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4日

世界安静得可怕。

我是独居,偶尔听到楼道里的声音才能确定还有其他人在。

我有很多时间思考我怎么活下去。我没有任何体制内的资源和人脉,如果我生病,必然跟很多普通人一样无法得到救治。因此,我的目标之一是尽量不让自己生病,我要坚持锻炼。要活下去还要有必要的食物,所以我需要了解生活必须品的供给情况。

目前,政府没有说要封城多久,也没有告诉我们封城后怎么保证城市的运转。而有人根据目前干扰的人数预测过可能封城到5月。为了生存,我不要活在楚门的世界中。因此,我今天出了门。

小区楼下的药店和便利店都关了。我往附近不到1公里左右的超市走,路上看到了外卖员还在送餐,感到一丝丝安慰。

武汉的街道(图片由郭晶提供)

超市里抢购的人依然很多,面基本被抢光了,米倒是还有一些。蔬菜类的东西需要称重,而称重的队伍排了二三十人,我就只买了一些香肠、下饭菜、饺子、肉。接下来,我去了药店,依然没有口罩和酒精。我买了维C泡腾片和碘消毒液。我很少生病,但现在决定这段时间坚持吃维C泡腾片。

超市的蔬菜架(图片由郭晶提供)

排队结账的时候看到很多人戴双层口罩,决定以后要效仿。前面的一对夫妻在聊着还要买什么,他们买了一次性的医用手套,说出门可以戴着,太机智了。我赶快也买了一盒。后来,医用口罩到货了,1袋100个,我本来拿了两袋,导购员说一袋要198,我就默默放回去了一袋。结账的时候发现一袋只要99,我又感到后悔。不过我也增加了可以活久一些的信心。匮乏让人没有安全感,尤其在这种有关生存的极端情况下。

我又去了菜市场,摊位少了一半,卖的菜也比较少,我买了芹菜、蒜苔和鸡蛋。有几个零星的店开着门,香辣牛肉面说今天内就关门。花圈店我没问,他们似乎在看非典纪录片。看到一个还在开门的花店感到意外,下次出门它还开,我就买个盆栽。

花店(图片由郭晶提供)

回家后,我就把身上的衣服全洗了,也洗了澡。保持清洁卫生现在也异常重要。一天大概要洗二三十次手。

半天就这样结束了。出趟门让我感到和这个世界还有联结,也从别人那里学到了一些生存的小技巧。

超市一角(图片由郭晶提供)

这场战争里,大多个体都只能靠自己,没有体制的保障。我相对年轻,很难想象那些独居老人、残障人士等更弱势的个体要怎么打赢这场仗。

郭晶的微博留言

来源:BBC中文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