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背叛欧盟精神:匈牙利如何走上反难民之路?

Share on Google+

本文为作者“欧洲难民故事”系列之十八

很多欧洲人难以忘记,2015年难民潮时,匈牙利当局所表现出的令人不齿的狠毒行为。当时匈牙利在边境树起刀片刺网,阻拦借道的难民。警察动用高压水炮和催泪弹,凶暴地与难民扭打。一个匈牙利女记者在采访时,居然用脚踢一个女孩和一个抱幼童的男子。更有右翼匈牙利议员在推特上恶意侮辱说:不如用猪头阻止穆斯林难民涌入。

这是整个欧洲和人性的耻辱!被惊呆了的“老欧洲”(包括西欧与北欧等盟国)简直无法理解:1956年苏共血腥镇压匈牙利起义时,曾有20多万匈牙利人流亡西欧。他们当年逃难的那条“自由之道”,正与当今难民过境的路线部分重叠。

然而,就如联合国人权专家所指出的:匈牙利政府违反国际人权法所规定的义务,煽动“敌对、仇外心理以及针对移民、寻求庇护者、难民和其支持者的歧视”。

回顾历史,匈牙利曾在二战时跟随希特勒残酷迫害犹太人,今日奉行的种族主义政策更多针对穆斯林难民。现任匈牙利总理欧尔班曾是反抗苏共专制统治的“民主斗士”,如今却被人称为“小普京”。正是欧尔班大搞“非自由民主”,令匈牙利在民族主义旗帜下排外仇外。在接受欧盟大笔资金援助的同时,匈牙利成为反欧盟价值的急先锋。

那么,被认为是“无牙老虎”的欧盟,除了头疼,还有什么办法惩治这个忘恩负义的背叛者呢?

动用尚方宝剑,左右联合惩叛徒

幸好,在欧盟走向一体化、自我完善的进程中,曾于2009年制订了一个《里斯本条约》。在该条约第七条里规定了有关惩罚的措施:凡严重违反欧盟价值观的成员国将遭到制裁,可以剥夺其在欧盟的投票权,被撤销所有援助,直至被开除出欧盟。欧盟价值观体现在“哥本哈根标准”中,即:所有成员国都必须坚持自由民主制度、法治、尊重人权、保护少数群体。

多次警告匈牙利之后,“无牙”的欧盟终于动用了这把尚方宝剑。2018年9月,欧洲议会以448票对197票通过动议,同意援引《里斯本条约》第七条对匈牙利的“民主倒退”启动制裁程序。

这个令欧洲媒体一片叫好的动议,来自荷兰绿党议员朱迪丝•萨尔根提尼。绿党属于欧洲左翼,但这个动议的通过却不能说只是左翼的胜利,而应该看作是整个欧盟捍卫人权的胜利。因为,相当一部分正派的右翼议员也投票支持制裁匈牙利。

在此之前,欧洲政坛影响力最大的中右政党联盟——欧洲人民党(EPP)宣布:中止匈牙利执政党“青民盟”在该党团内部的权利。作为欧洲的一个传统跨国党团,EPP领导层里有著名的德国首相默克尔、欧洲理事会主持图斯克。他们当初拉匈牙利进入“青民盟”,是为了占据欧洲议会的多数地位,但后来匈牙利反民主法治和仇外民族主义加剧,令原来拉拢庇护他们的中右派和基督教民主党人忍无可忍。因此,EPP只能忍痛割除毒瘤,大部分中右议员还与左派一起投票制裁匈牙利。

这个史无前例的制裁虽然有一定的威慑作用,但要将动议变成决议,还需要欧盟成员国一致同意。由于同样坚决反难民的波兰等前东欧共产党国家已表态站在匈牙利一边,这样,真正惩治匈牙利还有一定的难度。

这是欧盟制度上的一个缺陷。当年欧盟的创始人未曾考虑到成员国有“开倒车”的可能,所以在匈牙利对欧盟的民主法治构成“系统性威胁”时,欧盟缺乏更有效的法规对付。

欧尔班嚣张的“底气”从哪来?

但不管如何,欧盟已决定不再做“冤大头”了。作为欧盟基金的最大受益国之一,匈牙利过去每年接受数十亿欧元的补贴,这次遭制裁后,就不可能再获大笔援助了。欧盟将要暂停、减少或限制欧盟基金的获取,以保护欧盟纳税人的资金不白送给“反自由民主”的国家。

面对制裁,“刺儿头”欧尔班仍然很嚣张。他指责欧盟制裁是对“一个国家和一个民族”的审判,扬言将挑战欧洲议会的裁决。很多曾经争先恐后要加入欧盟的东欧人,被欧盟养肥了,翅膀硬了,开始大肆颠覆欧盟传统,还傲慢地称自己为“欧洲的未来”。

为什么欧尔班敢于如此蔑视欧盟呢?从国际大背景看,近年来欧美民主政治遇到一股极右逆流,欧尔班就在这股潮流中做了风光的弄潮儿。他反欧盟反难民,不但得到欧洲各国极右派势力的支持,获得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欣赏,还在今年五月欧洲议会选举前夕,被热衷于“分裂欧盟”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亲切接见。

