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之春》在2019年11月9日刊登了彭小明先生的文章《香港蒙面法与德国蒙面法》。该文想说明香港蒙面法与德国蒙面法有什么不同,读了该文以后我还是不大明白这两者的本质区别是什么,就去查了一些资料,想进一步谈一下这个问题。

德国议会在1985年通过了禁止蒙面法规Vermumungsverbot,内容是在示威游行时禁止蒙面。示威游行、集会自由是德国基本法(即宪法)规定的基本人权之一,德国人民经常举行集会、示威游行等活动,由来已久,在活动中很少有人蒙面。为什么要在1985年制定这样一部禁蒙面法呢?原因是在20世纪70、80年代极右翼和极左翼的极端分子和恐怖分子的活动非常猖獗,他们经常进行所谓的示威游行,发动危害公共秩序或公共安全的暴力攻击行动(打、砸、抢、烧,乃至伤人、杀人)。这些人为了避免被警察识别其身份,往往蒙面实施暴力攻击。为了制止极右翼和极左翼的恐怖活动,德国议会在1985年通过了禁止蒙面法规。该法规针对的对象应该是实施危害公共秩序或公共安全的暴力攻击者,而不是合法、和平地参与集会、示威游行等活动的一般群众。

在德国对这个法规是有争议的,支持者和反对者各持己见,至今仍争论不休。我们不在此讨论这些争论,而是看一下在德国是怎样执行禁蒙面法的。我们只见到根据禁蒙面法被判罚的人都是暴力攻击者;没有见到有人参加示威游行、单单因为蒙面而被惩罚的。相反的案例倒是有的,汉诺威中级法院2009年宣布一名蒙面示威者无罪,这名示威者因为参加反新纳粹示威,遭到极右翼组织的人身威胁,因此蒙面。

对于蒙面参加示威游行而无暴力行为的人,警察只是劝阻一下,要求除去蒙面,并不会拘捕蒙面者。也有警方只是因为示威者蒙面而采取强制行动的事例,其效果是不好的。例如,2017年汉堡G20峰会期间,上万名反全球化的人士在会场附近举行示威集会,其中少数示威者用灰色布条蒙面,现场警方以此为由欲强行解散整个集会示威,反而引发了更严重的骚乱。

以上是德国制定和执行禁蒙面法的概况,而香港的情况完全不同。2019年6月9日香港爆发了百万人示威游行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的运动(以后又称为“反送中”运动)。6月16日,爆发了200万人参加的更大规模的示威游行。“反送中”运动已经持续了半年多,而且还将继续持续下去。在10月4日以前参加示威游行、集会的人数肯定超过一千万人次,其中有很多参加者戴了口罩、头盔、护目镜、防毒面具,或用其他方法蒙面,蒙面者肯定有几百万人次。这些蒙面者绝大多数是和平的示威者,没有暴力攻击行为。

2019年10月4日,香港特首以紧急状态名义绕过立法会颁布了《禁蒙面法》。一部企图禁止几百万人次的行为的法规,肯定是无法实施的恶法。在示威者中间也有极少数有暴力攻击行为的勇武者。在开始时勇武者的人数是非常少的,后来人数有所增加,那是因为警方的暴力镇压行动引起了香港人民的不满和反弹,激发起更多人变成勇武者。推出禁蒙面法以后,警方的暴力镇压行动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勇武者的人数和暴力抗争行动也随之增加了。

港府颁布《禁蒙面法》的目的是为了平息香港人民的抗议运动,但其结果是适得其反。《禁蒙面法》颁布以后,照样有成千上万人蒙面参加示威游行、集会。警方不可能把几万人都抓起来,只得随意地抓捕一、二百人。被捕的人绝大多数都只是蒙面而已,并无任何其他的违法行为,根本就不应该被捕。警方这样做必然激起广大香港人民的愤怒抗议,使警方与抗议者的对峙场面越来越火爆激烈,暴力镇压和暴力抗争的行动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警民的对峙和对抗达到了一个新的临界点。11月28日,香港高等法院裁定《禁蒙面法》违宪。香港警方宣布暂停执行《禁蒙面法》。接着港府要求暂缓裁定违宪的决定,高等法院于11月22日批准《禁蒙面法》在终审法院上诉有结果前继续有效执行至11月29日。香港的《禁蒙面法》在把香港的警民暴力对峙和对抗推进到一个新的高度以后最终将划上句号。

