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光:蔡元培校长对“五四”学生的护庇

Share on Google+

作家沙光 2018-04-25

“五四”运动时期,蔡元培任职北京大学校长。学生们火烧赵家楼,痛打驻日公使章宗祥等等。

时任京师警察厅总监吴炳湘与“泰威将军”李长泰带领警察和军队前来抓捕学生。由于学生中运动的主力已经撤离,警察只在曹家附近并沿途逮捕了没能跟上队伍的32名学生。

其中,北京大学20名学生被捕,北京高等师范学校8名学生被捕,工业学校2名学生被捕,中国大学1名学生被捕,汇文大学1名学生被捕。

时任北京大学校长的蔡元培惊悉北平有32名学生被捕,立即亲自联络北京高等师范学校、工业学校、中国大学等大学的校长,前往警察厅要求保释学生。警察厅总监吴炳湘虽立即答应了释放学生,但对于释放学生提出一个明确的条件:不再罢课,立即复课。

蔡元培校长答应配合警察厅动员学生复课,同时表达了自己的担心,“我们复课后,你警察厅若反悔不放学生怎麽办?”吴炳湘非常诚恳地向蔡元培校长发誓说:“如果复课而不放学生,我吴炳湘就是你们终生的儿子”。

于是,蔡元培让学生领袖罗家伦等连夜通知学生次日复课。警察厅派专车送学生回北京高等师范学校门口,获释的学生们一下车就被前来迎接的师生给带上了大红花,甚至被抬起、举起、拍照,如同欢迎勇士凯旋归来。

清末首任巡警部长(近代中国一号警察)的中华民国大总统徐世昌,曾给被捕学生送去食品和日用品等。警察厅总监吴炳湘带着校长们的诉求去见徐世昌要求释放学生时说:“若是一定不放,北京的秩序如果紊乱,我可不负责任,并且我即刻辞职,请总统另选贤能。”

遭到学生痛打的驻日公使章宗祥也原谅了打他的学生们,并且让自己的夫人亲自出面,具保学生释放。

只有曹汝霖因老宅被烧而起诉为首的学生,要求赔偿。不料,5月13日竟然有16所学校中的5千多名学生自愿当被告。

检察厅认为:“虽警察有目睹学生用火柴燃烧窗户之举,及曹宅仆人供有学生用报纸汽油将围屏点着,始行起火等,但究竟何人放火及起火当时该被告等是否在场,均称不认识。许德珩等被诉放火一罪,证据均嫌不足,不起诉。”最终,曹汝霖败诉。

在当时,总统、警察厅总监、教育部部长、法官、校长们皆对学生报以宽大胸怀,宽容备至。

鉴于学生好不容易复课而不敢再处分,于是,政府决定对蔡元培校长作出解职决定。蔡元培内心非常清楚校长必须为自己的学生们担责,欣然地接受处分。为避免学生们知道校长因受他们的牵连被解职而再次罢课,蔡元培悄悄地离开了北京。时过不久,恢复了职务。

蔡元培校长在抗议政府抓捕学生的辞呈《不愿再任北京大学校长的宣言》中表示:“我绝对不能再作不自由的大学校长:思想自由,是世界大学的通例。”

百年时间飞逝矣,今人怎不心叹然!

凭阑北大空犹在,扼腕师无蔡元培!

近日,一名学生仅仅行使了自己的公民权利,依照法律要求学校对相关事件公开信息,居然陷入了百般困厄之境。

一个容不得任何质疑声音的大学,与“思想自由之世界大学的通例”毫无干系。

哀哉!蔡元培精神今已荡然无存!

阅读次数:87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