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史随笔(之六)

近十余年,一些历史小说家和影视剧作者把清朝的帝王将相炒作到狂热的程度,美化到颠倒历史是非的程度,流毒全国,贻祸子孙后代,急需历史学家和文艺评论家们出来拨乱返正,正本清源。影视和小说炒作得最多、最厉害的是乾隆皇帝。

炒作乾隆的人,无非由于他有“十大武功”,而且在乾隆中期经济发展、国库充盈,这都是从国家主义立场出发的,如果从人权和人民的利益出发,在他的“十大武功”中,两讨金川是对国内少数民族小题大做的残酷镇压,征缅甸、征安南是对弱小国家的武装侵略,只有讨平准噶尔和回疆,使新疆正式纳入中国版图,从国家主义、大民族主义的立场来说,对中华民族的发展是有利的,从人权的角度也难说是好是坏。大兴文字狱,绝对是反人权、反文明的罪恶。据统计:清朝从康熙到乾隆三朝共制造“文字狱”160余起,仅乾隆一朝就制造了130余起。还有六次下江南,为了个人游乐,大肆劳民伤财,正像《红楼梦》中说的“银子花的淌水似的,甚么罪过也说不得了。”

在乾隆晚年,据户部奏报,全国各州县的府库已经空虚,国家财政入不敷出,吏治也越来越坏,乾隆宠幸最隆用事最久的的古今第一大贪官和珅私人财产的一部分就值银二亿二千万两,相当于当时国家三年的财政收入;全部财产估计有八亿两,相当于国家十余年的收入。白莲教教的大起义和海盗的猖獗,就发生在乾隆末世,到嘉庆时期酿成大乱。

由此可见,乾隆皇帝在他执政初期,一度纠正雍正的暴政,实行了一段“以仁德治天下”的治国方略。乾隆后期,暴政很多,弊政也很多,算不上什么“乾隆盛世”。

网路文摘——674 Mar 16, 2004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