以上所述把德国和香港颁布、执行《禁蒙面法》的本质区别说清楚了。以下来分析一下推行《禁蒙面法》以后香港的政治形势及展望今后的发展趋势。

自“反送中”运动开始以来,警方的暴力镇压行动逐步升级,激起了香港人民更强烈的抗议,在示威游行、集会中勇武者的人数逐渐增多,暴力抗争的行为也逐步升级。在颁布并实施《禁蒙面法》以及习近平在11月15日发表讲话,称“香港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以后,警方的暴力镇压、勇武者的暴力抗争及警民对峙的火爆场面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警民的对峙和对抗达到了一个新的临界点。向集会、示威的人群发射催泪弹、橡胶子弹、布袋弹,用水炮攻击,已经成了常态,甚至还发生了警察以真枪实弹打伤示威者的事件;也经常看到勇武者向警察投掷石头、砖块、燃烧瓶。最近更发生了震惊世界的警察围攻香港几所大学的事件,中共及港府受到世界舆论的强烈谴责。11月11日香港警察强行进入香港理工大学、香港大学及香港中文大学,抓捕学生。11月12日香港中文大学学生奋力抵抗,阻止警察进入中大校园,双方发生激烈的暴力对峙。11月16日中大学生全部撤离校园,使港警扑了个空。紧接着从11月17日开始港警围攻理大校园,警方与理大校园内的示威者发生了激烈的暴力对峙。围困持续了13天,在此期间拘捕了一千多人,受伤者没有统计数字。

在半年多的抗争运动中香港警方拘捕了6000多人,受伤者无数(没有统计数字),意外死亡人数近300人(其中大多数人的死因与抗争运动无关),尤其令人气愤的是,有好几个不明不白的“被自杀者”,完全有理由怀疑是大陆的特警人员进入香港作的案,但是缺乏充分的证据,只能是怀疑,无法确认。在抗争运动中香港人民作出了巨大的牺牲,他们在残暴的暴力镇压面前没有屈服,取得了伟大的胜利。首先是港府被迫撤销修例。更重要的是,11月24日香港举行区议会选举,泛民派大获全胜,获得86%的席位;建制派惨败。港府推行《禁蒙面法》及香港警方残暴的暴力镇压行动使香港人民进一步看清了中共及其控制下的港府和警方的狰狞面目,香港人民愤怒了,他们用选票给予中共当局及港府当头一棒。这一闷棍打下去,打得中共当局好久都醒不过神来,打得习近平不知道往后该怎么办,完全束手无策。从中共官方媒体对香港区议会选举的报道就可以证明这一点,所有的官方媒体都避而不谈选举的结果,尽说些空话废话,对于今后具体该怎么办,没有人说一句话。

香港人民的争民主自由抗争运动今后将怎样发展呢?在运动过程中一直存在一种“见好就收”的论调。现在已经见到“好”了,抗争运动继续搞下去,港府也不会作出进一步的退让,实际情况就是如此,那么现在是不是应该见好就收,就此收兵呢?我认为现在绝不能收兵,现在收兵就是向中共当局和港府发出错误的信号,使他们以为可以通过暴力镇压达到平息抗争运动的目的,以后就会变本加厉地向香港人民使用暴力手段,而且会向香港人民“秋后算账”。所以现在必须坚持下去,继续抗争。

可能有人会说,无论怎样继续抗争,中共当局和港府都不会作出进一步的退让,继续抗争是在做“无用功”,应该见好就收。这种想法大错特错了,继续抗争一时不能迫使中共当局和港府作出进一步的退让,继续抗争是为了保持对中共当局和港府的压力,使他们继续疲于奔命,不能向香港人民反攻倒算。如果现在收兵了,日后中共当局和港府就会来反攻倒算,很可能今天已经得到的“好”,明天就会丧失掉。而且我在下面将说明,只要香港人民继续抗争,坚持到底,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就能看到中共专制极权政权的覆灭。