世界政治光谱整体向极右方向移动,这是一个大背景,但欧尔班的“底气”更来自于他的国家和人民。作为民族保守主义的代表,欧尔班在匈牙利已经赢得第四个总理任期。他所制订的一些严苛的“反难民”法规,深受本国民粹主义者的支持,因其符合其民族利己的利益考量。

匈牙利,一个被视为“盛产诗人”的国度,闻名世界的音乐家李斯特、诗人裴多菲都出生在那里。但是,这个国家的历史却有着既悲哀又丑陋的一面:他们曾从纳粹统治迅速进入共产党统治,然后落入民粹主义者的操纵之中。今天,被狭隘的民族主义思潮所席卷,匈牙利从反犹走向反穆斯林。

从反犹到反穆,从纳粹共党到民粹

在匈牙利历史上,曾有过不少可歌可泣的争取民族自由的抗争。例如,裴多菲曾吟诵着诗歌“愿意做自由人呢,还是做奴隶”,参加了抵抗奥地利统治的战斗。1956年爆发了震惊世界的“匈牙利十月事件”,大学生在布达佩斯广场推翻了斯大林雕像,表现了匈牙利人反抗强权的意志。

然而,这样一个民族,却在二战时选择站在纳粹德国的一边,在希特勒的支持下吞并邻国领土,还颁布了“反犹法案”。1941年,匈牙利应德国的要求,遣送了近2万非匈牙利籍的犹太难民到德国占领的乌克兰,其中绝大部分被枪杀。1944年,匈牙利的“箭十字”政权在德国纳粹军官艾西曼的指令下,将42.5万名匈牙利犹太人送往死亡之地——波兰奥斯维辛集中营。这些犹太人很快就被送入毒气室“灭绝”。

半个世纪前曾如此凶狠地驱逐犹太人,今日又把反穆斯林难民的广告牌插遍全国,匈牙利为何会成为当今欧盟的“问题国”呢?可以说,该国的历史与今天的现实一脉相承。除了宗教的、历史的原因之外,一个社会的整体价值观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这个东欧小国有着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其中掺杂着自豪与羞辱。在爱国主义民族复兴的大旗下,当年鼓吹纳粹和法西斯主义、宣扬“保护优等民族”的“箭十字”党应运而生,现在则是欧尔班的极右民粹主义占据主流。如尼采所说:“民族主义是民族心灵上的毒疮。”

尽管在1989年“苏东剧变”中匈牙利取得革命成功,还加入了欧盟,但是,紧接着代替苏共意识形态的是气势汹汹的国家主义,有人甚至称匈牙利为“后共产主义黑手党国家”。

曾有叙利亚难民询问记者:“为什么匈牙利对我们这么残忍?”我们不能说匈牙利人的本性就是如此,但从历史和现实各方面来看,与西欧北欧比较,匈牙利等东欧国家较少受到文艺复兴和启蒙年代的熏陶,人文主义精神先天不足。

特别是在经历纳粹和苏共统治等时代悲剧后,这个既是受害者也是加害者的国家,没有一次必要的思想反省与自我治愈的过程。加上极权制度对人性的摧残,该国没能普遍造就有民主人权意识的公民。

欧盟有信心,阴沟翻不起大浪

有趣的是,虽然当今匈牙利民族主义仍有反犹主义因素,但欧尔班却与以色列右翼“友好”起来。这是欧洲极右翼的一个普遍现象:对穆斯林的敌意已远远超过对犹太人的敌意。昔日排犹的匈牙利,今天更多地排斥穆斯林。经济民族主义与机会主义是其中的一个原因。

利益至上的变色龙欧尔班,其反难民、反穆斯林的政策,归根结底是“反穷人”、欢迎富人的政策。例如,欧尔班几年前曾一度推出“国债移民”政策,只要投资三十多万欧元就能获得该国的永久居留权。这个方案的买家除了中国人,还有不少穆斯林国家的富商——来自埃及、阿尔及利亚、伊朗、约旦和土耳其等国的移民。

一些以匈牙利为代表的东欧前共产党国家在民主道路上的倒退,是当今欧盟面临的巨大挑战。如果欧盟姑息,不维护各国入盟时誓言遵守的价值观,那么欧盟就会失去灵魂,沦落为一个只因利益而合作的贸易组织。

所以欧盟必须惩治背叛者。除了启动制裁程序之外,另一个让欧尔班无法得逞的原因是:极右民粹主义领导人都和美国总统特朗普一样宣称“本国优先”,这样只顾本国利益的政策具有排他性,因此盛行民粹主义的盟国很难真正联合起来。

至今为止,欧盟并未如欧尔班宣称的那样“分裂”和“解体”,相反,在今年5月欧洲议会选举后,汹涌澎湃的欧洲极右翼民粹浪潮受到了遏制。

虽然历史有时候会拐弯,但神气一时的欧尔班或许已经发现:他根本没有机会成为“欧洲的未来”。从自由派到保守派再到民粹派,欧尔班曾经历三次政治转型,在欧盟制裁之后,他的下一步还会怎样变化折腾呢?

对于仍然令人头疼的难民问题,两个月前在巴黎举行了欧盟国家外长会议,法国和德国提出了新的“团结机制”,以更公平地分摊难民配额。会议认为,各国需要共同承担收容难民的责任,还需要尽更大的努力来解决导致人们离开家园的原因。

来源:FT中文网

阅读次数:651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