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眼之天下 2019-11-30

有人告诉我说北京的天气已经很冷了,我知道这个季节应该是的,干冷干冷的。而东京的冬天则是湿润的,漫步在东京的街头,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情。天空中飘着雨,虽然撑着一张雨伞,却仍有雨水落在身上,好在这雨水是极干净的,所以并不十分地放在心上。东京对于我来说,既熟悉又陌生,好像久违的情人一样。

东京给我的感觉,是极大且精致的城市,尽管它的交通四通八达且非常便利,一张交通卡可以抵达任何一个地方,但是自以为熟悉这座城市的外国人,也是极容易迷失的,迷失的不是方向,而是它的深度。这是一座商业的都市,也是一座文化的都市。倘若在东京喜欢购物,你会发现在这里,美国有的它都有,美国没有的它也有。

日本是一个美食大国,这也是对我最大的诱惑之一。韩国的辣白菜我是很喜欢吃的,我吃过的最好的辣白菜是日本人制作的。日本人的烤面包和煮咖啡,虽然这不是日本本土的特产,但是日本人却把它们做到了极致,味道好极了。日本人就是这样,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会倾尽心力,把事情做到最好。这不是个别人的性格,而是一个族群的品质。质不良在于品不正,这是日本人的商业信条。

在细雨蒙蒙的东京街头漫步是一件有点浪漫的事情,本来这“浪漫”二字在我心里是极少涌现出来的,这是我的无趣儿之处,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本一介武夫,神经的条大,浪漫的情愫,几乎难以滋生。我想到过的最浪漫的事情,就像我第一次对恋爱的女生表白:你愿意在死后埋进我们家祖坟地吗?就是这个样子了。如果现在让我再对恋爱的女人表白一次,我会说什么呢?

在雨中的东京街头,随手拍了几张照片,夜色中东京霓虹灯是很美的,拍出来的图片朦朦胧胧也好看。在这样的景色里若是有一个相爱的女人接吻,那是再美妙不过的事情了。在雨中,我吻过你,这是一首歌中的词吧?在雨中的东京街头,我想起了这首歌,好像以前会唱的。过去曾经唱过的歌曲,而今已经忘记了绝大部分。歌坛新秀们的歌曲,即使偶尔听一下,也没有什么兴趣,既听不懂,也记不住。

在回去住处的路上,有很多的小店在营业着,进去随便买了些食品,在加上一瓶25度的烧酒,我可以度过一个寂寞的夜晚了。我不喜欢喝日本的清酒,这种以麦或芋为原料的烧酒最合我的口味,我还喜欢喝日本人酿制的威士忌,最近在世界威士忌酒的评比当中,前十名里日本的威士忌占了六位,真是好酒。据说日本人是不制作中国类型的白酒的,不知道为什么。

一边自斟自饮着,一边浏览着各种信息,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这是我从少年时候就养成的坏习惯,其实我自己也知道,什么事情我也解决不了。美国人又干涉中国内政了,特朗普又做了最拙劣的表演,这些剧情我都尽收眼底,心里头跟明镜似的,却以为没有必要放在心上,当个乐呵看吧,你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拦得住么?

认清形势、悬崖勒马、引火烧身、自食苦果、枉费心机、痴心妄想、厚颜无耻、自不量力、一意孤行、说三道四、罔顾事实、颠倒黑白、不思悔改、信口雌黄、别有用心,借题发挥、火上浇油、推波助澜、相提并论、混为一谈、移花接木、断章取义、煽风点火、挑拨离间、严正抗议、强烈谴责、密切关注、深表遗憾,这些金光灿灿的中国成语我是才下眉头,又上心头。

当然“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最感觉铿锵有力!有精算师统计过,在2019年里,美国人已经引火烧身32次,还特么火上浇油,这不是纯傻逼么?好在美国人的总统还没有傻到他外婆家,悬崖勒马了21次,否则早已经跌进万丈深渊粉身碎骨也未可知,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一些不明真相的美国人仍然执迷不悟一意孤行,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有19次之多。有在美国的朋友告诉我说:石头都快不够用的了!

一条信息扎入眼球,有人告诉我,网友“风往北吹”因肺栓塞不幸过世,享年五十岁。这是一个不幸的消息,五十岁的年纪,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应该算是英年早逝了,更何况这位仁兄也算是一个人才了。回想起与他的诸多交集,最后一次竟是在一个小群里互怼,然后他就退群了,此后再也没有见到过他的踪影,没想到那是最后的诀别。哎……我说什么好呢?

杯中的酒还没有喝完,也就在二十分钟之后,澳洲的一个朋友告诉我,我们的一个共同的老朋友突发脑溢血不幸死亡,这更让我感觉意外,怎么会呢?一条看起来精壮的汉子,怎么说没就没了。问了一些具体的情况之后,我把手机放到了一边,我想静静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这是我十分要好的一个朋友,当年我移民海外的时候,是他亲自驾车把我送到机场的,记得在我即将走进海关的时刻,我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亲人和朋友们,他的眼里含着泪光。

喝酒吧,酒是个好东西,你们真的不知道么?如果你有过足够的人生阅历,如果你有过失败与挫折,如果你有过背叛与伤害,如果你有过彻夜难眠,如果你有过百般无奈,你一定会知道,只有酒是唯一对你不离不弃的东西,它能陪你度过漫漫长夜,它能抚平你心中的伤口,谁说的酒只能让人沉醉诗人堕落?这是一派胡言!喝酒的人需要时间,需要等待黎明的光辉,那是醉酒者清醒的时候。

鲁迅先生的读者和拥趸有千百万,但是先生说“人生难得一知己,斯世当以同怀视之”,可见先生的孤独与寂寞了。我想,人生当中,都不乏几段友情与爱情,我觉得最应该珍惜的朋友和情人,是那些能够陪你度过难捱的时光,耐心等待你清醒的人。这样的朋友或爱情,你们有吗?如果有,请珍惜着吧!对于你抱有希望的人们,最好莫要辜负他们这希望,否则的话,对不起朋友和爱情不说,最起码对不起那大好的酒水!

