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余文生,生日快乐

Share on Google+

每年的双十一,是公认的网购节。其实,双十一还是余文生的生日。

早就知道余文生因“占中”事件,含冤羁押于看守所99天,但第一次和余文生见面还是共同跑去黑龙江关注庆安事件。之后就熟悉起来,成了很好的朋友。

余文生是北京人,但祖籍在广东,长着一张广东人的脸。他虽然长着广东人的面相,但骨子里是典型的北京爷们。对待侵害当事人合法权益的公权力,他表现出正义凛然,刚正不阿,嫉恶如仇,为了维护当事人的权益不顾自己的利益。

我听余文生私下多次说过,哪里的当事人因为贫困,律师费没有支付,甚至差旅费也没有支付。我说律师费可以缓一缓,差旅费没有到位,自己贴钱的事不能干。余文生也认同,但有事的时候,却往往忽略这些,自己贴钱也过去,然后自我安慰说以后会给的。这一点,我做不到,值得我向余文生学习。

余文生对待朋友也很好,颇具大哥风范。记得一年冬天,我们一起去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办案。那年的冬天特别冷,气温降到了零下三十度左右,寒风刺骨。我对这样的严寒显然估计不足,手套帽子都是在南方购买,里面没有加绒,并不保暖。在户外几分钟,寒气就透了进来,冻得哆哆嗦嗦。余文生注意到了这个情况,就硬把他爱人给他准备的加绒毛线帽给我戴,自己戴我的没有加绒的帽子。

这个帽子现在还在我家的衣柜里收着。每每看到这个帽子,我就想起我们在冰天雪地共同办案的情形,但余文生已经因提出《修宪建议》身陷囹圄。

据说,所谓涉嫌“山巅”一案,徐州中院已经在今年五月份即已开庭,但直到今天也没有判决结果,余文生被关在徐州看守所近两年了。更让人齿冷的是家属委托的律师无法会见,开庭也不通知其妻子,家属在看守所存款也未见余文生消费。徐州官方的表现不仅违反相关程序规定,也丧失了最基本的人伦。

再说,余文生到底是否犯罪?我认为,余文生的行为没有任何违法,更不构成犯罪。如果非要扣个罪名,我认为其犯了“误认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罪或“肉食者所谋之事P民瞎操心”罪。

不想写了,再写我就无法抑制内心的愤怒,也无法发泄内心的愤怒。以余文生写在微信朋友圈里的一句话结尾吧,并祝身陷囹圄的余文生生日快乐。

“每每告诫自己,不要被利益左右;每每又告诫自己,想想自己的利益。每一次说真话办真事,忘了自己,总是为了他人,可是一定会得罪些人”。(余文生,2017年12月24日)

注:此文作者不祥。

阅读次数:1,30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