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史随笔(之二)

在厦门,听导游小姐讲了一个笑话:中、美、日三国朋友在海上遭遇风暴,需要减轻轮船的负荷。美国人把贵重物品扔进大海,并且说:“美国有的是钱,扔掉这些物品不算什么。”日本人把电脑、电视机、数码相机扔进大海,并且说:“日本有的是电子产品,扔掉这些东西不算什么。”中国的上等人把几个普通中国人扔进大海,并且说:“中国有的是人,扔掉这些人不算什么。”这个笑话形象而又不免夸张地描述了中国人轻视人的价值、人的权利以至人的生命的劣性文化传统和至今仍然存在的社会弊端。

回到西安,我向一位考古学者转述厦门导游小姐所讲的笑话。考古学者向我提供了中国不重视人的价值的历史证据。例如:就古代器物纹饰来说,在希腊罗马文明中,人物数量最多也最精美;在伊斯兰文明中,几乎是清一色的植物纹和几何变形文;中国文明介于二者之间,植物纹最多,动物纹次之,人物纹最少。就绘画来说,中国的人物画远不如西洋人物画精巧和有价值。

中国几千年来的文明史,也可以说是战争史和杀戮史。孟子说的“争城以战杀人盈城,争地以战杀人盈野”,是记实而不是艺求的夸张。历史学家葛剑雄的研究表明:中国历史上的分裂时期远远超过统一时期,战争年代远远超过和平年代。战乱必然伴随着灾荒,数以百万、千万计的中国人战死、饿死、病死。以陕西地区为例,在60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就有人口40万-50万。西汉末年,全国人口5000余万,陕西340万。在三国、魏、晋、南北朝期间,陕西和河南成为各民族暴君争夺地盘和角逐皇权的最大屠场,到公元529年的北魏时期,只留下20万人口;元代有1312万人,明初又降至40万人。宋元话本常常引用当时的一句民谣:“宁作太平犬,不作乱离人。”当人的追求底线已经降到犬的时候,那里谈得上人的价值、人的权利、人的尊严呢?

辛亥革命以后建立起来的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不过是变了颜色的龙,换了招牌的中华帝国、中华官国、中会军国;普通中国人仍然处于无价值、无权利、无尊严的境地。正象当代诗人江婴吟咏的“民国何曾民有国,九州自古一囚城。”“天翻地覆狂欢后,总把新奴换旧奴。”

在当代中国,毛泽东说“世间一切事物中,人是第一个宝贵的。”似乎很重视人的作用。但是,他重视的是人的什么作用呢?毛泽东说:“中国人口众多是一件极大的好事。再增加多少倍人口也完全有办法,这办法就是生产。”可见,他重视的只是人手,而不是人口,更不是人脑。人,除了有一双能劳动能生产的手以外,还有一张口和一个脑袋。人的口有两大功能,一是吃饭,二是讲话。人的脑有一大功能,就是思想。人之异于禽兽者,就是能够思想,并且能够通过口讲、手写,把思想表达出来。只有解放了人的脑袋,解放了表达思想的口和手,人们才能创造性地出主意,发议论,创造性地进行生产和工作,创造性地进行科学研究和文学艺术创作。创造性地进行科学研究和文学艺术创作。如果给人的脑袋戴上紧箍咒,给人的嘴巴贴上封条,给人的手脚戴上镣铐,那是不可能发挥人的积极作用的。

所以,我们说尊重人的价值,人的权利,不是只讲人手论,而是要讲人口论,人脑论,人身论。要保障人身的生存权、安全权、发展权,医疗保健权。要保障人口的吃饭权和讲话权,要保障人手的劳动权、工作权和休息娱乐之权,特别是要保障人脑的思想自由、表达自由、信仰自由。现在,人们常说中国国情、中国特色,讲得最多的国情和特色,就是人口众多,居世界第一位。善于体察中国这个最大的国情,善于发挥其积极作用和辟免其消极作用,就能促使中国走向民主、富强、繁荣,并为人类作出最大的贡献。

除了坚持计划生育和优生优育以外,首先要把不尊重人改变为尊重人,尊重每一个中国人的个人价值,个人权利、个人尊严,彻底解除对人脑、人口、人身的一切不合乎人性、不合乎国际公法、公约和中国宪法的禁锢与摧残。

同时要全面提高人的素质:要普及义务教育以扫除文盲;普及公民教育以扫除不懂和不会维护公民权利并的法盲;普及最必需的科学技术知识以扫除科盲。在三个普及、三个扫除的基础上,发展卫生保健事业,发展高等教育、义务教育、职业教育和科学文化事业。现在,国家在教育保健和科学普及、科学研究方面投入太小,不如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而且商业化严重,不利于占人口大多数的弱势群体受教育学科学和接受医疗保健。这是很大的失策。今后,应该争取把教育、科学和医疗保健方面的国家投入提高到初步发达国家的水平,真正实现“科教兴国”的国策。宁可少建一些豪华街道豪华商厅和豪华住宅等“面子工程”,也要把教育、保健和科学事业搞上去,追赶发达国家的水平。

总之,尊重中国人的价值,争取和保障中国人在思想、言论、劳动、工作和人身方面的合法权利,全面提高中国人的素质,让中国人都能手脑并用,手口并用地发挥其在经济、政治、思想文化方面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中国人口众多就不再是沉重的包袱,而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生产力,是维护世界和平、保护人类生态和政治、文化生存环境、促进人类共同发展进步的最强大的积极力量。

《议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