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诗人死了
让我们和自己的关系再度紧张

一个诗人死了
抱着想象的墓碑跳下他买不起的高楼

一个诗人死了
他用全部的诗歌交换一具无人认领的尸体

一个诗人死了
他无意中选择了一个造假者的生日

一个诗人死了
他在年轻的诗歌里完成对死亡的綵排

一个诗人死了
一个诗人何时获得了死亡的优惠券

一个诗人死了
让活着的人来不及交换一下位置

一个诗人死了
谁会在意他减少或增加的部分

一个诗人死了
他减少的部分立刻被人群充满

一个诗人死了
在众多的可能性里他选择了一把好看的勺子

一个诗人死了
他知道诗人就是一张假护照到了扔掉的时候

一个诗人死了
死在我们日益萎缩的身体和想象里

一个诗人死了
一个失真的时代还在寻找着桂冠

一个活着的人
仍不舍得世界汇成河流的声音

2014年10月9日黄昏,四惠东
2014年10月11日上午,下午,四惠东
2014年10月12日午后,南磨房
2014年10月26日午后,南磨房

“自称诗人的,不是诗人。”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