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艳:致世界律师大会的公开信

Share on Google+

尊敬的世界律师大会参会的世界律师、参会人士:

您们好:

我叫许艳,是中国人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得知世界律师大会,12月9日、10日,在中国广州举行,作为中国人,尤其是中国律师的妻子,看到祖国的强大,倍感荣幸。

我的丈夫余文生律师,失去自由后,我到达各部门现场约50次、给各级监督部门写了约200封材料,几乎全部没有回复,祖国的强大,也让维权中的我,深深体会到无助与伤痛。

案件简介:

余文生,北京人,中国律师。代理信仰案件、是709的辩护律师、提出修改宪法的建议,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秘密开庭。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被强迫失踪,数日后方得知是被北京市石景山分局抓捕;后又被异地羁押到徐州市指定监视居住,并历经秘密审查起诉、秘密审判,至今仍旧被非法拘押,生死不明。

北京,徐州公检法完全无视余文生及其家属依法应该享有的诉讼权利,严重践踏法律权威,破坏中国法律依法在徐州实施,具体来说针对余文生案存在如下违法犯罪行为:

1、违法异地监视居住。徐州既非余文生户籍所在地,也非余文生居所地,甚至余文生一家和徐州也无半点牵连,可余文生却被徐州市公安局莫名其妙指定监视居住。

2、剥夺余文生及其家属聘请辩护律师辩护的权利。从余文生被强迫失踪之日起,北京,徐州市公检法一直抗拒家属聘请的辩护律师介入,拒绝的理由千奇百怪,可拒绝的意志却从未动摇。

3、剥夺家属的知情权。余文生被非法拘押至今2年多,家属无从通过正规途径知晓余文生任何信息,甚至无法知道他身体是否健康,性命是否保全?

4、秘密审判。2019年5月9日,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余文生一案开庭审判,作为他的妻子却被蒙在鼓里,开庭后至今半年有余,仍然生死不知,天威难测?

作为余文生妻子,我日思夜盼就只有一件事,希望余文生早日摆脱囚牢,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可是我这点卑微的希望却在徐州市公检法一次次践踏法律的坚强不屈意志中变得渺茫。

5、超期羁押、久拖不判。法律规定,案件到法院后2个半月审判,可是余文生律师案,已经到法院后约11个月,至今没有判决,侵犯当事人合法权益、没有保障人权、违背法治理念。

综上,请求参加世界律师大会的国际律师协会主席、欧盟律师协会主席、英格兰及威尔士大律师公会主席、以及多个国家的司法部长和律师协会官员,给予下列帮助:

1、请求您们安排时间与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见面,了解现在正发生在中国国内,失去自由的人权律师余文生法律权利被剥夺及妻子许艳的维权经历;营救您们的律师同仁。谢谢!

2、请求您们明确向大会提出:

余文生律师依法行使律师职业权利和言论自由权,应该立即无罪释放。

立即让余文生律师获得辩护律师会见与帮助的权利。

停止违法超期羁押,立即作出判决,无罪释放余文生律师。

中国的全国律师协会,在余文生律师职业权利被剥夺期间与余文生案件中,一次都没有去维护他的会员余文生律师的权利,甚至还充当打压律师的帮手。请世界律师大会要求中国全国律师协会,立即纠正之前的错误,帮助立即启动紧急营救其会员余文生律师的行动。

请求帮助问询,余文生律师是否遭到酷刑?现在是否还活着?

您的行动,不仅能帮助到我的家庭,必定会汇聚在推动中国国家治理正常化的洪流中,也会向中国人民彰显世界律师大会的公义和正道。万分感谢!

许艳(余文生律师妻子)
2019年11月29日

阅读次数:5,221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