接下来的问题是,香港人民争自由民主的抗争运动应该怎样继续坚持下去?首先谈一谈勇武者暴力抗争的问题。在“反送中”运动刚开始时,勇武者的暴力行为是很罕见的,后来暴力行动越来越频繁,直至经常见到催泪瓦斯弥漫、火光冲天的火爆场面。勇武者的暴力抗争行动基本上是被警方残暴的暴力镇压激发出来的,不应该过分地谴责他们,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地采取各打五十大板的态度,声称反对一切暴力,既反对警方的暴力,也反对示威者的暴力,更不能称勇武者为“暴徒”。

但是我们也应该思考一下,这样暴力抗争的效果究竟如何?勇武者们多半是临时聚集在一起、没有经过训练的年青人,他们手里拿的是砖头、石块、燃烧瓶等简陋的所谓“武器”;而他们面对的是训练有素、有组织的警察部队,配备着现代化的武器,有时还用真枪实弹向示威者发射。对峙双方的力量严重地不对等,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暴力抗争的一方是吃亏的。现在总共有6000多人被捕,受伤者不计其数,更有好几个不明不白的“被自杀者”、“被坠楼者”,实在令人生疑,香港人民在抗争运动中已经作出了巨大的牺牲。这样的牺牲是不是太大了?是不是应该设法减少牺牲,乃至避免这样巨大的牺牲?如果我们继续进行暴力抗争或者加强暴力抗争的力度,必然会导致更巨大的牺牲,而中共当局和港府不会作进一步的退让,而且暴力抗争行动为警方提供了进行暴力镇压的借口。最近在示威者中有人提出了“不受伤,不流血,不被捕”的口号。我很赞成这个口号,每个示威者都应当尽可能地自我保护,达到“三不”的目的。面对暴虐的警察部队,不必一味地采取“硬碰硬”、“以暴抗暴”的办法,更多地采取躲避的策略,让警察的暴力行动扑空,应该是更有利的抗争策略。

怎样把抗争运动坚持下去?最近有人发出“大三罢”(罢课、罢工、罢市)的号召,也有人发出“堵路”(堵塞交通)的号召。我认为短期的“大三罢”和“堵路”是可能的,长期坚持就不现实了。能够长期坚持下去的还是集会、示威游行这样的形式,应该每个星期日都举行。规模不必太大,中等规模即可,每周日都要举行,不能中断。遇到有特殊意义的日子举办一次大规模的集会、示威游行。最近出现了一种“快闪”集会抗议的形式,就是一群人(比如说,上千人)突然聚集在某个公共场所或交通要道处,举起横幅标语、小标语牌,喊口号,发传单,进行抗议活动;当警察得到消息,赶来镇压时,这一群人就“消失”了,都变成了普通的行人。这种形式很好,可以在各处经常发起这种“快闪”集会抗议活动,既造成了声势,又让警察疲于奔命,抓不到人。

抗争运动的口号仍然是“五大诉求,缺一不可”,其中的一个诉求已经实现,实际上变成了“四大诉求”。这四个诉求不应该同等处置,在目前应该突出“释放被拘捕者”这个诉求,还有就是“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警察的违法行为”。如果有人被警局拘捕而警局没有向他的家人发出通知,那么这个人就成了“失踪者”。如果有“失踪者”,那么民阵应该收集“失踪者”的名单,要求警方立即说明这些人的下落。民阵可以每周公布一次“失踪者”名单、这个星期有哪些“失踪者”知道了下落、这个星期被释放的人数及仍被警方拘留的人数。

香港人民的抗争运动应该如上所述的那样坚持下去。中共当局和港府不大可能作出进一步的退让,但释放被拘捕者,总是会有的;公布“失踪者”的下落,也有可能。所以很有必要把抗争运动继续坚持下去,抗争运动也会不断出现新的内容。有没有可能迫使中共当局和港府作出进一步的退让?光靠香港人民的抗争运动不大可能实现,还必须有外界的支持才有可能。

