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10月7日-10月13日)

Share on Google+

2019年10月13日

编者:香港反送中社会运动已经持续四个月,而《禁蒙面法》生效一周以来,香港的抗议并没有停止,抗议活动令香港陷入1997年以来最严重的危机,同时也是习近平上台以来遇到的最大挑战。随着香港抗争运动的深入,中共害怕香港的抗争之火会延烧至内地,由此对舆论的管控及维权界的控制再次加强,本周再有吉林省辽源公民王颢达因在微博上发布其戴黑色口罩及眼罩,做出用打火机点燃国旗的动作的照片于10月7日被当局抓走;贵州退休教授黄椿因转发香港示威图片被行政拘留10天脱光衣服侮辱关押在武警基地;重庆市江津区青年民运人士代露被传唤时警察强行查验其手机,发现手机里有香港反送中游行的图片被以“寻衅滋事”为由行政拘留10天。在如此的高压之下,大陆公民仍纷纷以蒙面图片的方式支持香港。

本周黄琦被变相剥夺聘请律师的权利;深圳杨美案邓洪成、丁岩、刘卓华、王建华、肖兵、王军、李江鹏等人被超期羁押三年未判,被剥夺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两个案例都是开庭时没有自主聘请的律师出席,家人无法了解案件的进展及在狱中的健康状况。尤其是黄琦被羁押后身患多种危及生命的重症,被判12年重刑后因没有律师介入上诉遇阻,外界已经10个月没有他的消息。本周邓福全被刑事拘留后关押在精神病院强行灌药,是中共迫害良心犯的另一种手段,应该引起各界的高度关注。

大陆的反抗者都非常关注香港的社会民主运动进展情况,在中共拼命挤压大陆公民社会的生存空间,民间社会进入寒冬之时,如何打破中共的管控,重新建构起活跃的公民社会,是需要认真思考及探讨的课题。

一、“全球蒙面 支持香港” 国内外华人蒙面支持香港。自上周林郑政府强行通过《禁蒙面法》以来,香港示威者仍在继续抗议。为了反对《禁蒙面法》的继续实施和支持香港市民的反抗运动,中国大陆公民及流亡在世界各地的华人以蒙面照片的形式明确表明“全球蒙面,支持香港”的勇气和支持香港社会民主运动的决心。

香港反送中社会运动持续四个月以来,港府在罔顾民意、警权滥用、和平示威者遭到殴打抓捕、对话毫无诚意、无视抗争诉求、香港社会撕裂的情况下实施“禁蒙面法”,不仅不会令抗争运动停止,反而会激化社会矛盾,加剧民间冲突。

二、四川维权人士邓福全刑拘结束后被关进精神病院强制灌药。四川南充籍维权人士邓福全自2019年8月16日被抓后一直音讯全无,10月8日外界才得知,邓福全被抓捕后先被刑拘一个月,接着被送进南充市第二精神病院关押,期间多次被强制灌药“治疗”,处境非常令人担忧。

自习近平执政以来,中国局势朝着越来越偏左的路线行进,大量政治异见者、宗教人士、维权人士、藏人、维吾尔人等被中共当局以类似于口袋罪的寻衅滋事罪或扰乱公共秩序罪等罪名抓捕,有些人被投入精神病院长期禁锢并喂药,有些人被判刑或遥遥无期地在看守所拘役。

三、数年前言论也成罪状 贵州退休教授黄椿被拘留。贵州民族大学退休教授黄椿早前因在微信及推特上,转发有关香港示威及“六四”图片,据处罚决定书中指,2016年10月至2019年5月,黄椿使用推特及微信帐号多次在网络上发布虚假信息,混淆视听,被以“扰乱社会秩序”处以行政拘留15日。然而,她并未被羁押在拘留所,而是被关押在贵阳武警部队驻地。

自由亚洲报道称,黄椿被羁押在贵阳龙洞堡机场与乌当区交界处的武警部队驻地,听说那个地方关了上万人。外面是围墙、铁丝网,电网。新疆设立的职业教育培训中心设有围墙、铁丝网,而黄椿描述的贵阳武警部队驻地与新疆政治教育营有部分相似。令人有理由相信中国的羁押场所正在逐渐扩大。从2018年起中国武警部队改由中共中央军委集中领导。这意味着从此武警部队与国务院行政机关脱钩,不受地方公安管辖。

四、维权人士陆祚钰报案反遭扣押移交地方政府驻京办。福建省南屏维权人士陆祚钰10月11日在北京针对9月底被绑架一事报警,反而被警察扣押五个多小时后交给福建驻京办人员。当晚福建宁德驻京办人员赶到右安门派出所将其带走。此前“十一庆典”期间,她就曾被关押在福建当地一处“黑监狱”长达一星期时间。

