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谈科隆市声援香港市民五大诉求示威活动

Share on Google+

发表时间: 16/09/2019 – 17:07

人权组织在科隆举办声援香港市民五大诉求示威活动 2019年9月14日 独立中文笔会

作者:法广

为庆祝与北京缔结”姐妹城” 32周年,德国科隆在迎来又一个”中国节” 之际,于9月12日至14日举办了庆典活动。独立中文笔会,大赦国际等人权组织决定在中国节落下帷幕的当天,在科隆大教堂前举行声援香港市民五大诉求的示威活动,呼吁科隆市与北京市尊重并支持香港的民主与法治。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介绍了这次活动的意义,并阐述了她对香港目前局势的看法。

法广:首先请您谈谈,独立中文笔会,大赦国际等人权组织决定在科隆市中国节期间举办声援香港市民五大诉求示威活动的选择出于怎样的考量?

廖天琪:德国科隆市与北京市缔结姐妹城市已经有32年的历史了。这一次是它们举办第四次中国节庆典。我认为,从中方的意义看,他们是希望通过这样的节庆-主要强调艺术、表演等欢庆的活动,来冲淡普通人民、西方社会对香港问题的关注。因为香港的民主运动如火如荼地展开,已经超过了三个月的时间。德国媒体以及西方媒体大量地进行了报道。他们想用节庆、欢庆(的形式)表现出一种歌舞升平的气氛来冲淡大家对香港问题的关注。所以我们就选择了九月十四日,即三天中国节庆的最后一天,来举办(示威)活动。除了中文笔会和大赦国际以外,还有很多其他的组织参加了我们这个活动。有藏人的组织、维吾尔人的组织、宗教团体的组织、全能教会的人也来参加,还有其他的一些人权组织。我们是在科隆的大教堂前面举行的示威,那里人来人往,我们站在那里向大家呼吁,打出我们的旗帜,同时我们不断地发表演讲,展出图片,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我们这样做是为了表示我们对香港市民争取人权、自由、法制这种努力的一种支持。这是非常重要的。达到了天时地利人和的状况。

法广:香港民众反送中法案的抗争运动已经持续了三个多月,至今态势未减。如何理解这场大规模的民众运动?

廖天琪:我想,刚开始的时候,非常清楚的一个目标是香港人要维护他们自己的法制,就是“一国两制”当初定下来的这些规矩。就是香港能够继续享受到跟中国不同的体制和政治制度。这点是非常非常清楚。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现在凸显了其他的诉求。简而言之,是从追求民主,同时发展为追求民生和民权这样的目标。何为民生?我们大家都知道,香港居民在住宿方面是非常非常困难的。港人平均的居住面积可能不会超过二十平米。非常非常狭小。而且香港的许多年轻人真的感觉前途茫茫,不知道自己未来的追求在哪里?未来事业、家庭的发展在哪里?所以从追求民主发展到追求民生,表现他们民生方面的要求,这一点也是非常值得人们注意的。

当然民权更为重要。我们看到,他们追求的是一种价值观和民主制度。现在已经不仅仅是“反送中”了,已经发展为真的拒绝北京那一种威权政权的体制,他们极度不信任中国一党专制之下的体制,同时他们也参考了许多西方国家发展的公民运动。所以得到很多心得,学习到许多技巧。所以这一运动能够如此地持久,而且总的说来,即使有一些小小的暴力冲突,但总的说来,是一个和平运动。这是这次运动一个较大的特色。

法广:香港民众提出了五大诉求。实际上,香港政府已在不久前宣布撤回引发了这场大规模抗争运动的送中法案,从而满足了五大诉求之一。但是,香港民众仍然不放弃抗争,他们究竟要达到怎样的目的?

