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地爱。爱你
生病的肉里的一枚琥珀
东方的瓷器。公山羊的双角
在我爱时下垂,然後弯曲
离我们的爱最近的海洋:
那些盐,整齐地进入一只
狗眼。那些曾被深深爱过
迷路的眼睛

那些火,河流在傍晚
把他们带走。马群消逝
东方的夜枭。当腰与腰
象两座湖紧紧挨着
唇如鱼,游向湖底
离我们的爱最近的村庄:
所有的马驹从睡梦中
快乐地醒来

中国诗歌网
2017年09月06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