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07日

10月最后一天,中国朝核问题特使武大伟分别会见了美俄韩朝核问题代表。三国代表同一时间访问北京,在朝核问题六方会谈史上的确十分罕见。有海外舆论因此解读为美俄韩集体对北京发难,原因是中朝关系冷淡,半岛问题的死结已经由原来的朝美矛盾变成了中朝矛盾。这个论断只是看到了问题的表象,恰恰相反,三国朝核问题代表同访北京,凸显了北京在六方会谈、朝核问题乃至半岛问题上的某种程度的共主地位,而这一地位至少在未来一个时期是其他各方无法替代的。

中国新一届领导人执政后,外交主动性明显增强。而在朝核问题和对朝关系上,中国转向现实主义的路线政策目前已经基本成型。北京目前对朝政策的基本底线,是半岛无核化,中国最高领导人在不同场合对此已多次强调过。虽然在措辞上强调的是“半岛”,但由于只是朝鲜在开发核武,所以也可以理解为朝鲜的无核化。且在这一问题上,北京言行一致,不但政策宣示如此,行动上也严格遵守联合国对朝制裁的决议,履行相应义务。其实这也是引发朝鲜对中国不满的原因,也是平壤为什么要撇开北京,寻求与其他四方乃至其他国家改善关系的缘由。平壤认为,北京日益倒向反朝阵营。

中国第五代领导人之所以一改前任的温和,对平壤态度强硬,其一是吸取了过去的教训,厌烦被平壤“玩弄”。在中朝关系史上,与人们想象中北京主导双边的看法相反,大部分时间里,是平壤在主导中朝关系,北京按照平壤的要求出牌。冷战史专家沈志华梳理外交档案的研究表明,从中共在大陆建政后开始,直到本世纪头10年,除了一些特殊阶段外,中朝关系是一种不稳定的双边关系,两者明争暗斗,与双方宣称的血盟友谊和特殊关系相反,真实的中朝关系非常紧张,在大部分时间里,因北京“有求于”平壤(战略屏障),平壤能够对北京予取予夺。平壤能够做到这点,是利用了大国想利用朝鲜的心理,及由此引起的相互矛盾和猜忌。

在这种国际关系中典型的“以小玩大”游戏中,北京是被平壤玩得最厉害的大国。原因在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在相关大国中都是实力较弱的一方,加上中朝两国地缘毗邻,使得北京需要更多借重平壤的力量去同其他大国博弈。一个大国,长期被小国耍弄,心里总是不痛快的(反之亦然)。更重要的是,中国长期支援朝鲜的结果,并未换来平壤的感谢,相反,是离心离德——这也是此种利用和被利用关系的必然结果——在北京实力进一步壮大后,新领导不想继续跟朝鲜玩此游戏,被其牵着鼻子走,也就很自然。

二是朝核问题本身对中国的威胁。平壤开发核武,最大受害者不是韩国,更不是美国,而是仅有一江之隔的中国。这并不是说平壤会用核武讹诈北京——虽然不排除这种可能性——而是平壤在开发核武过程中的核污染对中国会造成现实威胁。平壤的核武试验点距中国东北的直线距离仅100公里,朝鲜发展核武技术也较粗陋,一旦出现核泄漏,首先受污染的将是中国的东北。

据曾到朝鲜核查的美国专家透露,朝鲜开发核武的技术和材料多是从黑市购买,安全度不够,在开发过程中出现核事故的概率很大,加上中方对朝鲜核武的相关数据与情况并未完全掌握,所以,一旦发生核泄漏,中国东北一亿多民众就直接暴露在核污染和核辐射中。这是任何当政者都不能也不敢忽视的问题。因此,即使美国不反对朝鲜开发核武,鉴于上述危险,中国也必须反对。

退一步说,即使平壤在试验核武过程中没发生意外,就朝鲜当前状况而言,也难保它不会发生生存危机。一种可能是朝鲜因某种原因而导致同美韩发生冲突,为挽救政权,不排除平壤使用核武器的可能,由此产生的核污染也会对中国有很大影响。就算平壤能够保持理性,不使用核武器,但如果朝鲜最终溃败,核武器有可能被国际恐怖分子取得。这也对中国形成安全威胁,中国对恐怖分子的防御能力尚称不上有效。何况,为避免经济危机而导致政权危机,平壤也有可能主动核扩散,以换取政权生存所必需的外汇资源。

三是倒逼平壤走改革开放之路,以避免政权溃败后的人道灾难。按照平壤目前的发展路径,难免最终走向溃败,这一时间点不会在太遥远的未来。若朝鲜溃败,即使没有核扩散危机,也势必会出现人道主义灾难,韩国和中国都将受影响。当大批难民逃亡中国东北,北京如何处理?

所以,避免人道灾难的唯一办法,是在朝鲜即使溃败时,也能平安着陆,或者减轻硬着陆的力度。但这需要推进朝鲜的改革开放。在世界进入网络时代,国际地缘政治与冷战时期已大不同的情况下,朝鲜丧失了中国当年改革开放的地缘环境和条件,中国式的改革开放朝鲜很难模仿。但这不表明平壤不可推进有限度的经济改革和国家开放政策。在缓慢而必要的改革与开放中,逐渐改善朝鲜人民的生活,提高其生活水平。如果朝鲜的改革开放能够持续一段时期,即使出现政权溃败,也不至出现大的人道灾难。

但同样,要平壤走向改革和开放,就必须迫使其放弃核武,至少是永久停止核武开发,否则,平壤就打不开国门。平壤政权目前发展的指导方针是核武开发和发展经济并行,意图很明显,坚持在先军政治的前提下发展经济,事实上是办不到的。两者存在内在冲突。不改变先军政治的原则,经济改革的步伐不会迈得很快,至多只有技术意义上的改革,不可能有制度意义的改革;其次,经济改革所取得的成效大部分也会被军队拿走,用来发展军事,民众依然会很贫困,朝鲜还是避免不了失败的命运,但其危险性却会因军事发展更增加。无论于朝鲜还是世界,都不是好事。在此情形下,要迫使朝鲜放弃核武开发,只有借助于外力,特别是对朝鲜有着重大影响的中美两国,其他国家没有力量迫使平壤放弃核武。

上述三个原因,尤其是第二点的现实核武威胁,导致北京在朝核问题上走向现实主义,采取强硬立场。但北京的出发点只是要平壤弃核,而非要平壤政权垮台,这点与美日韩不同。平壤最终会发现,它还仍然不得不依靠北京。当然,平壤最终能否如北京所愿弃核,还需要看华盛顿的态度。若华盛顿为了抑制北京而在朝核问题上不与北京合作,形势就又会回到“小国玩大国”的博弈之中。因此中美两国的合作对朝核问题的解决是很重要的。在北京已经走向现实主义的情况下,美国只要坚持一贯的立场,朝核问题的最终解决是可以谨慎乐观的。

(北京改革和发展研究会理事 邓聿文 为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撰稿)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