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凯:“洪门”的前世今生

Share on Google+

十月十日是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胜利,建立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中华民国一百零八周年。人们纪念这个日子,不要忘记了帮助孙中山夺取辛亥革命胜利的一支重要力量——在辛亥革命海外发祥地旧金山的“五洲洪门致公总堂”。

本文试图以有限的文字,介绍“洪门”的前生今世。首先从“洪门”近来在香港市民“反送中”抗争中陷入舆论的漩涡说起。

六月九日开启的香港市民“反送中”抗争,到七月二十一日,在元朗发生一群穿着白色衣服的黑社会团伙追打市民的事件。事件过程极度暴力,白衣人连老人和孕妇都不放过,香港有媒体报道事件,指出这些施暴的黑社会团伙,其中有香港“洪门”的成员。七月二十二日,一个名叫“洪门·中华民族致公文化总会”的社团,发表一篇《香港今日之祸敬告天下洪门昆仲书》,指责“反送中”的港人为“宵小”,威胁港人不得参加“反送中”抗争。这篇《告天下洪门昆仲书》,使人联想起前一天黑社会团伙在元朗暴力殴打市民事件,似乎证实了媒体的报道,元朗事件确有“洪门”成员参加。

旧金山“洪门”盟长赵炳贤(程凯摄影)

元朗事件与《告洪门昆仲书》,惊动了“洪门”的发祥地美国旧金山的“五洲洪门致公总堂”盟长赵炳贤。“五洲洪门致公总堂”发表声明,赵炳贤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谴责黑社会在元朗的暴力行为,表示坚决支持香港市民“反送中”抗争;并强调,洪门不是“黑社会”,“洪门”是革命组织,如果黑社会暴力袭击香港市民的元朗事件,有“洪门”成员参加,那么这些人违背了“洪门”的门规,是“洪门”的叛徒。赵炳贤亲自起草《“五洲洪门致公总堂”声明》,写道:“《香港今日之祸敬告天下洪门昆仲书》的歪论将洪门先贤创立的精神理念完全扭曲,更与香港一众白衣流氓里应外合,此种卑劣肮脏手段,人神共愤。若此帮暴徒份属洪门,吾等深以为耻!”

“洪门”不是黑社会,那么“洪门”的本色什么呢?

“洪门”的前身为三百四十多年前活跃于福建、湖广一带“反清复明”的帮会“洪门”,或者叫“天地会”。一八四八年,第一批移民到美国的广东侨民于旧金山成立“五洲洪门致公总堂”,在异国他乡艰难环境中以“洪门”的忠义精神相互扶持。“五洲洪门致公总堂”的成立,开启了近代“洪门”的历史。之后,美国、加拿大各地,港、台与东南亚、南美洲各国,纷纷加入“洪门”,“洪门”成为华人世界最大的帮会组织。各国、各地的“洪门”,互相并不隶属,但以美国旧金山的“洪门致公总堂”为正朔。目前作为中国八个花瓶党之一的“中国致公党”,与“洪门”也有血缘关系,是一九二五年“洪门”兄弟在旧金山创立,“致公党”副主席万钢,曾被中共延揽担任国务院科技部部长。

旧金山“洪门”为旧金山华埠六大“堂口”之一,且是最古老的堂口。“堂口”是帮会的另一称谓,现在都是向政府登记的合法社团。“洪门”每年春季都举行祭祖仪式,有远在纽约、夏威夷、加拿大、南美洲等地的“洪门”龙头前来共祭。祭祖仪式充分展现了“五洲洪门致公总堂”三百四十多年沿袭下来的神秘色彩。其所祭“洪门”始祖共有十人,即“前五祖”、“后五祖”。旧金山“洪门”的祭祖仪式完全遵照古礼进行:上香、献牲、献酒、献宝、行礼、鸣炮,随即举行新人“斩香”入会仪式:念诗,穿越“致公堂”、“忠义堂”、“红花亭”三门,走出“乾坤圈”,新人从此称为“洪门”兄弟,“洪门”兄弟之间,便用外人听不懂的诗句相互联系。

