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良臣:“烧书”的政治涵义

Share on Google+

“烧书”事件出来后,新京报手快,紧跟着就有篇评论,题目叫《图书馆“焚书”,要经得起文明和法律审视》。看来,作者不仅很爱国且很认真,因此才会用是否“经得起文明和法律”来“审视”这种烧书行为。我就比作者要悲观得多,因而绝不会这么想。

甘肃省镇原县政府图书馆将65册馆藏出版物清查下架并销毁(网络图片)

此文在微信朋友圈一出来,本人就点开浏览了,感觉讲得有道理。遗憾的是这不是一个特别喜欢讲道理的时空(所以我说作者“很认真”),你越是讲道理,有人越是不高兴。这不,你现在再点开,见到的就是这么几个字:“文章暂时找不到了”。

本人不仅写评论,且做过多年报纸评论编辑,这个流程再清楚不过,也就是说,新京报这篇评论,是经过层层把关审核才得以通过的,可他们还是说屏蔽就屏蔽了。古代文人气不过时,喜欢说一句“夫复何言”;现在尽管已是二十一世纪,这四个字也还是经常在我等这些小文人的大脑里打转转——那就跳开这个话题说几句吧。

一个人如果思想落后观念落后,那么他的行为往往也就显得很野蛮;一个野蛮的人是不会跟你讲道理的,也不会听你讲道理。这种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且认为他所做的都是对的。他有一个目标,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认为什么都能做。不讲理啊,不讲逻辑啊,这都不算什么,在这种人看来,即使烧书也是正常的。秦始皇时代,焚书时,就一定认为很正确。因为被烧的那些书或多或少都有秦始皇不喜欢的一种“倾向”,不利于他统一思想。所以说,如果一旦认为有“不好倾向”的书应该销毁,那么烧掉这些“有倾向”的书也就没什么可奇怪的了。当然,就像什么人说统一思想有个过程一样,从思想落后、观念落后发展到禁书、烧书也得有个过程。可怕的是,这“过程”我们已经走完了,现在已来到“烧书”阶段。

看到一网友作一文,不说焚不说烧,说燔。本人忍不住查了下这个燔的“基本字义”。不查还好,一查吓一跳。“基本字义”的第“1”条就是:焚烧:“燔诗书而明法度。”看来中国统治者确实有喜欢“烧书”的传统,而且是打着“明法度”的旗号。现在不是吗?我不知道。噢对了,好像应该换个词,叫“明倾向”。

三年多前本人做过则短文,题目叫《从禁书到禁文》,表达的是自己不出版“书”(因为不可能出版我这种人写的书),只做点小文章,因此希望不要从禁书到禁文。可三年多来,大家都看到了,不仅禁书,且禁文,甚至连在微信上讲几句话的帖子都要禁。我有个出版社的编辑朋友,上次来,我到小区外面接他,从他轿车的后备箱里看到一堆书,可当眼睛睁大一瞧,都是些“没意思的”。他说如果你觉得有可看的,随便挑。我瞅了一眼,一本也没得,最后勉强拿了本《李后主》——现在大概就是只能出版这类不会有“倾向”的书。

这两日大家看到他们在烧书,很不满,甚至很愤怒。其实能想得到。如果可以禁书,那么“烧书”也就“顺理成章”。至于有人说开始烧书,接下来还会烧人。这个我不大信。

这也并非本人过于善良,而是我知道,烧人与烧书毕竟不同。烧书,虽也有点胡闹,但烧人,可是反人类!对于反人类行为,这个世界一定会有人站出来打抱不平——不管这打抱不平的是什么人,是东方还是西方,是这国还是那国,是黄皮肤还是白皮肤,反正只要他反对烧人,或者只要他站出来制止烧人,哪怕他是外星球生物,我也会紧紧拥抱。至于那些从来没争到过做“人”权利的奴隶抑或奴才,张口闭口骂人汉奸,你就只当是狗叫好了。

微信上看到两个帖子,一个是章诒和的:

“以清查为名,以文件为准,以学校为始,全国范围‘焚书’,事关中国文化命脉,必须由全国人大举手表决通过。请问这是谁批准的?谁签的字?”

章诒和女士虽然已经七十多岁,也还是让人觉得:真是太可爱了,到现在还在跟他们计较这些,估计有人看了只会笑。

微信上看到的另一个帖子是大律师陈有西发表的,我也看不出来是在什么地方发的,大概是微博。内容是:

“焚书光焚图书馆的没用。焚书要彻底,必然要抄家。抄家会反抗,必然要坑儒。苗头性倾向任其泛滥,就会发生国家民族性的大灾难。”随后有“@孟庆彪的微博:陈大律师,您一片苦心,但他们不是脑子进水,而是走在强化意识教育的最前列,看看教育司函[2019]55号文,就什么都清楚了。”

帖子中的孟庆彪是什么人我不清楚,不过觉得他说得对。这一点可以参照“解放思想”。原来都认为解放思想就是不让思想受到束缚,可人家说不是这意思。人家的意思,解放思想,就是为了更好地统一思想,还说只有思想统一了,才能最大限度凝聚改革共识,形成改革合力。也不知是汉语太神奇,还是有人的思维与我们正常人不大一样,让我想破头也想不出解放思想竟然是为了统一思想。

大家知道,人的思想一旦解放,就意味着可以天马行空,用地产界名人任志强的话说就是可以胡思乱想,再说好听也文雅一点的,叫“精鹜八极,心游万仞”。什么意思,就是说诗人进行艺术创作时,思想可以纵横驰骋不受时空限制。我想“解放思想”,就是这个意思吧。可像现在这么要求,估计中华民族从此也就不可能再有伟大的诗人出现了。

现在大家都知道,人类的进步,事实上就源于自由二字,而包括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的强大也证明了这一点。有人可能要说中国也很强大啊。是,中国也很强大,可强大与强大的差距,有时让你不敢去想。那么中美的差距有多大呢,你可找张召忠将军问去。他退下来后说过不少话,多是与“打”有关。他说:美国可以随便吊打任何一个陆地国家!可以把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打到石器时代。也不知有些中国人听了是什么滋味。估计除了美国,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让张将军这么替其“吹嘘”。所以我觉得他比张唯为、金一南、金灿荣、徐焰、胡鞍钢那些人的大脑要正常得多。

为什么要强调自由呢,因为烧书也好,统一思想也罢,说到底,就是要剥夺人们的自由。这不仅对个人有百害而无一利,对国家也一样。可我们现在就这么干着。当然,我也不知他们是不是这个意思,反正给人的感觉就是他们嫌中国人现在的自由还是有点多,他们认为这不好,于是怎么办,就选择烧书,给人们发出一个信号:我就是要连“有倾向”的书也不允许存在,你们还想要什么自由。

这两天有个时长32秒的视频又在微信上流传开来。其实这视频已经出来几个月了。内容是我国驻联合国代表在发言时,“严厉驳斥”了有些西方国家说中国网络以及言论不自由。他是这么说的:

“中国有8亿网民,报纸期刊近1.2万种,微博的活跃用户4.3亿,网民每天产生的信息量多达300亿条,可以说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信息产生量,也拥有世界上最丰富、最活跃的思想。这样的国家,还有人说没有言论自由,这是什么逻辑呢?”

所以说,“烧书”的意思,就是他们认为中国不是没有言论自由,而是言论太自由了。

人的思维不同,再有什么观点,也就不可能相同。这也是一种“差之毫厘,谬之千里”。

2019.12.9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9.12.12

阅读次数:4,24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