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修霖:“师夷长技以制夷”的当下中国

Share on Google+

以前看过一篇文章叫做《装在套子里的人》,文章要表达的意思已经在记忆中模糊,但是该文的标题很形象地映射了目前中国的现状,即装在套子里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再直接一点就是中国人民活在中共精心创造的精神世界里。中共通过控制信息传播渠道和工具,通过牢固掌控对所有事物的话语权,来完成与世界主流价值观、政治理念等精神文明的隔绝。

当下中国人的精神世界确实是与世隔绝的,虽然我们能接触并享受到与外部世界基本一致的物质文明,甚至某些方面可能更先进一些,但是我们对支撑产生这些物质文明背后的精神文明基本都是片面认知,或者曲解,甚至某些部分一无所知。

我们回味清朝鸦片战争以后国门大开被迫学习西方,从初期学习西方技术幻想“师夷长技以制夷”,慢慢转向对政治制度的探索,最后开始检讨自己的民族文化渴望从根本上改变而后去追赶这个世界,这其中中国共产党作为一只推动社会巨变的力量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其引入并发展壮大的共产主义理念确实给中国人民以希望。但是中共建政以后发现继续把制度和文化朝着西方模式变革会影响到自己对权力的控制,虽然对文化的检讨一直在进行,对西方学习和追随的步伐也并未停滞,但深受传统帝制观念控制的中共历届当权者惧怕自己权力的丧失。

如果变革的代价是失去权力,那权衡的结果就是拒绝变革,不仅拒绝变革,中共开始对西方的文化和制度采取敌视态度,对西方事物的解释中共逐渐创造了自己的一套理论,并且在信息控制的基础上向国内民众灌输这套理论。国内大部分民众也只能在潜移默化中被动接受,当你只能听到一个声音的时候,这声音就是你全部信息的来源,哪怕他重复的是谎言你也深信不疑。诸如“资本主义就是剥削的代名词”,“台湾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邓小平说的“三权分立就是三套政府”,直到当下的“我们绝对不搞三权分立”,“摒弃西方价值观”等等内容,而且作为党的喉舌的媒体,更是片面传播国外信息,误导国内民众,把国外的极端反面个例作为普遍状态报道,选择性向大众传播特定资讯。

信息控制一直是中共的拿手好戏,早在延安时期就建立严格的新闻分级制度,对各级干部“知”的权力进行了规定,采取“倒金字塔”模式,干部级别越高受限越小,直至普通老百姓为了保证思想和政治的纯洁性,知道的越少越好。到现在更是如此,虽然互联网蓬勃发展,我们感觉自己在和世界沟通,感觉自己是不受限制的,自由的,但实际上网上“长城”已经是公开的秘密,“翻墙”也变成了网络敏感词,也与时俱进地成就了新时代的“文字狱”。除去信息控制手段,还有就是对一切事物的解释权,也是话语权,虽然中共在国际上没什么话语权但是国内肯定是毫无疑问的一把手,东西南北中,党要领导一切,所有的解释必须以党的决议为准,以新华社通稿为准,与此不一致的就是造谣、寻衅滋事,甚至涉嫌颠覆国家政权。

因为对失去权力的恐惧,所以对西方制度和文化开始排斥,加之有效的信息管控手段和绝对的话语权,国人基本对西方的一些基本价值观和政治理念一无所知,或者一知半解,甚至完全曲解。目前的中国基本又回到了对西方学习的第一阶段,即“师夷长技以制夷”,中国在技术层面全力追赶,投入巨大的资源,整体层面已经达到并超过世界平均水平,甚至在某些方面可能已经赶超了世界,或者居于世界的前列,但我们仅限于技术层面的革新,对西方制度和文化是拒绝的。

中共对西方制度和文化的拒绝也有一套巧妙的手法,那就是在一切世界主流的政治术语前面加上“中国特色”的法宝,即以“国情”为盾牌施行“特色”制度,当一切事物被“中国特色”加持以后,所有的话语权又自然而然转移到中共的手中,也就精神文明层面实际上背离了世界主流趋势,甚至提出了“四个自信”这种极端的排斥理论,“四个自信”是盲目自信,其本质实际上就是天朝上国心态,是拒绝政治改革和文化进步的无知心态,是不走桥非要摸石头过河的自杀式尝试,是实际上文化和制度层面的闭关锁国,或者新时代的闭关锁国,无形的闭关锁国。

所以现在中国要做的不是搞所谓的“孔子学院”向外输出自己的理念,而是从向西方学习的第一阶段中突破出来,把“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枷锁打破,继续在制度和文化层面,在政治理念层面向西方深入学习,消化吸收,向世界自由民主的主流大道上靠拢,从而与世界人民找到共同语言。

易修霖 2020年1月6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20.01.09

阅读次数:5,27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