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康:挽狂澜于既倒,障百川而东之——台湾2020年总统选举断想

Share on Google+

鸟瞰台湾宪政之路

台湾2020年总统大选,蓝绿统独中美混合羼杂,形同一艘三桅帆船,独立不倚还是飘向大洋彼岸抑或被吸入大陆,仁智各见。二战告终前后,台湾归属已由《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等略具国际效力的条约勘定,所有土地人民政事回归中华民国,旋即被苏美英《雅尔塔秘密协议》否弃。若非斯大林于1949—1950年策动朝鲜战争,美国赓即出兵,以及1950年—1951年《旧金山和约》,“台湾地位未定”将被苏美冷战及其东方余续“国共内战”取代,台湾将成为中国遵循斯大林旨意所建“中华人民共和国”之一省,决无可能自外于苏俄第三国际对中华民国长期渗透转变为战争颠覆的图谋。此后台湾内政外交概由“苏美冷战”、“国共内战”和“(苏美中)韩战”导引,直到2020年。迅疾演化的全球化和互联网时代,没有增进台湾与大陆半寸距离,却空前扩充了中国人的历史视野与家国观念。

如前所述,作为历史继承,今日台湾乃现代中国历史一部分,其中几点不应忘怀:

蒋中正虽败于内战(斯大林、美国政军左翼与中共合谋合力所致),却守住台湾,为中华民国奇迹般奠定反苏抗共、光复大陆的基地。

蒋中正、蒋经国坚持三民主义、五权宪法,坚持先贤“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正统,中华民国国祚始迁移不坠,天命重归有期。

1950年初,于百般艰窘中蒋中正坚持将“中央研究院”、“故宫博物馆院”、多所大学与大批知识界人士迁移台湾;1966年,为守护中华文化,与大陆毛共“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分庭抗礼,蒋中正托庇前贤往哲、倚靠台湾文化教育界发起“中华文化复兴运动”。此两者大幅改变荷西日殖民时代及原住民文化意识,在精神、价值观和历史感诸方面,对于升华台湾文明从而转向现代世界潮流,居功阙伟。若非如此,当下台湾总统选举广泛使用的语言、文字、概念、诉求、标语、口号,恐怕寻之无迹而伊于胡底。

1950年代初,蒋中正倡行“耕者有其田”,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实行不流血的土地改革,铺就台湾“经济起飞”航路,亦为1987年后台湾告别“军政”、“宪政”,进入“宪政”的历史性起点。

1987年至今,依于“民主、伦理、科学”,国民党融合文化道统、政治法统、经济自立及多元社会于现代文明共同体。蒋经国毅然与民同袍、与天下更始,还政于民,转上民主宪政大道。虽孤悬海外之蕞尔小岛,其宪政记录、选举成就、人心民意若新发于硎,完全不输于欧美日诸国且影响日益无远弗届。

中国现代“出埃及记”

中国跟以色列的命运大不一样,却也有相近甚至一样的启示。

犹太民族遭遇的苦难格外漫长而深重:亚述、马其顿、巴比伦、埃及、迦太人、波斯、希腊、罗帝国都奴役过犹太人;直到中世纪十字军东征、欧洲“黑暗时代”(Dark Ages)、黑死病、腺鼠疫;到意大利梵蒂冈教廷的“隔都”、沙皇俄国的“栅栏区”、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法国“德雷福斯案”到斯大林的民族放逐和“犹太医生案”;最终到纳粹德国奥斯威辛、达豪、布痕瓦尔德集中营、毒气室,再到五次中东战争以及整个阿拉伯-伊斯兰世界的环伺与敌视……;几乎整个世界都在合谋排斥、驱逐、迫害、虐待、屠杀和灭绝犹太人,这个“上帝的选民”向世界各地流散迁徙的经历,几乎就是数千年人间灾祸的路线图,以至犹太人发明了四个恐怖词汇,以音译形式直接进入各国语言:pogrom(排犹)、ghett o(隔都)、genocide(灭犹)、holocaust(屠犹)。这个从荆棘之途、骷髅之地泣血而来的古老民族,至今还在为自己的故土和圣城流血。

