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人权活动人士陈云飞于流浪中冒险为黄琦送饭

Share on Google+

2019年8月3日

中国公民运动网报道:8月2日,因遭遇逼迁而不得不选择到处流浪的陈云飞先生在逃难中冒雨冒险为刚刚获刑12年的黄琦送饭。陈云飞8月2日逃出成都市国保控制的魔爪,途经什仿、绵竹准备北上流浪。因为到达绵竹下起了大雨,陈先生更想起了狱中的黄琦,于是他决定在绵阳短暂停留,去绵阳看守所为黄琦送送饭。

上天不知是同情黄琦还是为黄琦鸣不平,陈云飞在去绵阳市看守所上山的一公里路上,雨出奇的大,山水哗哗地往公路上漫涌,直往山下冲,陈先生几次差点没站稳险些摔倒。到达看守所时已过十二点,工作人员下班紧锁大门,陈先生只好找旁边的医院躲雨,等下午2点看守所上班再去。

下午快2点陈先生到看守所接待大厅,工作人员已打开大门。陈先生进去除一名工作人员以外,没有别人。陈先生给工作人员提交身份证及200元人民币,说明了自己来意。工作人员说,今天电脑网络不好,打不出收据,上不了钱,她让陈先生抄黄琦先生的通信地址,可以给他邮寄钱物。陈先生提出疑问,怎么这么奇怪,你们看守所是自己的局域网,怎么会网络不好呢?工作人员没有回答。陈先生又提出,他从成都老远地方赶来,就是让黄琦感到朋友没有抛弃他,让他感到温暖,不至于想不开,可不可以先收下钱,给我一个人写收据。工作人员也说不行。陈先生想想没办法,只好抄了黄琦通信地址,准备回家再邮寄。在陈先生抄写地址过程中,他们也简单聊了黄琦的案子。工作人员说她还真不知道。抄完,工作人员问询了陈先生和黄琦的关系,陈先生告诉她,既是朋友,又是同案(2008年陈先生和黄琦一起进地震灾区救灾及其他多起维权事件都是同案)。她用字条抄下陈先生的名字,然后到后台去了。

陈先生想,工作人员是不是去核实他的案情,然后派人将陈先生抓起来。大厅空荡荡没人,陈先生准备等等,看能不能网络出现奇迹,恢复后能给黄琦存钱。其间陈先生看见有个所长接待窗口,正好有位男士工作人员进出,于是陈先生就向他提出,可不可以约见所长。他告诉陈先生,这窗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没有这项目了。他见陈先生没有走的意思,就说,等一下工作人员收下你的钱,给一个人工手写收据好不好?陈先生高兴地答应当然可以。这样等了一会,陈先生办完手续下山,准备继续北上流浪。

黄琦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创办“六四”天网参与维权,特别是为弱势的百姓维权。在这些维权案件中,最让贪官污吏刻骨仇恨的是,他报道6.4遇难者未成年人周国聪被捕在派出所致死、家人近十年寻尸骨未果的案件(此案是现国安部部长陈文清岳父杨汝岱统治四川时期的事件)。2000年这篇报道让他为此付出5年的牢狱之灾。也因此他与周国聪的母亲唐德英结下母子般情谊。2008年5.12地震,黄琦因报道豆腐渣工程致死中小学生事件又遭3年牢狱之苦。

而今黄琦报道王东明(现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统治四川时期绵阳市里的一份维稳文件(文件内容有整治【“6.4”天网】、打压黄琦等维稳内容),绵阳公检法就诬陷他泄露国家机密、向国外提供国家机密判刑12年。明眼人都看得出,一个访民就能拿得到的维稳文件,这算什么国家机密文件嘛?简直是荒唐、滑稽!

四川成都人权活动人士陈云飞听到黄琦案的判决,他就为四川省政法委及领导下的公检法官员们忧虑,认为这些官员们撒旦附体病得不轻。陈先生唯一能为官员做的,就是不停地祷告,希望撒旦恶魔早日从他们附体的躯壳中除去。陈先生担心黄琦87岁高龄的母亲,听到判决的消息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就打电话安慰黄琦母亲。电话中黄琦母亲没提到黄琦案的判决,陈先生也不忍心告诉她,就只是关心她的病况及作些中医治疗的建议,并劝她不要再管黄琦的案子,无论今后案子有什么结果,只要她保护好身体,这才是对黄琦最好的支持。

由于陈先生担忧警方跟踪骚扰抓捕,而关机无法取得联系。中国公民运动网只得辗转做以上报道。

阅读次数:1,78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