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争取真普选运动升级为“占中”后,中共为了证明这是一场由外国“敌对势力”操纵的“香港版颜色革命”,制造了一个“不给和不要”的谎言。《人民日报》断言:“150多年间,自诩民主典范的英国没有给过香港同胞哪怕一天的实在民主。”大陆的“五毛”们把这句话发挥成格式化的网上跟帖语言:“150多年都没有向英国要普选,为什么今天才要普选?”

为了揭穿中共的谎言,台湾《自由时报》以“英国释出历史档案揭露中国断港民主道路始末”为题,《纽约时报》以“北京曾多次反对港英政府引入选举”为题,《华尔街日报》以“解禁外交文件显示周恩来不允许英国给香港民主”为题,以正视听:英国国家档案馆公开的一些文件显示,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管治香港的殖民总督多次寻求推行民众选举,但迫于中共领导人的反对和威胁,最终放弃了香港民主自治的努力。

早在这些“敌对势力”的报纸拿出英国国家档案之前,香港专门研究战后香港政治及社会史的民间学者毛来由,亲自到英国国家档案馆找到了那份文件(FCO 40/327),文件显示,1958年1月30日,周恩来会见访华的英国Lieutenant Colonel Cantlie时,希望Cantlie向当时的英国首相麦美伦转达以下说话:“任何将香港变成自治领(作者按:一如新加坡)的行动,中国均会视之为非常不友善的举动。中国希望现时香港的殖民地政治状态,丝毫不变。”文件还显示,1960年10月29日,当时出任华侨事务委员会主任的廖承志,与香港工会代表访京团聚会时警告英国,如果在香港推行民主自治“我们将毫不犹疑采取积极行动,解放香港、九龙和新界。”

如果说这是“敌对势力”的媒体在配合“占中”而造谣,那么笔者就抛开这份英国国家档案,用其它历史事实来揭穿“不给和不要”的谎言。在二次大战结束后,英国在绝大部份殖民地都实行政治改革,逐步建立由当地公民普选产生的政府,以达至独立(如马来西亚),或自治(如1959年的新加坡、今日的直布罗陀)。这里所讲的自治,是指除了国防外交由英国负责外,所有事务都交由当地民选政府全权处理。为何香港会成唯一的例外呢?这里的特殊原因是多反面的。

除了英国国家档案显示的特殊原因之外,还有香港在英国手里是个“烫山芋”的原因,英国只想把香港尽快归还中国,无心在那里搞民主。这不是“敌对势力”媒体说的,而是中共的喉舌媒体自己说的。2011年4月19日,《环球时报》以“英国公布绝密档案,曾想提前30年归还香港”为题,披露上世纪60年代末,英国曾两度考虑提前归还香港。

《环球时报》说英国第一次考虑提前归还香港的原因是:“1966年文化大革命在中国内地爆发后,逐渐波及到香港。许多香港左翼人士(香港共产党)学习大陆的红卫兵,手持毛泽东语录,高喊口号,上街游行示威,引起了英国殖民当局极大的恐慌。为镇压工人运动,殖民当局制造了一起血案,造成大量平民死伤。流血惨案发生后,由于担心中国政府会进行报复,英国政府开始考虑撤出香港。1967年,英国政府出台一份文件称,如中国军队入侵,英国应部分撤离香港,即把殖民政府的相关人员撤出香港。1967年5月17日,在一封给当时香港总督戴麟趾的电报中,英国外交大臣明确指示说,‘或许我们撤出香港的时刻已经到来了’。”

《环球时报》说英国第二次考虑提前归还香港的原因是:“1969年3月,英国内阁下属的香港问题部长委员会起草了一份绝密报告,建议迅速与中国进行非正式接触,应在不晚于80年代早期与北京就香港问题达成统一。这份报告的另一个重要内容是,如果文革继续升级,来自中国的压力持续增大,英国在1969年就应撤出香港。1967年1月,在澳门左翼运动的压力下,葡澳殖民政府一度提出归还澳门。受此事鼓舞,香港左翼人士要求英国‘滚出香港’的呼声越来越高。在此背景下,这份绝密报告指出,‘在当地共产主义者的长期精神压力下,我们或许不得不撤出。’报告还认为,如果有中国在背后支持,则更应该严肃考虑撤出计划。因为中国完全可以用一些经济手段来搞垮英国在香港的统治,如发动罢工或者断绝香港的食物和水的供应。报告甚至无端臆测说,中国会采取一些政治行动,如公开鼓励香港共产党及其支持者的暴力和颠覆行动。报告称,如果出现这种情况,英国根本无法维持在香港的统治,不得不撤出。”