中国横亘于太平洋与喜马拉雅群山之间,虽有蛮夷戎狄四方侵扰,但华夏民族以其适于农耕之天时地利和子孙众多,辅以黄河长江两大流域两大文化汇聚之文明根系,以及王者无外、以夏变夷之儒家天下文明统绪,数千年领步亚东,与犹太历史恰成对照。而犹太人慎终追远,万难不离本源,其《(旧约)圣经》、《摩西十诫》、《妥拉》、《塔木德》、《阿伯特》等经典伴随其苦难与流散近半个万年,乃其精神及信仰祖国不可摧折的参天大树。

只有天地人物,中国未必能够穿越帝国、王朝及战争、奴役、屠戮而要么坠为虎狼之国、要么分崩离析生灵涂炭,中华文明绵延不绝的奇观殊难呈现。与犹太人一样,中国人不仅同样慎终追远,存亡继绝,而且拥有自己的经典文本;《汤铭》所刻“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箴言,《诗经》宣示:周虽旧邦,其命维新,则形成中华文化继往开来、变法维新的另一传统。至于蒙元、满清入主中国,并未改变中华文明协和万邦、天下一家的大轨。日本入侵,与抗战时期知识界精英一样,蒋中正清醒而坚定地拒绝了日本帝国“大东亚共荣圈”、中日共建“黄种人罗马帝国”的空前魅惑,坚持为本位中国文化、为世界信义和平、人类文明与自由而战。

中国与犹太人最可比较的,是一旦拉近时空,两者皆面临“出埃及记”的神秘而神圣的使命。

公元前1290(或1445)年,摩西受耶和华神启,率犹太人过逾越节、出埃及、渡红海、订约西奈山,经40年跋涉,终于归返其祖宗世居、经神允诺的“流奶与蜜之地”。

中国正在进行现代东方的“出埃及记”,只是反向而行。安土重迁,固为中国农耕习性,而孔子明言,“道不行,乘桴浮于海……欲居九夷”更是中华道统所在。70年前,蒋中正率中华民国政军文教各界东渡海峡,中国历史文明重心始呈现黄河—长江—珠江—台湾海峡的历史性转移。犹需强调,台湾虽孤悬海外,但并非化外之地,仍在中华九夷之内。按照中华道统及天命,“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即使马列主义与暴秦媾合为异常强横之现代匡人征服中国本土,中华民国迁台,也并非临时政府,更非流亡政权。1949年国民政府迁台,即中国20世纪的“出埃及记”,21世纪台湾实施宪政,则是重返中国“迦南”的新发轫。

中国现代统一与民族复兴

置当今台湾总统选举于中国历史长河,世人可以重新观照台湾事像、中国趋势和世界新潮。

孙中山、蒋中正两代国民党人历经辛亥革命、北伐东征、抗日战争、国共内战等艰辛、光荣历史,在台湾数十年演变过程被渐次淡化、放弃,代之以“去中国化”、“本土化”。“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光复大陆”蜕化为“一中一台”、“台湾独立”;致力于五族共荣,以建民国、以进大同的伟大理想,萎缩为偏居孤岛、苟且偷安之悲危格局。“统一”与“复兴”竟然堕为微妙、禁忌之词。

历史将严正警告“台湾独立”的意欲和行径。“台湾独立”难以经受历史检验,首在违逆中国历史总趋势,违逆中华民族命运与使命,违逆中华民国宪法;其次在违逆自威斯特伐利亚条约以降世界潮流,违逆从1918年伍德罗·威尔逊总统14点和平原则到联合国宪章所倡导的国家领土完整与主权独立以及建基其上的国际联盟。

