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顺:三次计票凯兹险胜 社会主义在纽约皇后区受挫

Share on Google+

纽约市皇后区6/25日的检察官(Queens District Attorney)民主党初选,可谓一波三折跌宕起伏。本来皇后区的女区长,54岁的政坛老将凯兹(Melinda Katz),挟区长知名度和政绩优势,宣布参选后就先声夺人,大幅领先其他参选人。她也不敢大意,仍然马不停蹄奔跑,到选区内各个地方访问造势,拉票宣传,以图保持或扩大领先状态。而在投票前夕,另一位参选人,民调位居第二的州议员朗斯曼(Rory Lancman),突然宣布退出竞选,号召他的支持者转投凯兹,这使得人们普遍认为,这场选举已经没有疑问,凯兹必将轻松获胜。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选举结束当天计算票数, 竟然窜出一匹黑马, 一位名叫卡班(Tiffany Cabán)的年轻女性, 以微弱多数 (33814 对 32724, 超出1090票) 领先凯兹,于是宣称赢得了这场选举。卡班是波多黎各移民后裔, 名不见经传,年仅31岁,公职生涯短暂,只担任过几年公益辩护人。此前人们几乎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参选人,在选举前的辩论和民调中,她也是默默无闻毫不起眼,居于名单末尾,好像一个陪衬,没有给人留下什么印象。现在竟然异军突起,击败大热门凯兹,一举爆冷赢得选举,真是令人不可思议。

在卡班声称获胜以后,凯兹认为选举还没结束,还要等待尚未计算在内的缺席(邮寄)投票的结果,这样才能反映选举的最后胜负,卡班单方面宣布获胜为时过早。凯兹认为这些缺席投票有近4千张,相信其中大部分是支持她的。其后几天,市选举局统计了这些缺席选票,结果正如凯兹所料,她赢得了这些选票的绝大多数。最后汇总计票, 凯兹得票总数,反倒超过卡班16票,选举结果出现大逆转,凯兹在7月5日宣布赢得选举。

但是卡班一方不甘示弱, 拒不接受这个结果,声称如此微小差距,无法令人信服。根据选举法规定,如果双方差距在5%以下,失败一方有权要求重新计票。于是选举局应卡班一方的声请, 封存所有9万多张选票,发动工作人员,采用人工方式,一张一张重新点验选票。耗时20多天,最后结果7月29日终于出笼,根据选举局公布的正式得票,凯兹仍然领先卡班60票,凯兹于是再次宣布获胜,声称这是皇后区人民的选择。但是卡班一方还是不服, 提起司法诉讼, 寄望法庭对114张被选举局认定为无效的宣誓票 , 重新裁决有效, 但是看来翻盘的希望不大。

凯兹获胜检察官选举,也算是实至名归。她有着很完整的资历,政绩也不俗,很有亲和力。她毕业于纽约法学院, 曾经做过律师, 区长办公室法律顾问, 纽约州议员和纽约市议员,皇后区长,2016年还跻身100名未来的妇女之星行列。她在皇后区长任内, 不遗余力推动社区的全面发展, 宣传皇后区的特色和旅游资源,将这个全球种族最为多元化的城市辖区, 推向国际舞台, 被著名旅游杂志评选为 “2015年全美首选旅游胜地”。对于区内少数族裔和移民事务,设立专门的法律机构, 提供多方面帮助, 受到广泛的好评。这样的司法和行政资历, 对于检察官职位而言, 也算是非常适合的人选.

凯兹对于华裔亦非常友善,上任后多次来到各个华人社区考察,听取基层的声音,并在法拉盛华商会年会上,颁发其上任以来第一个褒扬状,感谢华商会为小区发展作出的无私贡献,期许日后能与华商会密切合作,振兴法拉盛商机,借以带动皇后区经济发展。为了庆祝中国农历新年,凯兹举办皇后区新春摄影比赛,欢迎华人用节日照片参加比赛,宣传中华民族文化和传统, 把热闹红火的中国新年传遍所有社区。每年的“亚太裔传统月”,凯兹都要召开圆桌会议,与民权团体,学者及服务小区多年的华裔人士会面,了解华裔需要。在检察官的竞选中,她也提到将对华人社区的治安和打击犯罪进行重新检讨和改进。因此很多华人对于凯兹都很熟悉, 在这次选举中,不少华人都投了凯兹一票。