《环球时报》的文章还批评“英国政府在香港民主问题上的虚伪性”:“报告显示,英国当时坚决反对在香港进行自由选举,因为他们担心左翼会在大选中获胜。这与英国后来在香港回归前的态度截然相反。按香港总督麦理浩的话说,当时在香港举行自由选举,‘如果共产主义者获胜,那将是英国统治的终结。而如果是民族主义者获胜,也将带来共产主义’”。

《环球时报》的这篇文章可以反证,不是英国不给香港民主,而是文化大革命断送了香港的民主进程,香港共产党的捣乱使英国无法在香港实行民主自治,英国只能维持现状,避免香港内乱和中共动用武力,避免在归还香港时失去与中国讨价还价的筹码。

150多年间,香港人没有要过民主吗?香港人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对殖民管制的抗议,远的不说,“争取八八直选”运动就是要民主的运动。1984年香港政府发表《代议政制绿皮书》,研究在香港发展代议政制,其中提及到香港立法局最终会引入直接选举议席。而于1985年,香港立法局亦首次引入间接选举议席。到了1987年5月27日,香港政府发表《1987年代议政制发展检讨绿皮书》,就香港代议政制的发展作出检讨,并向市民咨询对1988年于香港立法局引入直接选举议席的意见。根据当时的多个民意调查,支持直选的市民约为六成至七成。同年9月底,由超过100个香港民主派人士组成的民主政制促进联委会于维多利亚公园举行“争取八八直选集会”,逾万名市民参加。11月,香港政府公布由自行成立的民意汇集处,并委托调查机构就八八直选进行了民意调查。当时,民意汇集处把民意分成团体及个人意见、民意调查、和签名运动三类。政府认为“团体及个人意见”及“民意调查”中反对占多数,而“签名运动”虽然赞成意见占绝大多数,但“没有参考价值”,因而得出显示“有七成市民反对八八直选”的结论。由于这个结果与其他同类型调查的结果差异很大,引起了当时舆论的哗然,亦遭到民主政制促进联委会谴责玩弄民意。当时的94270份反对意见中,有73767份是预先印制而内容相同的标准信件,却被政府判定为73767个反对意见。

事实上,中国政府与英国政府达成了一个肮脏的交易,出卖了香港的民主。在最后一任港督彭定康离任后的回忆录中,彭证实了殖民地政府当年是刻意扭曲民意,玩弄数字,原因是中英双方已达成秘密共识,若咨询结果能显示市民并不要求八八直选,则中方会把最终引入直选的承诺写入《香港基本法》中。就是这次出卖,埋下了香港社会稳定的定时炸弹,也埋下了香港公民抗命运动的种子,今天的“争取真普选”运动是“争取八八直选”运动的接续和升级,而绝不是被中共妖魔化的“颜色革命”。

1987年的“八八直选”仅仅过去27年,中国大陆人就把它遗忘了。被遗忘的还有仅仅过去25年的“六四”,大学新闻专业的学生不知道刘宾雁是谁。因为中共可以把中国人的集体记忆从大脑中抹去,所以它才敢肆无忌惮地制造谎言。1992年10月,香港总督彭定康发表了任内第一份施政报告,报告提及政改方案,表示即将改革立法局的选举制度,除了要“两局分家”,取消所有委任议席,并新增九个功能组别议席(新九组),使所有在职人士都有资格投票(变相使这九个议席成为直选议席),以加快香港的民主步伐。但中国政府竭力阻挡,并声言将在香港主权移交后取消这些改革。翻开当年的大陆报纸,满篇都是指斥彭定康“别有用心”,骂他是“毒蛇”、“小偷”、“娼妓”以及为民主派跳“最后探戈”,当中,时任港澳办主任的鲁平更斥责彭定康是“千古罪人”。

尽管受到中央的强烈反对,彭定康的政改方案仍然成功地在1994年6月30日获立法局通过,并在1995年香港立法局选举中落实。但中央则表明放弃“直通车”,不会让在1995年当选的立法局议员过渡到特区立法会。

150多年,英国没给过香港民主,香港人也没要过民主,这天大的谎言与事实不符,与逻辑也不通,就像指斥一个60岁才结婚的老光棍:你年轻时都没要媳妇,为什么现在才想起来要媳妇?老光棍只能说“这是敌对势力指使我干的”。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11/9/2014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