“台湾独立”在事实上只会给台湾带来厄运甚至毁灭。众所周知,“台湾独立”的保障是美国自朝鲜战争后关于“台湾地位未定论”的历史遗续。事实上,70年来,若无美国在东亚和台湾海峡的军事存在,台湾早已沦为中共禁脔之地。但是,无人可以预言,台湾将长久作为“不沉航空母舰”受到美国保护。揆诸史乘,台湾本来就是美国近80年来对华政策一再犯昏试错的特殊后果。

更紧要者,最伫盼“台湾独立”,正是北京政权。君不闻,毛泽东“一定要解放台湾”至今余音绕梁;邓小平出兵台湾首要理由就是“台湾独立”;君不见,武装攻台,更是习近平日思夜想维持红色江山、称霸西太平洋进而图谋世界统治权的不二选择。即使民进党不公开宣布台湾独立,不以全民公决或修改宪法实际独立,习近平政权也将在可以想见的未来多管齐下,以武力、经济、统战、情报、特工、意识形态及各种尚难名状的手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侵占台湾。

望民进党诸公切记,毛统治中国28年,8,000万男女老少死于非命;邓小平公然以坦克在长安街和天安门广场屠戮大学生与市民;习近平加速强化红色帝国,整军经武,重新祭出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血旗,——殷鉴实在不远!——难道北京统治者就不敢在台湾冒天下之大不韪?!

台湾三代偏安,中共统治之严峻酷烈,决非“感同身受”可以凑泊。跟大陆血渊骨岳般的浩劫相比,“2,28那样的”白色恐怖“连”小巫见大巫“也说不上。”台湾独立“不仅为北京政权亟需,还将阻遏中国大陆正在日益汹涌的终结中共红色帝国的浪潮,——台湾人实在太不了解大陆。一言以蔽之,”台湾独立“是一条格局偏狭、后果不堪容受的华山一条路。

民进党诸公如果决意独立,最佳历史时机应在胡温十年,最坏环境正在此次台湾总统选举之后。美国朝野对中共本质开始认识,主要基于国家利益;北京图谋颠覆既有世界秩序,已三代之久,其意欲之深、机心之险、行径之广,远非苏联帝国能比。何况川普近日重在中东与伊朗开战,重蹈伊斯兰—基督教持续1500年宗教—文明冲突覆辙,北京统治者决不会壁上旁观,——火中取栗乃其本性。

中国国民党:与天下更始

模棱两可、首鼠两端、偏安苟且可谓国民党、民进党共有的历史处境。如此田地,固有种种缘故,根本原因,端在背弃其本根本源。

民进党对中共奉行“惹不起躲得起”的鸵鸟政策,欲独立而不能断然实行,其来固有自。国民党不断自丧魂魄,本土化、边缘化乃至沦为台湾政治附庸,是其必然。

今天,台湾面临自我变法,与中华更始的新变局。奇才韩国瑜当选中华民国新总统,意义非同寻常,姑尝述之。

台湾在变。宪政之路不可逆转,中国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终于据此出现新路向。自欧洲文艺复兴、启蒙运动、工业革命、地理大发现和宪政民主制度开辟的世界潮流,终于与中华文明接橓联袂,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的道统与法统终于重新绽放现代文明之光。无论有多少缺欠遗憾,当代台湾每一页日程都是中国人走向打通古今融汇东西、既自作主宰又关怀天下的记录,是中国古圣贤“顺天应人”理想的现实形态,对全体中国人以及东方社会乃至世界人类具有特殊价值及意义。

大陆在变。中共70年专制统治,正迭入天怒人怨田地。“苦秦久矣”、“伐无道,诛暴秦”的人心民意已流布日广日烈。1975年,第一次天安门事件,即有“秦皇时代一去不复返”口号;之前林彪父子秘密政治报告即把毛泽东喻为秦始皇(毛泽东更自比秦始皇)。

