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未未:香港的抗争能赢吗?

Share on Google+

6月29日。在香港的工薪阶层郊区粉岭,一个21岁的女子在公屋楼梯间的墙上写下留言:

致香港人:虽然抗争时间久了,但绝对不能忘记,我们一直以来的理念,一定要坚持下去。强烈要求全面撤回条例/收回暴力论 释放学生示威者/林郑下台 严惩警方/本人但愿可以小命/成功换取二百万人/的心愿/请你们坚持下去!

字是颤颤巍巍用红笔写下的。逐句下降,仿佛毅然决绝,却又心力交瘁。然后,卢晓欣从楼梯间跳出窗外。她的愿望实现了。

6月9日,香港约有100万人举行示威,反对中国政府支持的一项“逃犯条例”,它将允许香港公民被送往中国大陆受审。6月16日,另一场抗议活动估计有200万人参加,超过香港人口的四分之一。大多数抗议者都是十几岁或者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示威的规模、理念和良好秩序赢得了全世界的赞赏。但最终香港警方使用催泪瓦斯、橡皮子弹和逮捕手段来驱散抗议者。政府说这些和平示威的人是“暴徒”。

7月1日,另一场为了纪念(实际上是哀悼)22年前香港从英国回归中国的示威活动有10万名抗议者参加,其中一些人闯进了香港立法会大楼。

我们会想,为什么香港的年轻人要做这些事?对全世界来说,英国移交香港主权似乎只是历史的注脚。可是对这些年轻人来说,回归中国关系到一切。

他们怎样看待中国的今天?毫无疑问,它是世界工厂。和30年前相比,中国有了更多的财富和影响力。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紧密相连,中国的目标是通过野心勃勃的“一带一路”计划扩大影响力。但它的财富建立在世界工厂的基础上,他们没有安全法规、工会、新闻自由和法治的保护。

中国的政治权力运作方式很像黑社会。这个体制的优势在于统治机器的速度和效率,腐败是它的润滑剂,庞大的警察体系是它的保护伞,而且没有竞争对手。普通人?他们只是机器上的齿轮。如果人们有别的愿望或者需求,比如独立思考、自由表达或个人幸福,这些都是中共的敌人,也就是西方民主国家才会追求的。西方的生产模式不如中国高效。中国有“中国特色”的制度。

从根本上说,同西方的对抗和贸易无关。它是关于两种根本不相容的政治制度,现代文明的两种截然不同的理解。中国政府牺牲个人,为国家(以及超级精英)的财富和权力服务的模式要和民主理想起冲突,这是不可避免的。为了自身利益容忍中国制度的西方政府和企业应该提醒自己:明知对人类的尊严构成伤害,依然如故地去做,这是罪恶的本质。

从小通过互联网接收信息的香港年轻人敏锐地意识到,摆在面前的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选择。他们习惯了自由、个人权利和获取信息的权利。他们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们在捍卫什么,以及面前对手的本质。他们看到香港在媒体、教育、住房、商业和其他领域的自由正在慢慢溜走,他们知道,共产党会不惜一切代价追求自己的利益。

逃犯条例危及香港的法律自治,在他们看来,这可能是冬天到来之前的最后一片叶子。他们知道冬天是什么样的:任意逮捕,秘密拘禁,还有对事实、公平和正义的蔑视。他们知道,如果输掉当前的战斗,那就一切都完了。如果失败,他们就会像藏人、新疆人和大陆民运人士一样,生活在迫害和被攻击之下,没有地方求助。

香港的年轻人也意识到,他们的斗争不只是本地的斗争。他们知道,香港的公民自由习惯一方面继承自英国的统治,另一方面又和中国的独裁对抗,香港是世界的实验室。希望保持自由的民众不被专制机器吞并,这种事会发生吗,人们能让这种事发生吗?这样的先例对全世界来说都是一场噩梦。也许还是一个转折点。

在他们看来,卢晓欣和其他至少三位年轻的香港市民被逼到走投无路,所以才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如果最近的抗议活动发生在深圳、上海或北京,中国政府就会动用武力镇压,就像30年前在北京一样。当时中国军队用坦克和机枪屠杀支持民主的示威者。如今,“一国两制”在香港仍然有重要作用。但中国外交部一再警告英国不要插手。它说,香港不关你的事。这是中国的主权,中国觉得怎么合适就怎么干。

希望避免香港陷入“麻烦”的不只是中国。许多从中国的压迫制度中获益的西方政府和商界人士都对此表示赞同。香港是这个体系的中枢,如果香港的角色受损或丧失,双方都会受到损失。

为什么我支持香港,因为我曾经领教过他们所担心的那种手段。2011年,中国的便衣警察非法抓捕我,蒙上我的眼睛,把我带到了一处秘密关押地点。我无法和家人联系(他们也没有收到通知),也没有律师。我忽然间丧失了自信和自尊,感到一种可怕的孤立感,对社会也失去了信心。简言之,我感到自己仿佛掉进了一个深深的黑洞。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将由我独自承受。

我被绑架,是因为我在用自己的艺术提出令中共不安的问题。比如我在问,2008年汶川地震期间,有多少名儿童因粗制滥造的校舍倒塌而丧生。在他们丧生时,他们的背包里有些什么,他们的头脑里呢?对于一个惯于保护其权力的政权而言,这样的问题无异于颠覆国家政权。我所面临的后果是警察暴力,差点性命不保。

我有义务为此发声,因为香港的年轻人需要知道,他们对一个不断侵犯的中国专制政权的忧惧是有根据的:一旦获得授意,北京任命的香港官员将出卖这个地区宝贵的自由权利。如果可以的话,中国数百名被监禁的异见人士也会告诉他们这一点。但他们被封住了嘴,无法发声。

人们问香港能赢吗?我的回答是,只要坚持,他们就不会输。这是一场关于人的价值的抗争,自由、正义与尊严,从这个层面说,香港人民已经赢了。没错,如果他们放弃,那么专制机器将取而代之。但尽管残酷的独裁可能会击败他们,它却永远不会“赢”。心怀理想并付诸行动是人的天性。独裁改变不了这些事实。击败它只是时间问题。

本文译自林培瑞(Perry Link)的英文译本,原文为中文写作。

艾未未是一名艺术家,也是《人性》(Humanity)一书的作者。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9年7月19日

阅读次数:93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