整个一晚上都没有让我高兴起来的消息,有人私发给我一个视频,是一段法庭上的宣判,我看了一下内容,是某省某市某地区一个八十高龄的老者,因为不堪重病的折磨,要求儿子帮助他自杀,他的儿子终于把他带到一个无人之处,结束了自己父亲的生命,因此而获罪被判刑。这是一个关于死亡的故事,一个极具中国特色的人间悲剧。还有一段视频,我没有看完就关闭了,不忍心看下去。

一个身患病痛的孩子,绝望地放弃了治疗,因为需要花太多的钱。我想这孩子身边的人应该告诉孩子,鼓励她坚强的活下去,在等待不多的时日,就脱贫了,就小康了。为什么没有人告诉这孩子呢?是不知道么?还是不相信呢?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这是电影《列宁在1818》里布尔什维克党员瓦西里对他老婆说过的一句话。记得在新浪微博上曾有有一个很活跃的人,其马甲叫“二逼瓦西里”,不知道这个账号有没有被销掉?

终于看到了一个还算令人欣慰的信息,曾经刷爆朋友圈的湖南“操场埋尸案”终于有了结果,时任案发学校校长的外甥以故意杀人罪被公诉,十九名涉案公职人员遭到党纪国法的严肃处理。我看完了整篇报道文字,虽然一起中国特色的盛世奇案有了结果,但它并不值得我多饮一杯酒,我知道这起案件的破获是一个意外,不知道还有多少冤魂无家可归没有着落。这起“操场埋尸案”的恶劣之处在于,我们看到了一个人群的天良丧尽。

我是一个极难喝醉的人,即使别人以为我已经喝多了,我的头脑依然是清醒的,还可以转动和思考。在朋友群里看到一篇文章,标题是“潘金莲要隐瞒毒杀武大郎的事,需要搞定多少人?”,这篇文章我没有打开来看,但是这个问号却让我思索良久。关于潘金莲毒杀武大郎的事儿,大概中国人都是知道的,这是一起千古名案,所谓的奸夫淫妇就是潘金莲与西门庆的代名词。但是这起案件是一个文学作品里的故事,而它又好像真实的发生过和存在过一样。不错,这起案件随时可以发生在中国二千年的历史上任何一个时代。

潘金莲毒杀了武大郎,随后的一系列故事我们都是知道的,潘金莲当然想隐瞒这杀人的真相,西门庆也想隐瞒,否则大官人的形象有损。但是他们好像也并没有需要搞定多少人,武大郎的左右邻居都是些什么人物?值得西门大官人多瞧他们一眼么?西门大官人只出银子搞定了一个人,那就是“明镜高悬”在衙门大堂之上的县令父母官,我说过在古代当官的都号称是人民的父母官,如今的公仆们都假装是人民的儿子。还特么有装孙子的。

西门庆只出银子搞定了一个县令而已,县官不如现管嘛,你们没听说过这句话吗?如果没有听说过,你好意思说自己是中国人?西门庆做得没错,刀要用在刀刃上,钱要花在点子上。其实在他搞定了县令大人之后,本来可以万事大吉高枕无忧的,但是他没有想到出了一个意外,那就是武大郎有一个英雄的亲兄弟名字叫武松。而这个武松武二郎就是西门庆与潘金莲的一个人生意外,这是一个用银子也无法搞定的人。

其实,在潘金莲与西门庆们真实的人生当中,这个意外几乎是不存在的,因为英雄武松只有一个,还是虚构的人物和故事。

恋におちて

作词:湯川れい子

作曲:小林明子

もしも愿いが叶うなら

倘若愿望能够实现

吐息を白いバラに変えて

愿将叹息化为雪白玫瑰

逢えない日には部屋じゅうに

装饰在没有你的屋子里

饰りましょう贵方を想いながら

想念着你

Darling,I want you 逢いたくて

亲爱的我需要你好想见到你

ときめく恋に駆け出しそうなの

勾动心弦的恋曲几乎一触而发

迷子のように立ちすくむ

「宛如迷失方向般呆立而无法动弹

わたしをすぐに届けたくて

「希望能即刻来到你身边

ダイヤル回して手を止めた

停下旋转拨号盘的手

I’m just a woman Fall in love

我只是个坠入情网的女人

If my wishes can be ture

如果我的愿望成真

Will you change my signs

你愿意改变我的叹息吗

to roses,whiter roses decorate them for you

用玫瑰,为你用白色玫瑰花装饰着

Thinkin’boutyou every night

每个夜晚我想念着你

and find out where I am

并且找寻我身在何处

I am not livin’in your heart

我并不住在你的心里

Darling,I need you どうしても

亲爱的我需要你无论如何

口に出せない逢いがあるのよ

有个说不出口的心愿

土曜の夜と 日曜の

周末的夜晚

贵方がいつも欲しいから

也希望有你陪伴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