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大义”灭夫

Share on Google+

《政治运动众生相》连载之六

S市有两位抗日战争初期加入共产党的女干部:L和J。L是局长,J是处长,他们的丈夫担任更高的职务。

“文革”中,L的丈夫,没有自首叛变问题却被打成头号叛徒。他不能忍受造反派对他人格的侮辱,上吊自杀。在另一个地方受审查的L被造反派叫回来收尸。她见到丈夫的尸体,没有流一滴眼泪,却狠狠地打了两巴掌,一边打,一边骂:“可耻的叛徒。”

J的丈夫,是省级社会科学研究所的领导人,J带着崇拜的心理同丈夫结婚,婚后,还对我当面表示:“我同他的水平相差很远,和他结婚,是想在政治上和理论上得到他的帮助。”可是。丈夫被打成“走资派”和“反动学术权威”以后,J就同他划清了界限。当时,我被和社会科学研究所同院的另一个单位揪去批斗,我同J的丈夫悄悄讲过几句话。J的丈夫说:“最痛苦的不是群众的批斗,而是亲人的背叛。”后来,在研究所的一次批斗会上,J跑上台去,打了丈夫两个耳光,一边打,一边骂:“你这个反革命,你这个老和尚,你这个假男人。”J所以要骂丈夫是老和尚、假男人,是由于他的丈夫有性功能障碍。她不惜暴露夫妻之间的隐私,是为了说明,他们不是真夫妻,丈夫的问题不应该牵连到她自己身上。正是妻子的两个耳光和三句谩骂,使那位忠厚老实的丈夫觉得活不下去,当天晚上就上吊自杀了。1970年夏季,我们被送到“五七干校”劳动和继续审查,J是干校另一个连队管理受审查干部的副连长,她假装不认识我,我也不去高攀。夏收开始以前,J在全连大会上说:“希望大家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打好夏收这一仗。我有病要回去休息了。”后来,J的丈夫得到平反昭雪,组织上发了一笔抚恤金。J这个逼死丈夫的人,又以受迫害者家属的身份去领了抚恤金。

《议报》第38期 20020419

阅读次数:81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