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月,北京当局为了对付一个韩东方,不惜违反国际和大陆的法律,闹出一系列令人啼笑皆非的愚蠢之事来。

九月份,因为国际奥委会将在摩洛哥确定哪个城市举办二零零零年的奥运会,北京当局志在必得,尽管专制政权在大陆可以为所欲为,但在对付国际会议按民主程序投票决定之事就显得无法控制,无能为力。于是表演出一系列的蠢事,增添了更多的令人瞠目的大字标题。

例如:提前释放魏京生,过一天又释放了吴学灿和翟伟民,这本来是件好事,但由于选择的时机不对,减刑的期限极短,又离奥运会委员代表大会表决的日期太近,世界舆论同声指责只是以人质为筹码换取奥委会的赞同票,简直是光天化日之下推行一种政治交易,与改善人权无关。于是得分变成失分。

既然有气魄提前恢复魏京生的自由,只因魏京生有中国的萨哈罗夫的荣名,各地记者都想亲聆风采,先睹为快,专制的劣根性又使北京当局手忙脚乱,既不能拦阻或扣押闻风而来的外国记者,堵众人之嘴难,堵一人之嘴容易,好在魏还是犯人身份,身不由己,乃设计魏京生藏匿在郊区一个角落里,恢复自由的最大目的之一本是自由地与家人团聚,而中共只允许家人来到指定的警卫森严的神秘地方,让魏与弟妹见面,这跟魏关在唐山监狱中有什么两样?这种拙劣的表演不能不使舆论大哗,同样使蒙地卡罗委员们看出中共在人权方面并未改善,而是弄虚做假骗骗外国人罢了。

偏偏在这个关键时刻,北京奥运申办主任张百发过早泄露了一个秘密,他于九月十七日向媒体指责美国国会愚蠢,因美国众议院通过决议反对北京申办二零零零年奥运会,中国将杯葛一九九六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作为报复。这番谈话犹如泼妇骂街,完全违反奥运奥林匹克的费厄泼赖(FAIR-PLAY)精神,给国际奥委会的投票倾向只会雪上加霜。

中共一方面以恫吓手段向国际奥委会施压,一方面又许诺:凡在蒙地卡罗奥委会上投了北京一票的委员,将在长城入口处的石碑上铭刻他们的名字,以志纪念。可见中共为了争办奥运会,已到了不择手段、失魂落魄的地步。北京当局有所不知,外国人并不稀罕在石碑上留名,何况自己的名字刻在那样的石碑上,不论成或败,都是丢人现眼的耻辱柱!即使北京被选中,人们将把这个功劳记在中国的萨哈罗夫头上,北京奥运会的跨世纪的绝对冠军是魏京生,你等着瞧吧,历史就是这样的捉弄人的。

鲁迅有句名言:“专制使人麻木”,这是指“人民”而言,对于专制的当权派来说,那就是“专制使人愚蠢”,仅根据近十五年的考察,从给魏京生判重刑,罢黜胡、赵两个总书记以及八九年镇压民运,发布通缉令捉拿逃亡学生,长江三峡工程上马等等,都属于令人齿冷的愚蠢之事!即使聪明人一登专制的宝座,就变得智商低下,一意孤行,出尽洋相!也就是气数将尽,处于世纪末的社会主义孤儿的败落相!

(一九九三年十月号《北京之春》)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