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我们更需要一场心理启蒙——情爱篇

Share on Google+

老酒葫芦2 2018-12-28

全国人民都知道中国需要一场启蒙运动,但我觉得我们更需要一场心理启蒙。在中国即便哪天政治硬件跟上了历史步伐,我依然相信我们的心理软件不见唐突。

一百年前我们的确共和过,或许哪天我们再共和或再再共和一次,是不是我们的毎次都是“被共和”,其实我们的“集体神经”都躺在原处甚至还在他处,其实我们的内心辫子压根没剪或许一次共和的剪刀根本就剪不到内心,我们以为文明了,但我们的内心依然黑暗。

武昌首义一声被暗夜打湿的枪响首先为我们送来的并不是黄油面包而是废除指腹为婚倡婚恋自由。然这样的自由交付给我们的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男欢女爱漫到心灵深处的两情相悦。我们总在得到一个常识性真理后心在焉的用餐具刀割破的往往不仅手指甚是动脉。

以至鲁迅趁着上帝一个瞌睡星夜疾书他唯一的红尘小唱《伤逝》,以至大半个世纪后的这部同名电影让世情之外的中国人突然明白原来我们从没学会过所谓爱情。

不是早共和了吗,不是从此我们可以插上自由的翅膀让爱翱翔了吗,为何我们的心,为何一百年来我们的心依然甚至更加沉重?

艾青对他的泪水解读是因为“爱的深沉”,后来舒婷:因为我们爱的深呵,我们的心才这般沉重——但只是,泪水和沉重也只是所谓中国的文明诗人的独家解释。也只有百年中国包括今天,我们的爱情必须彻底沉重才始见绝唱,我们的心必须支离破碎方能风流千古。

我从没见过伟大的爱情应该重的像座山,也不见任何美丽的情感弄到最后都必须遍体磷伤进而体无完肤的,更不见世上哪款爱情像我们这样文明不到哪儿也没什么野生的。

让我至今不明的是我们的网上江湖爱情究竟比别人更网络更江湖还是更不网络更不江湖。太多的时候我们严重想象了自己的文字同时极其离谱的夸大了我们的爱情。本人从不认为爱情是无处不在的,然放眼红尘凡夫俗女们个个爱情人人绝唱,或者神圣绝情。

无论网络还是江湖,人一旦绝情而且神圣必燃战火,如果这样的战事引爆在吟词作赋的雪月风花地,那么这一场软性战争一定是只有输家没有赢家,更没正义和非正义,有的只是人人圣疾难除个个膏肓的不可救药,或拒绝救药。

早有人说过这世上本无路,走的人多了于是有了路。又有人说世间无真理,相信主义的人多了就有了真理。什么时候老酒葫芦说上一句,人世间本没有千古绝唱,因为人们都想把自己唱成绝唱,于是不那么绝唱的都一个个被唱成千古直至永垂不朽了。

至于当代绝唱的确是病,这病,或许老酒葫芦能医。

2017-03-04凌晨美兰湖

作者自介:
诞生于大跃进年代的上海,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现幽居于悉尼。
一生放逐于精神乱世,驰骋于千古红尘,游走于浩瀚环宇,浪迹于未来玄空。自信文字不仅可力透纸背,还可以穿越人心颠沛魂魄直达形而上软处。
自称:一壶老酒能醉天下,一杆老枪能打天下,一把胡子能扫天下,一腔文字能玩天下。

阅读次数:5,84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