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r

本来在废都
已经木有神马能伤害到俺的东东鸟
——即令是魔鬼派出来的疯狗
也只不过是紧紧皮肉与松松肛门而已
自由的灵魂还能活蹦乱跳

可在夜色温柔的部落里
躺枪处处
不设防的神经
总被横飞的唾沫击中
伤痕累累

本来你就是个被同一块石头绊倒N次的家伙
——做一个货真价实傻逼理所当然
况且,这里还能悟出半丝禅意……

如果仅仅是艾大侠说的像个傻逼一样站出来
俺做到了
可像一个傻逼似的在废都的四合院里转出滴溜溜圆圈
还真的难为了自己
但故宫后边的团城
你又混不进去

我靠
作人真难
尤其是想做一个完人
——简直就是精神病的最高境界

我决定放弃最后一条内裤的最后一丝
跑到元大都废墟的土包上
边呲尿边唱走调的情歌
仗着忽必烈遗留下来的马汗臭味
与仓央嘉措
拼上一拼

忘掉一个伟大的混蛋
野草野花上的野合万岁

推敲僧门完——2013-7-8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