“洪门”之所以被称为“革命组织”,在于一九零四年孙中山来旧金山策动推翻满清的革命,他一上岸便被美国移民局扣押关进旧金山湾中的天使岛移民监狱。“洪门”龙头黄三德变卖了自己的房产将孙中山保释出来,他邀请孙中山加入“洪门”,封其为“洪门”副帅“洪棍”。孙中山在旧金山组建“同盟会”,成员也尽数加入“洪门”。“洪门”成立“筹饷局”,为孙中山策动的革命筹集了四十多万美元经费,相当于现在的近三亿美元。自此,“洪门”成为帮助孙中山发动和夺取辛亥革命胜利的主要力量。“洪门”兄弟不但“捐钱”而且“捐命”,“洪门”兄弟参加了辛亥革命的所有十次起义,打响辛亥革命第一枪的广州起义,“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中有六十八位是“洪门”兄弟。中华民国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是“洪门”兄弟陆皓东设计,中华民国建立前,这面旗帜是“洪门”辛亥革命义士的队旗。中华民国建立后,“洪门”兄弟又参加了讨袁护法、北伐、抗日战争等重大历史事件。中国近代史的每一页,都记载着“洪门”兄弟可歌可泣的事迹。

“洪门”不是黑社会,但近代的旧金山“洪门”,也曾有过几乎黑社会化的经历。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七日,“五洲洪门致公总堂”龙头梁毅,在自己公司的办公室里遭闯入的一位蒙面人枪杀,被警方视为嫌疑人的,正是后来取代梁毅成为“洪门”龙头的“洪门”“二路元帅”周国祥。梁毅又是旧金山最大传统侨团“中华总会馆”主席团成员,著名的反共人士,无论世间如何风云变幻,梁毅反共与支持中华民国的立场从未改变;以他为龙头的“洪门致公总堂”,自然被中共视为海外的“反华势力”。梁毅被枪杀,周国祥坐上“洪门”龙头宝座,“洪门”发生了两大变化:一是从反共侨团变成亲共侨团,周国祥连篇发表“爱国言论”,堂而皇之的成为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馆“十一”国庆招待会的嘉宾。周国祥绰号“虾仔”,剃个大光头,在中领馆国庆招待会上,“虾仔”的大光头突然出现,在一众亲共人士中格外显眼。二是“洪门”部分成员在周国祥指挥下参与谋杀、走私、贩毒、洗钱等活动。周国祥说,他不会亲手杀人,但每杀一个人,都是由他亲自下令。美联社报导说:周国祥在旧金山华人中营造了一个黑暗的地下世界。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六日,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了周国祥以及二十多名“洪门”成员,检察官以谋杀等一百二十六项罪名起诉周国祥,二零一六年八月四日,法官判处周周国祥终身监禁,不得保释。周国祥将在漫长的监狱生活中了其一生,“洪门”则因周国祥入狱而重获得新生。

在周国祥担任“洪门致公总堂”龙头期间备受排挤打击的“洪门”盟长赵炳贤,此时担负起为“洪门”拨乱反正的重任。他重申“洪门”百年不变的门规和宗旨,与自辛亥革命以来形成的革命传统。他强调,“洪门”兄弟不得从事任何违反“洪门”门规与宗旨的活动。“洪门”是政治组织,是革命团体。“洪门”的先辈以“反清复明”为己任,现代“洪门”则高举“反共复民(中华民国)”的旗帜。

去年九月一日是“五洲洪门致公总堂”成立一百七十周年的日子,旧金山“洪门”举行盛大祭祖仪式和庆典。“洪门”盟长赵炳贤在庆典上发表演说:“这么久以来,很多外界的朋友,甚至是本堂的手足兄弟,都对我说,‘洪门’不应该政治化,它是民间团体。我们认为他们的话是错误的。洪门是民间团体,但洪门的历史是同中国的政治息息相关的。看一看我们洪门的文物,除了孙中山、黄兴这些革命元勋之外,我们与黎元洪、段祺瑞、吴佩孚、陈炯明、唐继尧、蔡廷锴、蔡锷、蒋光鼐这些政要都有密切来往。说洪门不是政治组织,那是自己骗自己。”