而卡班的落选,也意味着近年来席卷皇后区的社会主义浪潮, 暂时退却了。皇后区的这股左派潮流,兴起于2018年,在当年的国会议员选举中,28岁的社会主义者科尔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爆冷击败任职已19年的,57岁的现任国会资深议员克劳利(Joseph Crowley),博得全国的社会主义者大声喝彩。2019年这股潮流再次席卷而来,31岁的社会主义者卡班,在皇后区检察官选举中,险些掀翻54岁的现任皇后区长凯兹。这些年轻的社会主义分子,擅长提出一些激进的,但是不切合实际的口号, 吸引和诱惑选民,特别是引起年轻人的共鸣。比如全民就业保证,住房作为人权,结束现金保释,停止大规模监禁和毒品战争,不起诉地铁站逃票者,无证驾驶人员,从事卖淫的人士以及滥用药品者,降低一些重罪的刑期,还要起诉联邦移民局,认为他们危害社区的安全,甚至更提出要废除移民局及海关执法局。如果这些激进的主张得以实施,纽约和美国真有可能就会成为懒汉,罪犯和非法移民的天堂。所以卡班的败选,社会主义的暂时退潮,对于辛勤劳动遵纪守法诚实纳税的华人来说,未尝不是一个好的消息。

两次选举的启示

通过最近两次黑马爆冷的选举, 也能看出了一些问题,这也反映了当代民主政治的某些特征,对于将来希望投入政治的华人,也是一个学习的机会。

一个是较低的选民投票率,容易爆出冷门,有助于弱势者脱颖而出。 这是因为每个候选人都有一个基本盘,即一批比较固定的支持自己的选民,这构成一个大体的概率。参加投票的越多,越能反应基本的力量对比,越能接近那个大体的概率,选前民调领先的参选人就会不出意料地获胜,或曰理性的选择占了上风。而投票出动的越少,距离那个概率也越远,越不能反映真实的力量对比,偶然性也越大,越容易出现冷门,感情的因素起了作用。如果特定参选人在选前通过民调或舆论等,领先对手许多,因而盲目乐观大意,认为躺着也能够当选, 而他的选民也认为自己偏爱的人选,优势很大,肯定能够当选,自己投不投票没有关系,到时就懒得前去参加投票, 这样投票率太低,就容易大意失荆州。

以这次皇后区检察官选举为例, 很多凯兹的支持者, 通过民调或媒体舆论,看到凯兹挟有很大的优势, 认为必胜无疑,所以没有去投票, 以至投票率太低,导致凯兹几乎翻船( 只有11%的皇后区民主党选民,约91000人, 参加了这次投票)。根据这次选举的投票分析,凯兹在自己有优势地区(所谓票仓区)的选民投票率不高,如果投票率更高,凯兹的得票将不是今天的局面。进一步分析指出,如果投票人数超过100000,凯兹应当必胜无疑,而投票人数如果低到85000人以下,则卡班肯定获胜。很多支持凯兹,但是没有参加投票的选民,在看到凯兹和卡班陷入苦斗,甚至差点输给对手以后,都很后悔当初为何没有去投票。

二是处于少数的默默无名的参选人,如果采用非传统的战略,也有可能以少胜多后来居上。这种非传统战略,就是完全放弃自己弱势地区和中间地带,只集中有限的资金和人力,在自己优势的地区深耕猛掘,强力催票,争取最大的得票数量。比如动员大量的志愿者,与选民进行一对一的联系,甚至在地铁口与人们交谈,了解选民的关心,分析问题的原委, 激起选民的不满,让选民知道参选人正在为他们而战。这样的战略,而非传统的集会造势,在对方选民出动率不高的情况下,就可以出现资源弱势者击败资源强势者,党内非主流击败党内主流,反建制派击败建制派,无经验的圈外人击败经验丰富的圈内人,激进派击败温和派,钱少但擅于运用面对面接触者击败钱多但习惯传统竞选策略者。根据这次选举统计结果,卡班的得票区域远不如凯兹广泛,但是选票却相差无几。在整个皇后区的18个选区中,凯兹赢得14个选区,但是得票比较平均,即使在自己的优势选区内,得票不过三千多。而卡班只赢得4个选区, 她的得票呈现两极化,最少的仅七百多票,但是在自己的最大的一个票仓区里,得票竟然高达六千多,她在前两个优势票仓区的得票,就占所有得票的三分之一, 这就显示卡班最大限度利用了有利于自己的选区的优势,反复走访拜票, 强化从众效应, “西瓜偎大边”, 挖掘出来尽可能多的选票。

三是现代选举手段的应用, 对于选举的结果也有着越来越大的影响。年轻一代的参选人,都会利用成本低的网络宣传,发动高强度造势,善于动员社交媒体, 塑造自己的底层民众代言人形象,激发草根选民投票热情。这次选举中,卡班制作的竞选宣传视频,得到“病毒式的传播”,利用自己少数族裔的优势, 掀起一股宣传热潮, 几乎家喻户晓无人不知,借助网络毋远弗届,这也是她爆出冷门的重要原因。

CND
2019年08月08日

阅读次数:537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