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珊珊:枕头底下的信 维权中长大的孩子

Share on Google+

李文足经常走的路被铁栏杆挡住了,王全璋的二姐从小区外接我们,爷爷早已经在楼下等着我们了……

到了家,文足把熟睡的泉泉放下,握着奶奶的手,叫着娘……半身瘫痪已经6年的奶奶,口齿不清的叫著文足哇、刘二敏、原珊珊、三宝,奶奶能这么熟练的叫着我们的名字。我们围在奶奶身边,询问奶奶的身体情况,奶奶:“不说这些,昨天村书记来了,说家里要是来人不要听他们乱讲……全璋来电话了,说监狱要家访……”这时奶奶就用万能的右手(左手及胳膊腿不能动已经萎缩了)在枕头底下的床角一层一层的掀,拿出王全璋在监狱写给奶奶的信……我们看完后,奶奶又一层一层掀起枕头底下的被子把信放好……说着全璋已经被抓1605天了。

全璋的儿子泉泉被妈妈叫醒了,奶奶只能用右手紧紧的搂着孙子,用脑袋痴痴的蹭着孙子的头,嘴里不停的说着孙子听不懂的山东话……爷爷再一旁咧着嘴呆呆看着泉泉,过了许久奶奶说泉泉快让爷爷抱抱,爷爷紧搂着泉泉来回戳着泉泉的小手,依旧咧着嘴笑着……

文足到厨房炒着菜,听二姐全秀说,公安找到她的经理说不让二姐做这个、做那个……

饭后,文足组织泉泉和三宝给爷爷奶奶表演节目,翻跟头……

全璋的母亲,半身瘫痪、口齿不清、常年不离开床。
全璋的父亲,耳背的厉害,基本听不清别人说的话。
全璋的大姐,常年吃药与父母生活在一起。
全璋被抓后只能二姐照顾这一家人。

王全璋律师2020年的4月5号出狱,如果出来不是完全自由的,像江天勇律师现在的状况,这一家人可怎么活下去……

江天勇律师现在的情况是:江律师和父母生活在一起,平时照顾妹妹(在外打工)的三个孩子,房子四周360度无死角的被安装高清摄像头,出门唯一的路口被新建上房子,里面有监控显示器、有警用钢叉、有公安人员及不明身份人员多人,这些人员在当地散布江律师是卖国贼、被判过刑……让左邻右舍远离、疏远江律师一家人。只要江律师出门就有人员不同方位近距离跟踪,朋友看望江律师必须登记身份证,稍有异议就会被绑到派出所、喷辣椒水……江律师已经成为这个地区人们日常交流的重要话题。

我们坐了半天的火车住到临沂,为第二天会见王全璋做准备,泉泉哄着三宝玩闹着,我们几个收拾完碗筷喝水聊天,我们聊到了一见钟情……,视频连线峭岭姐分享一下(峭岭姐因为临出门前女儿生病了就没有和我们同行)……

二儿子晚上放学时给我打电话说自己可能发烧了……夜里我接到大儿子的电话,说二儿子刚刚穿衣服要上学去……,我指导大儿子用温热毛巾给二儿子擦身体、泡脚,物理降温……大儿子反锁好门,跟二儿子睡在一个房间里看护着……

26号上午文足带着泉泉和二姐会见王全璋,全璋状态很不好,泉泉把准备好久的《相思》背给爸爸听……三宝在会见室外面啃着馒头等着泉泉哥哥……

在临沂会见室门口我发现了抢夺我手机的人,报警……等了半个多小时联系了三次也不见警察来,抢手机的人大摇大摆的走了……会见室门口的不能身份人员都消失了,除尘车也不除尘就开走了,只有狱警架起的摄像机直对着我们……

回北京的火车上我才跟文足说二儿子发烧了,真是急着回家。夜里到了家二儿子已经不发烧了,咳嗽着和大儿子跟我学着发烧糊涂时的一神一态,我们笑成一团……睡觉、睡觉,明天爸爸就该回来了……只要我们不放下希望。

2019年感谢所有人帮助我们走出恐惧。
2020年荣光必将归属于这片土地。

原珊珊
2019年12月27日
电话微信同步:15811304951

阅读次数:3,21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