公民被肆意绑架限制人身自由,报警后反遭扣押并移交绑架者,陆祚钰的遭遇是许多上访维权人士所面临的处境,因争取公民权利而上访维权,结果被绑架、关黑监狱、拘留和判刑,成为地方政府重点打压的对象。

五、陕西民运人士刘辉十一期间在广州被强制遣返 手机证件遭扣押。陕西省延安民运人士刘辉十一期间与外界失联多日外外界才得知刘辉在广州时被国保部门控制并遣返回陕西老家,刘辉被押回延安老家后交给当地派出所及维稳部门严密管控,手机身份证被扣押,严禁外出,无法与外界联系。

公民没有触犯任何法律,却被无故限制人身自由及通信自由,中共偷换概念将人权定义为“生存权、发展权”,即使如此,如果公民连最基本的人身自由权利都没有,那么到哪里去奢谈其他权利?

六、广东佛山李碧云姐弟三人被诬陷盗窃罪一案将于10月15日开庭。广东佛山市顺德区维权人士李碧云、李彩云、李添强姐弟被当地政府诬陷涉嫌“盗窃罪”一案,将于2019年10月15号上午在佛山市顺德区法院第三法庭开庭。所谓的“盗窃罪”即2019年2月4号,李彩云与李碧云在当地花市堆放杂物的地方看见一个被丢弃的洗手盆,李彩云确认没有人要后打电话叫弟弟李添强带回家,李添强并没有将洗手盆带回家而是放在家附近的马路边,至三人被捕时都不知道洗手盆的去向。为此李家三姐弟已被关押七个多月。

分析人士认为,当时正值2019年两会前夕,佛山政府是在找借口抓捕李碧云等人,该案属于赤裸裸的污蔑构陷。李碧云是容桂乡容里村居民,多年前带领当地村民进行土地维权,并参选当地人大代表、村委会主任等职位,当选后被当地政府黑社会组织强行否认,并遭到严厉打击报复。

七、重庆民运人士代露因手机内存有香港游行图片被拘留10天。重庆市江津区民运人士代露本月2号被辖区派出所警察传唤,警察在强行查验其手机时发现有香港反送中游行的图片,并认定代露曾在微信群里发布过这些图片,随后代露被以“寻衅滋事”为由行政拘留十天。

代露是一位八零后泛蓝联盟资深参与者,长期积极推动中国结束专制、走向民主,因为坚持表达政治诉求,此前曾多次被重庆公安约谈、传唤、拘留。

八、母亲遭软禁无法签委托书 黄琦被变相剥夺聘请律师权利。“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自2016年11月28日被警方带走,2018年12月最后一次获得律师会见后再没有任何一位律师能成功会见,包括黄琦案于2019年1月14日庭审及7月29日被四川省绵阳市中级法院一审以“故意泄露国家秘密、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秘密判处有期徒刑12年,都未能有律师介入。四川当局口口声声告诉黄琦母亲可以自主为黄琦聘请律师,然而却非法限制其人身自由,有人权律师欲代理黄琦案准备与蒲文清老人见面时却被强行带往派出所关押讯问。因没有辩护律师,宣判后黄琦只能自行上诉,然而上诉过程受到重重阻碍,上诉书无法直接送达四川省高级法院。

黄琦被羁押后,患有高血压、高尿酸血症、脑积水、慢性肾功能衰竭、肺气肿等多种重病,这已经是黄琦第三次因倡导人权及捍卫言论自由而身陷囹圄。

九、深圳杨美案邓洪成等人被超期羁押三年未判。2016年11月邓洪成、丁岩、刘卓华、王建华、肖兵、王军、李江鹏等人被深圳市公安局抓捕,七人于2018年5月28日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到深圳市中级法院,并被拆分成四个案件分别于2018年8月6日、9月18日、11月27日和2019年4月2日开庭审理,截止目前七人已被关押长达三年之久但案件未判决。邓等人被抓捕后,家属为各人委托了辩护律师,但深圳公安以各种理由逼迫委托人和家属解除了自主委托的辩护律师。七人开庭时均没有通知家属旁听。

深圳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几位仅聚在一起吃饭讨论时事的公民,并在抓捕当事人后封锁一切消息,故意制造恐怖气氛,完全违背了依法治国、公开透明审理案件的基本原则,试图借此打压公民讨论时事和参与政治的权利。任何人被采取强制措施后均有权自主委托辩护人,深圳当局逼迫当事人和家属解聘律师的行为违背了法律规定,侵害了当事人有权获得辩护的基本人权。深圳当局开庭后长时间不审不判,使当事人无端被长时间羁押,违背了任何人有权获得快速审判基本权利和无罪推定的规定。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阅读次数:96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