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晖:潘科宫里的老头们

Share on Google+

秦川雁塔 2019-05-20

【秦晖旅行笔记】

马雅可夫斯基环行道离柏林市中心的勃兰登堡门约8公里,原是柏林近郊潘科区的一处富人居住地。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这处长圆型环路北半环称为太子路,南半环称为维多利亚路。这里原来建有战前柏林一些大工业家和金融家的豪宅。宅主有些是犹太人,早在纳粹排犹恶潮中就跑掉了,还有些非犹太的德国富人,在战争后期为逃避兵燹或躲避“共产”也都出走了。

苏军攻克柏林后,就把这些豪宅全部“征用”作为苏军一部的指挥机关驻地和一些苏军将军的住所。初期为了“统战”的考虑,在“社会主义改造”之前还给一些能找到的房主,尤其是受纳粹之害的犹太房主发放过象征性的“房租”。

1945年5月,随苏军首批进入柏林的德国共产党人全是多年流亡莫斯科的政治侨民,他们以沃尔特. 乌布利希为首,时称“乌布利希小组”。进入柏林之初,他们先入住苏联朱可夫元帅麾下第一白俄罗斯方面军占领的北郊布奇霍尔泽街8号。

5月8日枪声完全平息后,又迁入东郊的弗里德里希斯菲尔德镇普林泽恩路80号(后改为艾因贝克尔街41号)——这两个地方我后来都去过,剧变前的门牌号至今未改,建筑也是旧的。但已没有任何说明文字,完全是普通民房了。尤其是是那个41号,外观完全像一座社会主义时期的“火柴盒”宿舍,其外立面显然已经在东德时期改造过,但是对照资料应该没错,就是那座“保存完好的多层住宅”。

就是在这里,乌布利希与一直在德国本土进行地下活动的柏林社会民主党领导人奥托. 格罗提渥建立了联系。当时德共的干部绝大多数都是从苏联随苏军回国,少数则是从纳粹监狱中被盟军救出(如后面提到的辛德曼),甚至有些还是刚刚投诚的德军(如斯多夫),真正不在狱中又没有出国的抵抗者是以社会民主党人为主的。这也是非德共出身的格罗提渥能有后来地位的原因之一。

乌布利希向苏军占领当局(SMAD)提交了第一份可供任命的德共官员候选名单后,回莫斯科向德共主席威廉. 皮克汇报。随后根据STL的指示,皮克也在7月1日带领其他德共侨民回到柏林与“乌布利希小组”会合。次年在SMAD的安排下,苏占区的社民党被迫与德共合并,成立了新的斯大林式政党——统一社会党(SED),这就是直到剧变时东德的执政党。

合并当时其成员多数是社民党出身,原德共成员是少数,但新党无疑是德共、而不是社民党的继承者。所以所谓合并其实就是德共吞并了东部社民党。当然对于被吞并一方的头头而言面子还是给足了的:原德共的皮克和社会民主党的格罗提渥并列为新党的两主席。

当时苏联也号召全德的社会民主党人都与德共合并,以实现“工人阶级大团结”。但苏占区以外,苏军的强制鞭长莫及,以舒马赫为首的地下社民党中央局和流亡西方的社民党人都不赞成合并,也不承认格罗提渥是全德社民党的代表。全德党员表决结果,反对合并的达到80%以上(苏占区社民党人被禁止参加投票)。

于是“统一社会党”成了纯粹的东德政党,西德依然保持了社会民主党和德国gcd(KPD,后来更名为DKP,中译“德国的gcd”)分立、前者大后者小、如同纳粹上台前共和时期那种状态。

合并后东部就不再允许有社民党了——如果有人另搞“统一”之外的“社会党”,那就是反革命,而不再是“两大工人政党之一”了。但是对于德国的“资产阶级政党”,如基民盟、自由民主党的东部分支,苏联不仅不屑于让德共吞并它们,甚至他们自请解散都不被允许——苏联命令他们必须作为“花瓶党”存在下去,他们必须加入“国民阵线”,在议会中专门拨给一些席位,以供到时鼓掌之用。东德就这样维持了“多党”的形式。

后来的几年中,冷战开始,盟国关于战后德国统一安排的谈判破裂,两个德国先后建立。1949年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即东德)建国,皮克为总统,格罗提渥为总理。

社会民主党出身的格罗提渥自然不可能是真正的“第一把手”,这个位置应该是党的两主席之一和国家总统皮克的。但实际上皮克(1876-1960)比格罗提渥(1894-1964)和乌布利希(1893-1973)都年长许多,就任总统时已经73岁,身体已经不行,所以实际上的第一掌权人是当时的党书记、政府副总理乌布利希。这三人可以说是东德第一代的“三驾马车”。

就在建国前后,这些领导人都搬进了太子路-维多利亚路环形别墅区。不久SMAD撤销,苏联将军搬走,其他政治局委员们也相继搬进了他们腾出的豪宅。1950年太子路-维多利亚路合并改名马雅可夫斯基环行道,它与“STL施塔特”、“STL大街”等都是当时东德地名“苏化”的事例之一。马雅可夫斯基是众所周知的苏联主旋律诗人,东欧各国以他命名的地方现在大都已经改掉了,只有德国还保留着。而环行道附近的下美丽堡,则成为了皮克的总统府所在。

东德的“第一故宫”就这样形成了。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马雅可夫斯基环行道”、“潘科”、“潘科宫”(Pankohof,阿登纳回忆录首创的提法,他把东德统治者称为“潘科宫的男人们”)就成为东德政府的代名词,如同美国的白宫、英国的唐宁街10号、莫斯科的克里姆林宫成为各该国当局的代称一样。

———

微信ID:qhjy_gzh

阅读次数:4,956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