什么是“外界的支持”?首要的当然是中国国内人民的支持,中国人民奋起反抗中共的暴政。根据当前中国国内的情况来判断,短期内不可能发生人民群众奋起反对中共的革命运动,少数人站出来支持香港人民的抗争运动是可能的,但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群体性的支持香港人民抗争运动、反抗中共暴政的群众运动(具体原因就不在此细说了)。少数民运人士一直热切地期待着香港人民争自由民主的抗争运动会引发中国人民争取民主宪政的群众运动,这是不切实际的幻想,幻想必定落空。

另一个有可能实现的“外界的支持”是国际社会的支持,首要的是美国的支持。2019年10月16日美国众议院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此后,美国参议院把这个法案搁置起来,迟迟不予审议,直到香港发生了警察围攻香港中文大学和香港理工大学校园的严重事件以后,参议院才在11月19日通过了这项法案。由于众、参两院通过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具体内容有一些不同,必须把两院通过的法案的两个版本统一起来。为了节省时间,众议院在第二天对参议院通过的法案版本重新投票表决,予以通过。11月27日,川普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法案生效。美国参议院为什么延迟了一个多月才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据传是川普想以香港问题作为中美贸易谈判的筹码,引诱习近平在中美贸易谈判中作出让步,达成协议,所以阻止了参议院及时讨论此法案。但这只是传闻,并无可靠的证据。我们只能把它当作未经证实的传闻,不作为考虑问题的依据。现在法案已经生效了,接下来更重要的是:要看美国将对中共及港府采取什么制裁措施。我想川普政府大概不至于对中共及港府不采取任何制裁措施吧。如果那样的话,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毫无实际意义,这个法案就等同于一张废纸。现在我们就耐心地等待一下,看川普政府将对中共及港府采取什么制裁措施。“谜底”揭晓以后我们就能清楚地看到川普在香港问题上究竟持什么立场,采取什么样的政策。

我在2014年曾经作出这样的预言:在2018年至2022年期间,中国将爆发经济危机,经济危机的爆发将迅速导致中共专制极权政权的垮台。我至今仍然坚持我的预言。如果我的预言能够实现,那么香港人民坚持继续抗争,只须再坚持两三年就将迎来最后的胜利,看到中共专制极权政权的覆灭。同时我们也期望香港人民争自由民主的抗争运动能得到外界的支持,即国际社会的支持,首要的是美国的支持。如果能得到美国有力的支持,就可能促使中国爆发经济危机,促使中共政权早日崩溃。但我们对此不能抱过高的期望,有些人把香港人民抗争运动获胜的希望完全寄托于美国的支持,这种过高的期望有可能落空。毕竟川普是美国的总统,不会站在中国人的立场上来考虑问题。川普是个商人,他的口号是“美国优先”,他按照他认为能使美国在经济上获得利益最大化的原则来决定他的政策(当然这只是川普个人的观点,客观上是否能使美国获得最大的经济利益,那就另当别论了)。川普的决策是否符合某些中国人的期望,那就只能走着瞧了。

我们现在等着看川普政府将对中共及港府采取什么制裁措施,存在以下两种可能性:(1)采取严厉的制裁措施,对中共在金融、贸易、经济上给予沉重的一击。这将促使中国爆发经济危机,这是我们期盼的结果。(2)对中共采取“绥靖”政策,对中共及港府只采取无关痛痒的制裁措施,甚至不采取制裁措施。对此我们抱着淡定的态度。中国爆发经济危机及中共政权的覆灭是大势所趋,川普的“绥靖”政策救不了中共的命,至多使中共政权的崩溃推迟一年半载,没什么大不了的。“六四”以后三十年我们都坚持过来了,再多坚持一年或半年又何妨。

总结:香港人民争自由民主的抗争运动一定要坚持下去。目前阶段应该突出“释放被拘捕者”、“说明“失踪者”的下落”、“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警察的违法行为”等诉求。期盼川普政府全力支持香港人民的抗争运动,对中共及港府采取强有力的制裁措施,同时我们对此也抱着淡定的态度。香港人民、中国人民取得最后胜利的日子已经临近,黑暗即将过去,曙光就在前头!

出 处 :北京之春
整 理 :2019年12月31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