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乃伊

那些尸体几千年来没有腐烂
因为他们一直在吸着我的血
进入古墓的探险家
迷失在无数个神秘的符号之间
现在我们每个人都是符号
我们之间迷失的
是那些幽灵鬼怪
先锋的蝙蝠把我们引向黑暗
愚昧的灯蛾把我们引向火焰
我们没有第三种选择在黑暗与火焰之间

我们崇拜过的蓝天已被那些乌鸦遮挡
我在它们的黑影之下颤抖。生物中
历史最长的就是苍蝇
但它从来没有被人当成图腾。蝴蝶的呐喊
预示着世界末日,它们
因为无法确定自己的身份而歇斯底里
朝圣者最惧怕的其实就是内心的寂静
因此他们会失去最后的选择机会
但是,我是个流浪的蒲公英随风而去
我遇到的诅咒,凌辱,威胁和暗杀
是我唯一的财富
从此无数个木乃伊像瘟疫一样复活

我的眼睛被乌鸦的影子遮住
看不到因失血而变得苍白的太阳
当我感受到最后的选择带来的痛苦
那些木乃伊出现
无法想象它们曾经也拥有过热血
为了诅咒爱,我的鲜血用作祭祀吧
你们这些编织噩梦的毒蜘蛛
我是个流浪的蒲公英,随风而去
没有归宿。流浪在天地之间
不愿意在黑暗中永远消失
也不愿意在火焰中永远燃烧
流浪在黑暗与火焰之间
我不像你那样惧怕黑暗,惧怕那冰凉的黑土
所以绝不会变成木乃伊
仅仅为了那永无休止的选择

 

预兆

已习惯于心脏的狂蹦乱跳,再也不会夜夜难眠
心跳已经是我生命的摇篮曲,任何刺激都一样。
那睡意在我孤独的体内像洪水一般泛滥,
甜蜜的爱已被疯狂的淫乱之神所灭亡。
我的内心犹如地狱,无声地嚎叫和呐喊,
洪水还未退却,没有迹象表明陆地露出水面上。
只有黑暗的山洞在我伤口中出现,
蒲草篮子里的婴儿啊,你在河里流向何方?
我无法摆脱一种沉重的婚事的预感,
那个吸血的七头妖魔使我的血液发汤。
不要诱惑我引入歧途啊,温柔的黑暗,
无数次的扑向火焰化为灰烬没能使我的躯体改变。
在我的灵魂里你是统治者,是残暴的女皇,
我不要自由,没有你,我的王朝将会面临灭亡。

 

不要为我哭泣

树上的黄叶在秋风里颤抖,
颤抖得就像我受伤的心。
为了更好地藏在记忆的深处
久久地凝视着你远去的背影。

但你还是从我的眼前消失
犹如那苍白的落日。
我在失去身体最后的余温,
黑暗从我的躯体缓缓升起。

我知道往后那神秘的圆月
再也不能照耀这大地。
眼泪再也不会温暖我的身躯,
请你不要为我哭泣。

 

本命年

人活在几个数字之间,
数字结束就面临死亡。
几个月来过得昏昏欲眠,
把数字一个个地遗忘。

总是打错一切电话,
总是填错自己的年龄。
总是上错公共汽车
可爱的城市变得越来越陌生。

脑海里的数字被阵阵冷风吹散,
冷风吹散了记忆里的大城市;
迷途在最熟识的街道之间,
失去感情,也不断地丢东西。

瘦小的身躯受不了预言式的思维,
我在最后几个数字之间蚂蚁一般穿行。
情人的甜言蜜语之前感到很疲惫,
她希望自己失去理智并尽快发疯。

那算命的老人在给一群人算命,
用那么几种数字安排那么多人的未来。
我没有数字,没有命运,什么都没注定,
我的过去和将来都是一片空白。

坐在旁边,听听他的预言,
默默地欣赏很长很长时间。
真想知道自己的命运却不敢,
好像一切如此简单然而神秘又无限。

不管这人生多么短暂,
还要打扑克消磨时光。
人类为了消磨时光而活在人间,
时间使人们不耐烦,是人们疯狂。

来源:新浪博客

编注:帕尔哈提·吐尔逊(Perhat Tursun)是著名维吾尔诗人、小说家,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群众艺术馆研究员,新疆作家协会会员,现被关入“再教育营”。他于1969年1月在新疆阿图什出生,1980年开始从事文学创作,1989年毕业于北京中央民族学院少数民族语言文学系维吾尔语专业,被分配到新疆群众艺术馆工作,2011获得中国文献学博士学位;著有中篇小说集《弥赛亚的荒凉》、长篇小说《自杀的艺术》、诗集《情诗一百首》等,作品被译成英丶韩丶阿拉伯等文字。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