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会 2016-06-25

“英国的问题都出来欧洲大陆,而解决方案都来自英语国家。”——玛格丽特·撒切尔

本文主要内容摘自丹尼尔·汉南的《自由的基因》一书。

公投结束,英国将脱离欧盟。那么,英国人究竟对欧盟有什么不满?请看英国保守党党员、欧洲议会议员丹尼尔·汉南怎么说——

欧盟不民主,这不仅体现在欧盟官员不是民主选举产生的,而且:

“《欧盟宪法条约》,后来叫《里斯本条约》,在各国全民公投中不断遭到否决:2005年,55%的法国人和62%的荷兰人否决了它;2008年,53%的爱尔兰人又投了反对票。欧洲的回应是置之不理,继续推行条约,并且抱怨英语国家不懂欧洲。”

欧盟不自由:

“欧盟不断将权力伸向新的领域:立法决定我们可以购买哪种维生素,银行须持有多少保证金,我们何时上下班,草药疗法该怎么规范……每当此时,我就问‘到底有啥特殊问题需要制定新规定来解决?’而得到的回答总是‘以前的老欧洲不管啊!’似乎凡事缺乏规制就等于反自然,虽然那可能恰恰是事情本该有的自然状态。”

“普通法建立在‘不禁止即合法’的观念上。想鼓捣什么新点子,无需得到政府许可。”……“对欧盟持怀疑的态度的英国人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反感的这种他们认为的不必要的干预,但是,对欧盟官员来说,‘没有规制’基本上就等同于‘非法’。我几乎天天都能看到这种对比。我经常在欧洲议会上问,‘为什么我们需要一份新的草药指导目录?’看,答案马上就来了——‘因为没有啊!’”

欧盟不讲法治:

“布鲁塞尔的精英们只要觉得碍事,就把法治原则扔一边去了。我举最近的一个例子:欧元区的救市行为明显就是违法的。《欧盟宪法条约》第125跳明确规定:‘联盟不得对成员国的中央政府、地区和其他公共机关,由公共法律管理的其它机构,以及公共事业部门提供担保。’这一条款不仅只是一条技术性规定,它是以德国同意停止流通马克为前提的。所以,安格拉·默克尔说;‘在这个条约下,我们不能做任何救市行为。’

“但是,当大家发现,如果没有现金注入欧元就将不保之后,条约的条条款款立刻就被抛在了一边。时任法国财长、现在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里斯蒂娜·加拉德为他们所做的一切加油打气,说:‘我们违反了所有的规定,因为我们要关闭银行,采取行动拯救欧元区。《里斯本条约》是很明确,但它不能救市!’
“在英国人看来,这场行动不伦不类。规则已经用律师们可以使用的再清楚不过的语言明确制定出来了,但当它碍事儿的时候,条款就被‘蒸发’了。当英国媒体这样报道此事件时,招来的却是诸如‘岛国心态’‘盎格鲁-撒克逊式的死脑筋’一类的冷嘲热讽。正如欧洲议会一名葡萄牙议员对我说的那样,其他人都认为,‘实际效果比立法更重要。’”

欧盟腐败浪费:

“然而,对于欧盟官员以及日益膨胀的靠布鲁塞尔的经费养着的咨询顾问、合同制人员、寻租者阶层来说,完全不存在钱荒的担忧。当各国政府忙于缩减国内财政开支时,他们省下的每一分钱都流向了欧盟,欧盟的财政预算以每年3%的速度递增。”

“举个最近的例子,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和欧盟理事会主席赫尔曼·范龙佩分别乘各自的专机飞抵俄罗斯参加同一个峰会,前后脚相差不到4个小时。调用两架喷气式专机可以双倍刺激经济,何乐而不为呢?欧盟可以有两个首脑,何乐而不为呢?两套平行系统可以产生双倍的规章制度,何乐而不为呢?”

欧盟让英国失去独立主权:

“当英国向欧盟交出主权的同时,也就相应地放弃了她的民族性中的若干元素。法律由欧盟委员会的委员们通过,他们是被任命的而非选举产生的。从讲英语的偏远内地到数量正在减少的欧洲关税同盟,贸易无处不受到人为的指导。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布鲁塞尔,权力从议会转到了常设机构。随着欧盟提出财政征收权的要求,征税与代表之间的联系被切断了。”

“英国和爱尔兰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他们作为欧盟成员国不能签订独立的经济协议,不得不受布鲁塞尔保护主义的干预。”

欧盟全都是些死左派:

“当杰斐逊庄严地向他的国人承诺‘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时,《欧盟基本自由宪章》则在保证欧洲人的‘罢工、免费医疗和适足住房权’。”

“整整30年,希腊都是欧盟经费开支的最大受惠国。每年,这个国家中最优秀的毕业生都会在就业问题上面对一个单项选择题,是为欧盟工作、为它的附属机构工作,还是要吃本国的行政饭?权力机关开出的工资、优厚的津贴,税收优惠等等已远远超出了他们现实中在任何一个私人部门可能享受到的待遇,在这种情况下,谁想去创业或者做买卖?!”

最后让我们看看英国人对欧洲的态度:

 

欢迎来老鼠会偷奶酪!

老鼠欢迎投喂!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