1949年,中共篡国伊始,即公开宣布,决不行仁政王道,大肆屠戮地主、中华民国军政文教人士,剥夺资本家,实行“焚书坑儒”、迫害知识界,横征暴敛、胡作非为,饿殍遍野,致“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相食”。同时,在神州大地推展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不仅知识界再罹苦难屈辱,“走资派”也大批堕为贱民,几乎全体中华列祖列宗、前贤往哲悉被开墓掘坟、焚尸扬灰灭迹。

毛泽东无法无天,其毒焰远逾夏桀、商纣、周厉王、秦始皇、盗跖、庄蹻、石虎、隋炀帝、朱元璋、李自成、张宪忠、洪秀全和尼禄、卡里古拉、约翰王、成吉思汗、帖木儿、阿提拉、戈弗雷、希律王、希特勒、斯大林等东西方暴君恶棍。毛甚至公开声称,中国期待核大战,宁可以三亿生命作埋葬西方资本主义的殉葬品。

毛发誓不下罪己诏,邓小平窃取儒家“小康”观念为其“国策”,江泽民在世界各国开办“孔子学院”,习近平奢谈民族复兴,却从不向列祖列宗、中华民族、中华文化下跪认罪。丧心病狂在前、无耻之尤于后,中共党酋如此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真不知天下有羞耻事。

更有甚者,8,000万无辜人民死于非命、苏联东欧诸国摒弃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在全世界名誉扫地后,习近平竟然重新为共产主义邪恶幽灵招魂,重新公开祭举共产党在全球实现共产主义“终极目标”的血旗,《共产党宣言》重新成为中共的“圣经”,马克思再度成为中共的“祖宗”,中共党章宪法继续充斥着西方19世纪、俄国20世纪俄国渗透并征服中国的红风赤潮。

从1921年建党到1931年建立“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到1949年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到2020年,中共先甘为列宁托洛茨基们第三国际心悦诚服的支部,无条件接受莫斯科世界战略和为中共量身定做的方略;继而遵从斯大林旨意,接受国民党领导,以抗日统一战线为名骗取合法性;又配合苏联《雅尔塔秘密协议》之东方战略,发动内战,篡夺国权;斯大林猝死,毛泽东又萌发世界革命领袖意欲,将中国所有人民、土地、资源作为其世界革命中心基地的工具。

数十年来,北京竭尽全力文过饰非、粉饰太平,但8,000亡灵没有暝目,他们的子孙后代没有忘记祖父辈的苦难。台湾诸公请拨冗阅读郑义《红色纪念碑》(广西文革大规模吃人实录)、杨显惠《夹边沟记事》(数千右派瘐死甘肃荒寒野漠)、杨继绳《墓碑》(三年大饥荒3500万人饿死记录),以及难以计数的尘封日记、信函、回忆录、统计、记实文字、图片……。

万变不离其宗,只要不改邪归正改弦更张改换门庭,依然宗奉马克思为祖宗、共产主义为宗旨,中共就依然是西方邪灵征服中国的脚手架,中共所有罪错与成就都是毛泽东向苏联“一边倒”、“走俄国人的路”的历史延伸,一句话,都是中华民族难以洗雪的奇耻大辱。

中共是最没有颜面、资格和理据妄议中国统一与民族复兴的叛逆集团,中国人历经磨难才得出这个启示录式的结论。台湾国民党尽管迷失目标既久,但一旦识破中共真面目,就应焕发初衷,回复宗旨,变法维新,与大陆亿兆正在觉醒的人民同步同调。

韩国瑜:周虽旧邦,其命维新

国共两党、海峡两岸正在发生极其深巨的演变。

中共仗恃苏俄起家发迹篡天下,70年穷凶极恶。国人敢怒不敢言,毛死,反毛非毛一度成为大陆意识主流。邓小平却拒绝效法赫鲁晓夫批判斯大林以鞭尸毛泽东;坚持共产党专制,酿成8964血案;继而加入WTO,赚取全球化巨额红利,代价是败坏人心,污染环境。其间苏联解体,国际共运破产,中共合法性荡然无存,只靠暴力、谎言和金钱维持。

