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酒批各路歌喉

Share on Google+

老酒葫芦2 2018-11-24

第一次听梅艳芳《似是故人来》我吃了一惊,在我印象中粤语歌词很少有词味,第一次听周杰伦《东风破》我也吃了一惊,同样在我印象中很少中文歌能唱出外延。

同样一首歌有粤语也有国语,我当然喜欢粤语歌,同一首歌词有国语也有粤语,我必然喜欢国语歌词。粤语歌听起来有味因为粤语的发音象抛物线能随时飘出又能及时收回,声线走的是弯弯的弧线,国语发音是横竖斜直线形态,歌者只能照本宣唱个人发挥余地不大。最能让人唱出人间百味的是英文歌,一个单词的发音可以前贴四分之一后连四分之一中间省去四分之一歌者只唱四分之一。

一首英文歌,你把每个音都唱出来,这一定是史上最难听的英文歌,一首中文歌,你漏掉任何一个音,这样的歌没人敢听。

英文歌你怎么组合发音怎么有味,粤语歌你怎么唱飘怎么出挑,中文歌你怎么丢调怎么糟糕。

毫无疑问中文歌词一定优于粤语歌词,因为中国诗人都用的中文,因为中文便于行文表述,因为中文的发音太过中规而且中矩。

因为太规矩,这样的歌唱起歌来反而寡味,因为太规矩,作爱时男人象念书,叫床时女人象背书。

能唱英文歌的人必定舌尖狂野,能唱粤语歌的人边唱边飞出墙,能写中文歌词的人,这样的词家注定一生闷骚。

作者自介:
诞生于大跃进年代的上海,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现幽居于悉尼。
一生放逐于精神乱世,驰骋于千古红尘,游走于浩瀚环宇,浪迹于未来玄空。自信文字不仅可力透纸背,还可以穿越人心颠沛魂魄直达形而上软处。
自称:一壶老酒能醉天下,一杆老枪能打天下,一把胡子能扫天下,一腔文字能玩天下。

阅读次数:70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