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牧:科隆“中国节”的另一种声音

Share on Google+

 

独立中文笔会丶大赦国际(AI)丶南蒙古大呼拉尔(议会)丶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丶西藏行政中央驻欧洲华人联络官丶民主中国阵线丶德国西藏协会丶全能神教会丶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丶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等组织的代表都参加此次在科隆声援香港的活动。/田牧

科隆与北京建立「姐妹城」已历时32年,今年又是科隆市的第四届「中国节」,新华社报道:12日晚,德国科隆上千民众聚集在莱茵河畔的科隆大教堂广场,欣赏来自中国北京的艺术家的歌舞丶口技丶杂技等精彩表演。德国规模最大的三城市「中国节」拉开序幕。

在这喜庆节日里,独立中文笔会丶大赦国际(AI)丶南蒙古大呼拉尔(议会)丶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丶西藏行政中央驻欧洲华人联络官丶民主中国阵线丶德国西藏协会丶全能神教会丶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丶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等组织的代表也来了,表达了另一种声音……

为香港市民打抱不平

9月14日中午12点,在科隆大教堂广场前,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说:今天我们也来了,是自愿来的,来自於德国丶荷兰丶法国丶比利时和瑞士,代表着不同的民族,不同的团队,在这里举行示威抗议活动,发出了异口同声的呐喊:香港香港香港!加油加油加油!

香港的「反送中」运动已经持续了3个多月,参加示威活动的朋友长期生活在西方,理解与支持香港市民维护民主与法治,维护「一国两制」50年不变,大家更理解这背後的深沈原因:归根结底,是为全体香港市民讨生存丶争民权,发出最後的吼声!

我们简单地算一笔帐:香港回归22年,回归前香港是亚洲的四小龙,香港市民的普遍生活水准,远远优於中国与亚洲地区的水平。但回归了中国22年後,中国与亚洲地区人民生活水准成几何级增长,而香港市民的生活水平却始终原地踏步,几乎陷於贫困的边缘。不进则退,这个道理世人都明白,香港人受苦了,香港人遭罪了。漫长的22年香港治理,管理之劣之差,这笔烂帐应该如何清算?事实明摆着:这个板子应该狠狠打在港府的屁股上,因为港府用臀部思考问题,选择座位;这个板子也应该狠狠打在北京政府的脑袋上,因为中共政府用意识形态定调定位定人,害了香港。

难怪香港市民厌恶假仁假义的香港特区政府与特首,这些官僚们凌驾於百姓头上,享尽荣华富贵,却一事无成。难怪香港人不满意形同虚设的「一国两制」,所谓的两制,只是附庸溜须的橡皮图章,不管不顾香港市民已陷入了水深火热的生活。难怪香港人思念英国殖民时期,如果英国政府继续治理,香港是不是会继续领先於亚洲水准与水平呢?

令香港人愤怒的香港治理烂帐,不算在港府与北京政府头上,难道还要算在22年前的英国殖民政府头上吗?一丶二百万香港人上街呐喊示威,足以代表了香港的民心民情民意民声民势,我们有什麽理由不支持香港市民勇敢正义的运动?

独立中文笔会参加此次在科隆声援香港的活动。

为德国外长玛斯叫好!

9月9日,德国外长玛斯与香港民主运动着名人士黄之峰见面交谈,对黄之峰获得保释表示了「欢迎」,并合影留念,一下子触怒了中国政府,引发了中德外交新风波。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发表声明,批评德国干预中国内政,称之为「无礼行为」。德国外交部予以驳回,声称:「与公民社会的成员见面纯属正常行为。」马斯本人宣称,联邦政府始终支持言论自由,他今後会继续与人权律师和民主运动人士见面,他强调:「我们对中国『一国两制』原则的立场不变,我们支持香港人民在这一政策范围内享受的权利」。「我们始终支持那些香港的示威游行者,可以在街上发表自己的意见。」

玛斯为什麽不可以见黄之峰?玛斯是德国的外长,还是中国的官员?指黄之峰为「香港分裂头目」,「鼓吹香港独立」,香港法院还没有这样的判决与结论,香港法院也并未阻止黄之峰赴德,黄就是一位自由独立之人,凭什麽中国政府要凌驾於法制之上?凭什麽德国外长玛斯与黄之峰见面,要得到中国政府许可?岂不是太搞笑了?

