遭致希腊人的破口大骂。结果证明她的坚持是对的,希腊政府采用了严厉的开源节流政策,三年之后渡过最严重的难关。在重要事务上,梅克尔坚定并且不怕背上骂名。前些年,她是“政治不正确”、坚决反对将土耳其纳入欧盟的政治家。事实证明她有远见,这个以伊斯兰民众占大多数的国家,本身还有库尔德和其他民族的纠纷,经常兵戎相见。如果一旦进入欧盟,那么这些就都变成整个欧洲无法解套的一个枷锁。

她的爱将成为欧委会璀璨的新星

梅克尔夫人另外的贡献是,她多年来就不断地提拔女性政治家,如今她的基民盟党内有许多优秀的部长、州长,都是能独当一面的女将。被她任命为国防部长的冯·德莱恩是个难得的人才。其的父亲曾是下萨克森的州长,她出身在布鲁塞尔,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和法语。冯·德莱恩是个令人咋舌的才女,她攻读医学,取得国家考试,并在医院担任医师。九十年代,她取得博士学位之后,一连串生了七个孩子,又回到医学院,从事教研工作。同时她于1999年开始从政,很快成为州议会的议员,并进入州内阁。几年之后,她被梅克尔夫人提拔到联邦一级,担任家庭事务、老年、妇女和青年部部长。下个职务是劳工及社会事务部长。2013年年底她成为德国史上第一位女性国防部长。这些年来德国的国防事业出现一些严重问题,这和她开始紧缩军费和裁军有关,但是也有一些是前几任遗留下来的问题,她开始警觉,并且努力弥补。

欧盟委员会主席的产生有一个“领衔候选人”(Spitzenkandidat)制度,就是各个党派推选出本党的候选人,这次由于28个国家都对几位候选人不满意,临时出现真空现象,最后出人意料地把德国基民盟的冯·德莱恩推了出来,而她根本就不在候选人的名单上。特别拥护她的是波兰、匈牙利这些国家,而它们都很反对梅克尔的难民均摊政策。还有个意外是法国总统马克龙,他原来公开反对德国基民盟的领衔候选人曼弗雷德·韦伯(Manfred Weber),现在居然也同意同样是基民盟的冯·德莱恩。各国的政治家有一个共识,他们认为冯·德莱恩是个坚定的欧洲人,是个会顾全欧洲整体利益的政治家。她在投票前的竞选演说,可圈可点,抓住了人们当前最关注的环境和生态问题,也不回避那最为敏感的难民和移民问题。她的态度诚恳谦虚,在刚毅的表述中不失女性的优雅韧性。把原来带有疑虑的各国代表都说服了。

社民党自食恶果

当然最令人费解的是,选举进行投票时,德国的绿党和社民党居然都没有投自己国家的这位杰出女士的票,以至于她只勉强获得超过半数的九票而当选。社民党和基民盟在德国从去年三月以来就联合执政,这是梅克尔执政以来,基民盟第三度跟社民党组成的大联合政府。社民党竟然在国际事务上如此地背叛原则,如此地拆本国的台,而欧洲其他国家的社民党反而都投了冯·德莱恩一票。社民党本身这两年来节节失利,失去民心和选票,五月欧洲选举时,更是一落千丈,党主席纳乐斯女士(Andrea Nahles)很知趣地辞去一切政治职务,如今社民党群龙无首,眼看就要从原来的第二大党沦落为排名三或四的小党了。如今这么恶劣的一步棋,更是加速了自己的殒落。

新旧两任女国防部长在交接仪式中。图/作者提供

后继有人,梅克尔的第二颗星

梅克尔夫人果断敏捷地作出反应,自己的爱将将赴布鲁塞尔担任更重的职务,那么她身边还有另外一位她扶植多年的意中接班人——基民盟党主席克兰普-卡伦鲍尔女士。梅克尔自己在上次2017年大选中虽然连选连任为总理,但是她“见好就收”,从党魁的位子上退下来,让位给比自己年轻一截的克兰普-卡伦鲍尔。她们两人在作风和气度上十分相似,今年57岁的AKK的身世并不传奇,是个典型的现代女性,受过良好教育,获得政治学和法学的硕士,婚姻美满。从政二十年来,先在萨尔州担任各种职位,后来担任该州州长。去年被推为基民盟秘书长,年终被选为党主席,成为梅克尔的继任者。媒体和公众舆论都认为梅克尔夫人本届总理任期届满,下届2021年的大选中,她将会成为总理候选人。如今她被梅克尔夫人提拔为新科国防部长,进入内阁,这对她自然十分有利,但是这把部长交椅并不容易坐,因为如前所说,德国的国防业近年来出了好些恶劣的事,比如军中有右翼份子;在聘用军事顾问的事务上有瑕疵;军购方面财物不透明;军机数次故障,这些都是对新手卡伦鲍尔女士的挑战。如果她能够展现魄力,表现良好,那么未来问鼎德国最高职位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总的说来,德国的政治生态在最近的二十年中,起了巨大的变化,女性逐渐不需要靠保护性的“配额”,单凭自己的能力就能在政坛和社会上争得一席之地。女性在议会中已经占了超过30%的席位,并且传统由男性担任的职务如法务、劳工、国防这些领域,都先后由女性接任了,这是极为可喜的现象。如今在欧盟内,这种趋势也逐渐擡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总裁法国的拉加德女士Christine Lagarde被誉为欧元区最好的财政部长,下个月,她会被提名为欧洲中央银行的行长,其实可以说是稳操胜算了。那么欧洲政治和经济两个最重要的职位都是女性为龙头,这的确是一件令人欣喜的现象。

民报2019-07-23

阅读次数:89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