太子党习近平重为毛泽东招魂,邓小平遗产贬值,中共总体危机提速加剧。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今日大陆,欲灭习近平而代之而后快者遍布朝野,欲颠覆中共政权推翻红色帝国者与日俱增。中国第一个大一统王朝秦帝国曾不可一世却两代而亡,世界第一个红色帝国苏联几乎一夜之间戏剧般分崩离析。根本原因,贾谊早已道破:仁义不施,攻守之势异也!此正是当下大陆中共政权最恰切的写照;也是更古老更弥久常新的箴言“周虽旧邦,其命维新”在21世纪的历史性预表。关注国情世运者必须洞烛机先。中国仍处于其英雄豪杰时代,时势、英雄互造,将玉成韩国瑜。

韩国瑜率国民党赢得2020年台湾总统选举,其立即敞显的意义是:阻止台湾独立,防范中共突然武力犯台;拨乱反正,重塑国民党党魂、中华民国法统权威;大幅调适台湾政治、安全、法律、经济、社会、文化、教育,协和蓝绿族群。待5,20政权顺利移交后,韩国瑜有一年半载时间重新生聚重新教训重新变法,一个特殊机缘,将玉成韩国瑜。

天地玄黄,日月贞明。

多年间,国家统一与民族复兴已成中共专利,世事荒诞,莫过于此。中国最大国情,乃道统传世,尧、舜、禹、汤、周文王、周武王、周公、孔子相继不绝。中共也有其“道统”:马列主义及其中国变种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江泽民三个代表、胡锦涛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只有最无聊最虚伪者,才会把中共这个极其不伦不类的“道统”当回事。

2021年,中华民国肇始110周年、中共建党100周年。韩国瑜若择日光明正大向北京公开宣示中国国民党与中华民国关于中国现代统一与民族复兴的正式声明,就“中国”基本涵意以及国体、政体、国家基本制度、国徽国号国都、军队国家化等若干问题公开、对等谈判,将一新天下,一扫百年腥膻、阴霾、危机。无论习近平还是其他中共领袖,都不可能不面对此攸关中国前途命运的历史性宣示。中共70年一直诬蔑中华传统文化,将五千年文明古国说的一团漆黑、一无是处、一穷二白。现在,中共向传统求教求救,终难自圆其说。

110年前,孙中山等中华民国先贤,高标“驱逐鞑虏,恢复中华”,创建中华第一共和;1950年3月1日蒋中正在台北宣告复行总统职权,此为中华第二共和;2020年1月11日,韩国瑜率国民党东山再起,中华第三共和诞生。

韩国瑜足智多谋,坦荡豪爽,家庭和美。他尊重儒家传统,爱护中华民国,是历史召唤来挽狂澜于既倒、障百川而东之的人物。他如前贤“祖述尧舜,宪章文武,上律天时,下袭水土。”他“聪明睿知,足以有临也;宽裕温柔,足以有容也;发强刚毅,足以有执也;齐庄中正,足以有敬也;文理密察,足以有别也。见而民莫不敬,言而民莫不信,行而民莫不说。是以声名洋溢乎中国”。他当选中华民国总统,不仅台湾大幸,亦为中国大幸。

《中庸》有言:君子之道,本诸身,征诸庶民,建诸天地而不悖,考诸三王而不谬,质诸鬼神而无疑,百世以俟圣人而不惑。愿韩国瑜奉天命尽人事,不仅振兴台湾,而且跻身于中国21世纪“出埃及记”的旷古伟业。

本人年逾古稀,癌变加剧,来日无多。近期遥观台湾选举,时生感慨。草草行笔,凑成此断想。韩国瑜当选总统,本文或可供卓参;如果落败,本人算又饶舌一通。

台湾歌曲《古月照今尘》唱到:

莫负古圣贤,效历朝英雄,
再造一个辉煌的汉疆和唐土!

此曲或可为韩国瑜及其他仁人志士弦歌不绝。

——《纵览中国》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Friday,January 10,2020

阅读次数:4,35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