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兰·托马斯(Dylan Thomas)诗选(巫宁坤译)

Share on Google+

那只签署文件的手

那只签署文件的手毁了一座城市﹔
五个大权在握的手指扼杀生机,

把死者的世界扩大一倍又把一个国家分两半,
这五个王置一个王于死地。

那只有权势的手通向倾斜的肩膀,
手指关节由于石灰质而僵硬﹔
一支鹅毛笔结束了一场
结束过谈判的屠杀。

那只签署条约的手制造瘟疫,
又发生机谨,飞来蝗灾,
那只用一个潦草的签名
统治人类的手多了不起。

五个王数死人但不安慰
结疤的伤口也不抚摸额头﹔
一只手统治怜悯一只手统治天﹔
手没有眼泪可流。

当我天生的五官都能看见

当我天生的五官都能看见,
手指将忘记园艺技能而注意
通过半月形的植物眼,
年轻的星星的外壳和黄道十二宫,
霜冻中的爱情怎样像水果一样在冬天贮藏,
低语的耳朵将注视着爱情被鼓声送走
沿着微风和贝壳走向不谐的海滩,
犀利的舌头将用零落的音节呼喊
爱情的钟爱的创伤已痛苦地治愈。
我的鼻孔将看见爱情的呼吸像灌木林一样燃烧。

我唯一的高贵的心在所有爱情的国土上
都有见証人,他们将在黑暗中摸索着醒来﹔
等盲目的睡眠降临于窥视的感官,
心还是有情的,虽然五只眼睛都毁灭。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老年应当在日暮时燃烧咆哮﹔
怒斥,怒斥光明的消逝。

虽然智慧的人临终时懂得黑暗有理,
因为他们的话没有进发出闪电,他们
也并不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善良的人,当最后一浪过去,高呼他们脆弱的善行
可能曾会多么光辉地在绿色的海湾里舞蹈,
怒斥,怒斥光明的消逝。

狂暴的人抓住并歌唱过翱翔的太阳,
懂得,但为时太晚,他们使太阳在途中悲伤,
也并不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严肃的人,接近死亡,用炫目的视觉看出
失明的跟睛可以像流星一样闪耀欢欣,
怒斥,恕斥光明的消逝。

您啊,我的父亲.在那悲哀的高处.
现在用您的热泪诅咒我,祝福我吧.我求您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怒斥.怒斥光明的消逝。

以上三首诗作者为狄兰·托马斯(Dylan Thomas),译者为巫宁坤。

文章来源:巫宁坤文集

阅读次数:1,08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