赵炳贤为“洪门”拨乱反正,至少还有三件事令人称道。

一是他与“洪门”的元老一起,扶持十多年前被枪杀的前“洪门”龙头梁毅之子梁国纬为新的龙头,以示“洪门”完成梁毅未竟之事业,后继有人。

二是把自一百七十多年前“洪门”成立、尤其一百一十多年前孙中山在旧金山依靠“洪门”策动辛亥革命以来的四千多件历史文物,全部捐献给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东亚图书馆。“洪门”捐赠伯克利加大的文物,极其珍贵,这些文物,在周国祥占据“洪门”龙头宝座期间,险些被他以一千五百万美元卖给中共统战部委托的一个公司。赵炳贤认为,这一批文物不光是属于“洪门”的,这是先侨们的奋斗史,如果卖给中共,历史可能被歪曲或永远不见天日。而今后的岁月,谁也不能保证“洪门”不会再出一个周国祥,只有将其捐赠给美国著名学府,才是这批文物最安全的归宿。目前伯克利加大东亚图书馆已经将这批文物进行数码化处理,开放给海内外专家和民众参观、阅览和研究。

三是加强与旧金山湾区的中国民运人士的联系,打破了社区人士与流亡民运人士老死不相往来的局面。民运人士封从德、方政、任松林、邬萍晖、赵昕、陈天石、郑云等等,都成为赵炳贤的好朋友。民运人士参加“洪门”举行的活动,“洪门”也对民运活动予以支持。未来,很可能有中国民运人士加入“洪门”,和赵炳贤以及“洪门”兄弟一起,继承辛亥革命的传统和孙中山的遗志,为争取民主宪政的中国而奋斗。

“五洲洪门致公总堂”设于旧金山华埠一个狭窄的巷子里,走进这个巷子,屋顶飘扬着中华民国青天白日满地红旗的那栋楼,就是“洪门”堂口所在。旧金山华埠有一百多年历史,近二十多年来可有什么变化?建筑还是那些建筑,街道还是那些街道,似乎一切如旧。但当人们抬起头来望望天空,就会发现,最大的变化是,越来越多侨团的屋顶,都改挂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五星红旗。但是有一个堂口至今没有变,青天白日满地红旗仍然在它的天空迎风飘扬,那就是“五洲洪门致公总堂”。

旧金山“五洲洪门致公总堂”(程凯摄影)

当旧金山华埠的侨团,改旗易帜成了一股潮流,“洪门”也备受压力;除了压力,还有收买,有人要出一百万美元给“洪门”,并给赵炳贤三十万,要“洪门”降下屋顶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改挂五星红旗。但赵炳贤表示,中华民国国旗诞生于“五洲洪门致公总堂”,只要他在“洪门”盟长这个位置上,任何人都休想让“洪门”改旗易帜。

本文开头写道:“洪门”是华人世界最大的帮会组织,其在中国近代史上占有重要一页。世界各地以“洪门”为名的帮会有五十多个,都是百年前本着同一种信念、同一种宗旨而建立。旧金山“洪门”虽说是“洪门”正朔,却不能号令其他“洪门”组织,也不能左右其他“洪门”组织的政治立场。目前海外各国“洪门”状态是:称自己为革命组织的已经少之又少,它们放弃了“洪门”的革命理想和革命传统,将“洪门”等同于一般的互帮互助的社团;有的则投进了中共的怀抱,被中共列入“爱国侨团”的名单;也有极少数如发表《香港今日之祸敬告天下洪门昆仲书》的“洪门·中华民族致公文化总会”那样,为虎作伥、助纣为虐,成了专制统治者的帮凶。因此七月二十一二日香港元朗黑社会暴力殴打“反送中”事件,有香港“洪门”成员参加,才使得赵炳贤如此痛心疾首。

目前赵炳贤所要做的,便是维护“洪门”的革命精神,保持“洪门”本色,规劝那些背离“洪门”革命精神的“洪门”组织回到革命的“洪门”中来,与成为中共帮凶的“洪门”划清界线。赵炳贤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支持港人“反送中”,谴责黑社会在元朗殴打市民,这篇报导获得一万一千人转发,可见人们对“洪门”在“反送中”的立场非常关注。

“洪门”帮助孙中山推翻满清皇朝建立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中华民国,中华民国在大陆被中共颠覆败退台湾。赵炳贤认为,中共建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极权专制的复辟,并且比历史上任何专制政权更加野蛮和残暴,“洪门”的理想仍未实现,“洪门”的任务尚未完成,有旧金山“洪门”在,就有辛亥革命的精神在。在有着深厚辛亥革命土壤的美国旧金山,“洪门”仍是一百年前的“洪门”,赵炳贤就象是一百多年前支持和帮助孙中山的“黄三德”。可惜的是,赵炳贤至今未能等来高举“反共复民”大旗,团结国人和海外华人,向中共专制政权发起攻击的“孙中山”。

议报
2019.10.11

阅读次数:1,13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