廖天琪:香港政府、林郑月娥女士虽然在不久前宣布正式地撤回了“反送中”条例,但是,她实在是拖得太久了。这场运动已经持续了两个半月之后,她才做出公开表态,表示撤回相关法案。这个决定是在是姗姗来迟。而事实上,五大诉求中其他的要求也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说,(示威者)要求撤回对于参加抗议运动的人(我们称之为“义士”)的检控。这一点必须得到满足。否则,我们知道,中国有一种说法,叫做“秋后算账”。香港人都知道,运动一过,警方会开始调查、抓捕、同时记录这些参与运动的人,特别是一些比较积极的人士。这些人会面临非常严重的法律上的、也许是非常不公平的制裁。因此他们要求不可以对这些参与运动的人的检控。

另外,他们要求港府撤回对这次民主运动的定性。因为按照官方说法,这是一次暴动。意味着参加“暴动”的活动分子可能会面临六年到十年的监禁。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参加这场运动的人数,从几万人到几十万人,甚至一百万到两百万人,这名多人都要面临这么可能发生的一种控诉。这是不能令人接受的。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也是五大诉求之一,就是要成立一个独立调查委员会,这也非常重要。我们常常通过视频看到警察乱打人、乱捕人,而且非常地凶恶,攻击普通的民众,白衣人攻击黑衣人,等等。很多人都得到了具体的证明说,一些暴力分子事实上是大陆派遣进来的一些公安人员。这些事情必须要有一个非常独立、公正的调查才可以。否则,很多人将被栽赃、被陷害。另外,五大诉求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要求有真正的普选。这也就是前两年非常激烈的民主运动-占中的主要目的。人们要求真正的选举。香港曾经是英国的殖民地。虽然殖民地并不是一件好事。而且当时香港人也并没有真正的参与选举。但是在英国人统治之下,有法治、有新闻自由、言论自由,而这些自由现在都慢慢受到了威胁。所以香港人这五大诉求中的每一个诉求都非常重要。不能因为撤回了送中恶法就停止(抗争)。

法广:您如何解读北京政府处理本次香港危机的做法?

廖天琪:我认为,北京方面这一次能够用一种比较保守的办法,我们知道:解放军、武警都已经出动,但是毕竟没有真正地出动到香港来,做出武力镇压的做法。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当然香港警察本身有这种暴力的、或者是有一些潜伏的人员混入,这是另外一回事情。北京处理香港本次危机的做法,我觉得还可以接受。因为我们曾经非常恐惧北京可能采取武力镇压。他们这次为什么态度比较平稳?我想有很多原因。大家都知道,中美贸易战已经愈演愈烈,而且已经整个地铺开,铺开到全世界。同时西方世界对于中国现在的戒惧之心越来越强。在这种情况下,北京政府不得不收敛一些。总的说来,我认为,他们处理香港危机的做法不是最坏的。

法广:本次科隆的示威活动还有哪些其他内容?

廖天琪:先说一下这次的中国节。除了艺术表演等等,他们也有一些经济会议,在进行会谈。我们这些示威活动中间,比如在九月十二号那一天,大赦国际和全能神教的这些示威者,就在中德双方经济会谈的会场前面,布置了一个小小的抗议的台子。同时挂出了一些旗帜。结果中国驻德国的大使就要求德国的警方赶走这些抗议人员。德国警方说不能这么做。这位大使就直接找科隆市的女市长芮克(Henriette Reker)女士,跟女市长说把这些抗议人员赶走,市长表示:对不起,德国法律是保护他们的,他们事先的抗议申请得到批准,因此不能让他们走。于是大使表示:他们不走,我们走。市长答复:我也没有办法。结果中方的人员就撤走了。

由此不难看出,我们这样的活动,即使声势不算庞大,(香港人是几万人、几十万人上街,我们这里最多也不过上百人),但是我们的抗议活动还是很有影响力的。而且我们这次提出的诉求不仅仅是声援香港,同时我们也要求宗教自由以及和平地、合理地、合情地处理中国的民族问题。所以有这么多地藏人、维吾尔人、蒙古人来参加我们的活动。

阅读次数:15,17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