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告:齐家贞《蓝太阳》部分连载和系列人生访谈将推出

Share on Google+

齐家贞老师的新作《蓝太阳》尚未出版发行,为了满足读者朋友的阅读需要,博讯新闻网将陆续刊登《蓝太阳》的部分章节。齐家贞老师的人生跌宕起伏,充满传奇色彩,她的阅历就是一本书。为此,张杰博士将对齐家贞进行人生访谈,博讯新闻网近期将推出“齐家贞人生回眸”系列访谈节目。该节目将在博讯新闻网YouTube频道“dujia”栏目中播出,欢迎收看。

澳洲著名作家杨恒均博士曾对齐家贞的《红狗》一书写了《读书如读人》一文。杨恒均在文中说:“我有一个愿望,等到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不是在悉尼,也不是在香港,而是在中国大陆的某一个地方,能参加齐大姐第三本自传《蓝太阳》的新书发布会,听她激情的发言,听她用自身的经历告诉那些依然”非正常活着“的同胞们:什么才是正常的生活,如何去争取——”读到这段文字,想到至今仍在中共囹圄中的杨恒均,我们不由潸然泪下。

杨恒均:读人如读书:齐家贞新书《红狗》

很少有写书评的冲动。更少有的是这冲动到来的时候,我还没有读过这本书。当然,更更少有的是,当我读完这本书后,写出来的“书评”竟然和我读之前构思的一摸一样。

这本书的名字叫《红狗》,作者的名字叫齐家贞。齐家贞出生于1941年,还有六个月就满70岁,可我每次见到她都很自然地称她为大姐,自然得我自己都有点莫名其妙,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家贞姐比我大了25岁。今天在悉尼举办的《红狗》新书发布会上,我总算知道了原因。

齐家贞出生于1941年,还有六个月就满70岁,可我每次见到她都很自然地称她为大姐,自然得我自己都有点莫名其妙,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家贞姐比我大了25岁。

家贞姐1961年20岁时和父亲一起从四川跋涉到广州,希望找机会偷渡到美国。天真纯朴的家贞姐只是想过去当“居里夫人”,结果被抓住了,竟然以“叛国罪”与“反革命罪”判了13年徒刑。由于在狱中表现良好,提前三年释放。这种“叛国罪”与“反革命”罪后来当然是要被永远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平反昭雪”的,但是,你能够想象一下,一位高中刚刚毕业的女孩子,只因为想到美国去实现“居里夫人”的梦想,竟然在监狱中度过了生命中最美好的十年?

即便30岁被放了出来,对齐家贞大姐来说也只不过是离开小监狱,却依然生活在大监狱之中,包括束缚了中国人灵魂的精神监狱,至于她是如何活过来的,大家去看她的《红狗》,但谢天谢地,她总算活过来了,没有和那个时代的成千上万的中国人一样:非正常死亡。

家贞姐没有“非正常死亡”,她却在自传中向我们描述了自己“非正常活着”的26年。看到家贞姐在新书发布会上激情的发言,我就想:如果家贞姐不是在1987年前往澳大利亚学习英语,并于1991年定居于澳洲,终于见识了什么是一个人应该过的“正常生活”的话,又会怎么样呢?

齐家贞大姐说,她今年其实只有43岁——比我还小两岁啊。因为她把1961年开始入狱的十年,以及后来出狱后的那16年称为非正常生活。这26年的经历,至今还常常出现在折磨她的噩梦中。但她从来不怨天尤人,她把这26年从自己的年纪中删除了,所以,她今年只有43岁,而她也正像一位43的人一样充满活力、激情与爱心……

家贞姐从自己69岁的人生岁月里删除了26年的非正常生活,但她却无法从记忆与噩梦里删除它,也许,她的自传正是为了这删除的纪念。出国后的家贞姐什么苦活都干过,但她却说这才是有尊严的生活,这才是正常的生活。她于2005年出版了第一本自传《自由神的眼泪》(坐牢的十年生活),今年又在69岁的年龄出版了第二本自传《红狗》(出狱后在中国大陆生活的16年)。今天的新书发布会上,当家贞姐站在讲台上充满激情发言的时候,她祈求死神能够给自己这位失去了26年最美好青春的老人多一点时间,她要接着完成第三本自传《蓝太阳》(来到澳大利亚的经历)。今天听到家贞姐的发言,我几乎眼睛都湿润了——

这是一位历尽磨难却依然对生活充满了乐观与信心的大姐,一位被如此不公正的对待却依然对周围的人充满了爱的大姐,一位失去了26年的青春却依然活得年轻的大姐……读到一本好书,会对你有所帮助,而认识一个好人,却会让你一辈子受用无穷。对于家贞大姐来说,凝聚了历史真相与个人真情的自传,就是她自己,我也豁然开朗:为什么读了她的书,和没有读她的书,竟然写出了同一篇“书评”,那是因为,我写的不是“书评”,而是“人评”,我读的不是书,而是家贞大家这个人!

其实早在几年前就在香港作家笔会的会议上认识了家贞大姐,她很激情,而我是最有点害怕激情的人的。那时,我刚刚开始业余写作不久,很多写作圈的人都很纳闷,这是哪里蹦出来的一个四十岁才开始写作的“作家”?而另外一些更“激情”的海外作者就开始猜测、怀疑,有些甚至直接认定了我是特务——特务已经成了神秘人物的代名词——至于到底是哪个国家的特务,那倒关系不大。

而家贞姐无疑在她非正常生活的26年里受到过无数“特务”的骚扰。所以,如果家贞姐当时曾经怀疑过我是特务,那一点也不奇怪。而且,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是特务?再说,对于一些不但不会读人,甚至也不会读书的人,你有必要告诉他们你是什么,不是什么吗?

可是,就仅有的几次接触后,家贞姐却对周围的人说出这样一句话:杨恒均如果是特务,我喜欢这样的特务。而且,据我所知,她还写了一篇以此为标题的文章准备发表,好在这文章最后还是没有发出来。如果大姐问我的意见,我也会告诉她,千万不要发表。当然我不会告诉她原因:万一我真是特务,你这不是栽大了?

但从那以后,我知道了一件事,这位经历了风雨磨难的大姐,不但依然有激情和爱心,而且,她既会读书,更会读人。正如今天的我一样,即便不读大姐的这本《红狗》,我依然可以读懂她一样。这个世界上会读书的作家不少,会读人的却不多。而一个作家,能够让你读她的人,有如读她的书一样,那就更是凤毛麟角了。齐家贞大姐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以认识她这样的作家为荣。

我有一个愿望,等到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不是在悉尼,也不是在香港,而是在中国大陆的某一个地方,能参加齐大姐第三本自传《蓝太阳》的新书发布会,听她激情的发言,听她用自身的经历告诉那些依然“非正常活着”的同胞们:什么才是正常的生活,如何去争取——。

杨恒均
2010-06-20 悉尼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7月09日首发

阅读次数:90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