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阳:认识你自己

Share on Google+

在这个国家,被称之人的,原来别姓是亥,别名是豕,别称是彘,别号是猪!
因为——

一、

我们物种的特性是:生来就习惯于肮脏的环境,糟粕的食物,短视的眼光,槽边的争抢,窝里的内斗,吃屎的嗜好,温暖的酣睡,污浊的秽孽,安然的圈舍,同类的排挤,驯良的乖顺,丑陋的恶相,粗鄙的卑贱,泥沼的腥臭。
我们内在的本质是:懦弱,顺从,贪婪,猥琐,冷酷,漠然,无知,麻木,痴呆,愚蠢,耐受,排它,狂躁,撕咬。
我们外在的形象是:臃容憨硕,脑满肠肥,大腹便便,颟顸懵懂,蔫头耷脑,慵懒散漫,傻吃闷睡,拱地努嘴,肥头大耳,自私自利,劣性顽习,腌臜龌龊,圈生圈养。
我们引申的指称是:猪猡,猪头,懒猪,蠢猪,死猪,臭猪,脏猪,丑猪,笨猪,瘟猪,肥猪,野猪。
猪名成了骂名,也成了特定的代名词,骂人者却不知猪与人何其乃相似。

二、

食不果腹时,瘦猪都想成为肥猪,成为肥猪时知道离刀已近,恨不能缩头减肥。
半死不活时,病猪都想成为壮猪,成为壮猪时明白距锅不远,巴不得装蔫佯怏。
我们终日沉溺于痴心与妄想的昏梦之上,苟活于饱食与饥饿的本能之中,快活于交配与生殖的欲望之下。

三、

我们随时被屠宰却与屠场有亲近的感觉,我们随时被屠戮却与屠夫有亲密的攀缘,我们随时被屠杀却与屠刀有亲昵的顺迎。
我们害怕的只是棒子、鞭子与刀子,但凡活物,终有一死,那有如何?只要刀法“稳准狠快”,只要不是很痛苦,引颈受戮也不必哀嚎,但吃不饱是一定要叫喊的,没得吃是一定要狂嘶的!
我们生于泥涂之间,死于糊涂之内,我想这就是“涂”与“屠”因为谐音而同义共生的原因。

四、

国人每天都要食之,犹如饥荒之年人也会同类相食。千百年来,那讲究“色香味形”吃法的遗传基因正成为我们脱离不去的筋骨皮肉,这讲求“肝肚心肺”做法的精致烹饪已成了我们不可或缺的餐宴美味。
现在才发现,大肉成了我们生理心理与身体机能苟活的要素,成为我们器官、牙齿、口腔、喉舌、食道、肠胃的身体部位,从而成为我们血缘、精髓、体肉、气色、肤表、面目的精神生成,成为我们快感下因分享而共性共生的构成,还是我们近亲下器官与感官和合而成的部分或全部。

五、

我们与豕都是被驯化者,只是豕因被圈养与打杀而驯化,人类因文明与文化而驯化,但只有我们国人是被野蛮与残暴而驯化。
现在看不到野人了,所以我对敢博虎狼、摧林拔树、不畏刀箭、长着獠牙、目露凶光、强悍勇猛的野猪犹心存敬意。

六、

我说得是豕,是我们从有“家”这个字里面就有的家伙;我说得是彘,是与我们同为哺乳动物相似性高达96%的动物;我说的是亥,是十二生肖里被认为最有富贵福气的东西。
原来这就是我们的真身与化身,也是我们的原形与本相。

七、

不知道是我们被同化了?还是人种蜕化了?反正人畜肯定有一方被异化了,我相信这两者都不是进化。
我们一起活着,与人相伴相生的只有豕与鼠。低等动物以大量生育维系其种族生存,或一胎多生,或一年多生;而我们在自以为高等动物的医院产房里,共和繁衍,共同繁殖。
人依存于猪,乃因吃食而得生,鼠依赖于人,系由暗窃而存活,其依附关系,如同天意设就。
豕的脏懒愚赖与鼠的偷啮寄生是我们人性中最阴暗幽深的两重喻指,正如猪瘟与鼠疫在人间的传染与传播。

八、

我们的生性变成了食性,我们的自性变成了奴性,我们的本性变成了劣性,我们的根性变成了贪性,我们曾有骨性只是对伙食腹谤的抵触,我们曾有的血性只是被屠时无奈的挣扎,其实人性与动物性都出于同一种天性。
我们与猪每天最盼的期待是开饭,最大的愿望是吃饱,最美的享受是睡觉,最好的日子是活着。

九、

有说这就是人的幸福生活,无惊无扰,无烦无恼,悠闲安逸,这边独好。
有人看到这眼小嘴凸、腰长腿短、大耳四蹄、鬃毛油亮的家伙就心生欢喜,因为盘算的是能够卖钱几贯或可以饕餮几餐;所谓养殖不知是人养猪还是猪养人,因为最后一样是在养膘。
许多人一生的形态就是浑浑噩噩混混沌沌,很多人一世的行态就是庸庸碌碌营营苟苟。

十、

是人还是猪,要看你所在之地的国制、体制、政制、法制、理制、建制、行制、机制。
所不同者,在专制之下,猪是死后的尸体被做了祭祀物、牺牲物、供献物,人是生前的躯体做了殉葬品、随葬品、陪葬品。
在黑猪与白猪来看,感觉花斑猪就是黑白不辨的怪类,因为这里是猪之地;于好人与坏人而言,判断思想者就是好坏不明的异类,因为这里还不是人之国。

十一、

猪身上的米虫、线虫、绦虫、蠕虫、肉虫、寄生虫,正在成为我们身体的病原体,腐猪肉、病猪肉、死猪肉、注水肉、瘦肉精、添加剂正在成为我们意识的并发症。
一切归于屠宰的权力中心,而检验检疫的随机,正如加盖印戳的随意,成为我们身上烙印般的印记;我们恐惧的是人猪一体正成为我们的体型,更恐惧的是人猪一心已成为我们的心性。

十二、

从那非洲大陆,已传来人的艾滋病,现在又传来猪的瘟疫病,吊诡的是,这是经北方一声炮响传来主义的那条红色线路传染过来的。
在这个大陆的远方,我们撒币的恩施是一种象征的原罪;
在这个大陆的北方,我们同党的赤国是一种隐喻的原恶。

再不惊醒,你就将变为猪!
还不警醒,你就会成为猪!

——黄陽 2019年,中国猪年

阅读次数:79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