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尔哈提·吐尔逊:诗选(13-16)

Share on Google+

半睡半醒之间

多么想靠近你,靠近得比世界上任何东西都近,
想听一听你的窃窃私语和不断加速的呼吸;
时而感到你是那么的遥远,时而感觉到你肉体的温暖,
你呼出的气息触摸我的脸,使我冷冷颤栗。

每个夜晚你的声音从窗口闯入屋里,
你的幻影与风雪混为一体,使我眼花缭乱。
你那冰冷的肉体使我噩梦惊醒
但我还能感觉到你微弱然而滚烫烫的呼吸。

即使你的面孔比世界上的任何面孔亲近,
但我总是认不出,就像认不出自己变形的脸。
时而在雪花中看到你,就像风中捉摸不定的火焰,
使我感觉到我们冰冷刺骨而苦涩的爱恋。

 

致诺查丹玛斯

是彗星带来了无可名状的恐惧,
凶兆在浴室里赤裸裸的游荡。
拖拽着那灿烂的尾巴而远去,
留下来的仅仅是它的贪婪与疯狂。

流沙以死神的声音呼啸着来临,
向我的灵魂汹涌而至;
我也愿意与它融为一体狂奔,
走得有去无回,决不留在这里。

孤零零的在巨轮上永远举着一空只手,
但不知是什么使我如此苦苦等待。
当我的路程在死亡的无限中呈现
不知自己何从何去,在迷失中衰败。

当我最后吸一口,烟蒂烧伤嘴唇
然后吐了一口像死亡一样黑色叹息。
阎王被乐神伤感的歌声迷住遗忘折磨
但那些被解救的亡魂依然悲伤在歌声里。

当人们都变成聋子,来到墓园吧,
把你的歌奉献给那些阎王和死者。
彗星像个披头散发的囚犯,啊,乐神
唱吧,让我忘记什么是罪孽。

 

赤裸裸的大海

我一生中还未见过大海
但总是感觉到在我的体内流动。
我站在离海最远的内陆
使劲要想象大海的形状。
在想象中有时与无限的沙漠混淆,
有时像战时的号角声
从古代战场流到现在大广场
有时像体内哗哗流淌的血液
从晚上的睡眠流到白天的疯狂
有时像风中的神秘咒语
变换无穷,使人难以抵挡。
大海从我的原罪深处上涨
巨浪拍打着情人的海滩
生命力在那里蔓延
犹如肉体里的震颤
从此大海失去了象征意义
流入黑暗不可名状的深处
接吻时的感觉从体内流出
渗透于海浪的呼啸之中
从我的肉体流入情人肉体
就像传染病病毒
又从情人的肉体流入大海的波涛
逃脱了诗人的神经网络
一切存在和虚无都已丧心病狂
像赤裸裸的疯女人的矫揉造作
欣赏光着身子的快畅
大海失去了象征意义

 

罗布泊

罗布泊啊,罗布泊,
你是大地的一面镜子;
映出的蓝天白云
是我们信仰和灵魂的标志。
映出的漫天星星
是我们祖先永不磨灭的足迹。

罗布泊,啊罗布泊,
你像死亡一样神秘,
但不是死亡而是生命的源头。
像初恋情人一样有魔力,
仿佛永远不会变成历史,
但所有的都已埋藏在沙漠深处。

来源:新浪博客

编注:帕尔哈提·吐尔逊Perhat Tursun)是著名维吾尔诗人、小说家,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群众艺术馆研究员,新疆作家协会会员,现被关入“再教育营”。他于1969年1月在新疆阿图什出生,1980年开始从事文学创作,1989年毕业于北京中央民族学院少数民族语言文学系维吾尔语专业,被分配到新疆群众艺术馆工作,2011获得中国文献学博士学位;著有中篇小说集《弥赛亚的荒凉》、长篇小说《自杀的艺术》、诗集《情诗一百首》等,作品被译成英、韩、阿拉伯等文字。

阅读次数:82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