南蒙古大呼拉尔(议会)主席席海明说:这恰恰证明了中国政府的专制性质,连德国玛斯外长的言行都要管束,那麽我们这些蒙古族丶藏族丶维吾尔族人民被奴役,岂不成了中共政权天经地义的奴隶了?参加示威活动的台湾女孩始终举着「CHINAZI」牌子,抗议中国式的纳粹主义。

科隆市长与中国大使「杠上了」

一波未了一波又起。科隆「中国节」12日揭幕,这天的12-16点,「中国节」经济论坛在科隆植物园举行。在植物园门口,大赦国际科隆负责人与全能神教会组织静默示威,手举一幅幅宣传牌,以示对中国人权状况的批评。

中国驻德国大使吴恳目睹现况,十分恼火,向主办方提出「把这些牌子挪开」,得到的回答是无能为力。吴恳直接找科隆市长亨丽埃特·雷克(Henriette Reker)说话,雷克市长的回答是:「这里是德国,不是中国,宪法允许他们这麽做,这是合法展示他们想要展示的内容,我没有权力让他们离开。」吴恳恼火道:「他们不走,我们走。」市长的回答也干脆:「那就随意了……」据说吴恳一行人真走了。

在植物园门口,大赦国际科隆负责人与全能神教会组织静默示威,手举一幅幅宣传牌,以示对中国人权状况的批评。图/作者提供

错的不是科隆市长,不是示威群众。美国川普总统算是牛了,但他来欧洲各国访问,还不是遭到一路的示威抗议,各国政府也不可能为他清道。川普还不是只能生闷气,发发推特,骂骂街了事。

错的是吴恳大使,一个中国的高级官员怎麽可以凌驾於德国宪法之上呢?要步入世界,与国际接轨,首先应该懂得尊重所在国的宪法丶道义与价值观,即便看不惯,心不顺,也应该学学川普总统,写写推特,骂骂街,找回心理平衡。

愿荣光归香港

香港朋友程翔传来一段视频,在香港一所中学的开学仪式上,学生们引喉高歌《愿荣光归香港》,歌词高昂激情,旋律悲壮有力,学生们犹如整装待发的勇士,吹起冲锋的号角。这首歌被香港人誉为「香港的国歌」。

歌词大意是:香港这片土地上,发生了让人流泪,让人愤怒的故事,人们为了公义,而拒绝沈默,并选择不再退缩,香港人有勇气与智慧,可以渡过黑暗时刻,走向「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民主自由永不朽」的未来。

德国之声记者长平带来了这段「香港的国歌」,他说:我们在这里播放,让这悲曲在科隆大教堂的天空回荡,让科隆,让德国惦记着香港,牵挂着香港,思念着香港。让香港市民知道,《愿荣光归香港》在世界上每一片天空传播与荡漾。

被阻拦在「中国节」的牌楼外

德国有玛斯外长,有雷克市长,但也有屈势附庸的德国小市民。在「中国节」我们也遭遇了撞墙与碰壁。

晚上6点,示威活动结束,廖会长提议:我们去「中国节」市场看看。一行人随即步入50丶60米开外的中国牌楼,谁知那里的德国男女保安不让我们进入,手指几乎触碰到我们的胸口,指着廖会长丶钱跃君丶长平丶台湾女士和笔者,他们说:你们5人禁止入内。

作者等人被阻挡不能进入「中国节」市场。图/作者提供

这就奇了怪了,大教堂前的广场,我们每人都是几十回,几百回的穿行,这回居然在德国土地上遭遇这等欺人之事。他们似乎盯上了《欧华导报》主编钱跃君,而我们属於被波及的「捣乱份子」。原来钱跃君丶王国兴等数位示威活动朋友,在几小时前,挂着抗议胸牌穿行於中国市场,「中国节」市场内禁止示威活动,他们之间已经发生过小冲突,最後被驱逐出来,所以才有了後来我们的被波及。

长平拿出《德国之声》记者证,希望记录下他们的姓名,他们赶紧捂住挂牌,不让拍照,不让记名。既然不敢堂堂正正亮明姓名执法,却还这样狐假虎威,完全拜倒在中国的财势之下,但愿不要出现唯利是图的政府官员,被利益奴役而趋炎附势,将人权丶原则与价值观拱手相让。

本月6-7日,德国总理梅克尔访问中国,原本冷却了近两年的中德外交关系,总算走出了阴天与霉季,出现了复苏的生机。殊不知梅习北京的热炕头尚未捂热,却又遇到了玛斯外长与黄之峰的见面寒流,又撞上了雷克市长与吴恳大使的「互杠」风波,一头栽进了酷寒冰窖。中德外交在面对香港问题丶人权问题丶价值观问题等,依然是南辕北辙,连连撞车。

要问中德外交究竟几时修复愈合?看来是「难难难,不是知音难相谈」。

来源:民报

阅读次数:18,57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