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艳:是余文生律师违法?还是中国司法滥用职权?

Share on Google+

——记余文生律师被关押两年生日之际

余文生律师是北京人,中国律师。

余律师在2018年1月18日写了一封公开信提议修改宪法,改变现行的国家领导人产生方式。1月19日早晨,在送孩子上学时被北京市石景山分局抓捕,后来在江苏省徐州市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余文生也是709王全璋律师的辩护律师、代理信仰人权案件。在2014年曾因涉嫌支持香港雨伞运动被关99天,遭遇酷刑,后来回家后因此做了手术。

他已经失去自由快两年了,一直未能会见辩护律师,我也见不到他,不知道他的情况如何。我一直非常担心他是否遭到酷刑?他现在的身体健康情况?余文生律师案的命运如何?

于2019年5月9日,余文生律师被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涉嫌「煽动颠复国家政权罪」秘密开庭。秘密开庭之后已经过去6个多月,因为法院电脑裡没有余文生案登记信息,办案法官又不接电话、不见面,辩护律师和我多次到达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但依旧查询不到案件现在是什麽情况。

余文生律师的很多法律权利没有得到保障,例如:会见权、获到辩护律师帮助的权利、知情权等,当局一直没有给我们起诉书、不告诉我们案件情况、更秘密开庭审讯。请问到底是余律师违法,还是中国司法机关滥用职权?

更加艰难的是我作为他的妻子,这两年来数十次到达徐州市、江苏省、最高人民法院;亦递交了约百封以上的书面申请到监督部门,可是我几乎没有得到任何一份回复。这让我感到,维权非常的无助与失望。

为余律师维权,我经常是凌晨5点多坐北京最早一班高铁,赶到1600里外的徐州市,为余律师案努力。冬天这个时间点,天还未亮,马路上没有人,我很害怕,自己一边走一边哭。有时还会遇上下雨或者下雪。

困难的时候,我也会在想,余律师只是尽律师的职责,依法帮助一些弱势群体;依法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权,他没有错,为什麽要遭到这样的待遇?我的家庭为什麽陷入如此困境?可是,每次我这样想的时候,心中就能迴响起余文生律师的声音:「老婆,让你受苦了!」

我了解他的努力。我开始一步步让自己成长为大爱!

虽然无比的艰难,但我愿意一直努力与坚持。因为我明白,我的处境再难,也没有余文生律师处境艰难。

人间有爱,余文生律师案和我的维权得到了各界人士的关注与帮助,让我不孤单,给予我在困境中前行的力量。我感谢大家的一路陪伴与帮助。

余文生律师案已经属于超期羁押,我要求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立即对余文生律师案作出判决。

11月11日,是余文生律师的生日。祝余文生律师生日快乐!平安!

谢谢大家的关注。

许艳(余文生律师妻子)
2019.11.11

阅读次数:3,88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