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民:“有声的香港”代表“无声的中国”控诉:2019香港民众抗争的意义

Share on Google+

据报道:2020年第一天,超过103万港人集会游行,要求港府回应五大诉求。维多利亚公园和街头人山人海,口号声不绝于耳。反送中运动历时半年多,元旦大游行再次冲击中共政权,开启了2020抗共潮的序幕。

2019已经走完,如果有人要问过去一年这个世界上发生了哪些大事,香港民众向港府向北京作拼死抗争(已知在这场称作史无前例的抗争中至少死了数名抗争者)当首屈一指——过去一年这个星球上没有哪件事能与香港一两百万民众向港府向北京“说不”并作拼死抗争达半年之久相比。有外界媒体总结:“在这一过程中,6千多人被捕,多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多位民主派议员和社运代表人士遭遇无理打压、威胁甚至殴打。但是,这一切都未能动摇港人的意志。在这场双方力量悬殊的正邪对垒中,香港人的风骨和勇气感动了世界。”

怎么也想不到,鲁迅在1927年2月18日到达香港第一天就在香港青年会发表的公开演讲《无声的中国》中的一段话,在近一百年后的香港成为现实,且波澜壮阔,激动人心,让全世界听到了香港最广泛民众的声音,让全世界看到了香港最广泛民众的抗争。一个“有声的香港”代表“无声的中国(大陆)”,向全世界控诉独裁政权妄想挤压香港自由民主的统治。

什么“暴徒”,什么“废青”,什么“大多数香港民众是拥护港府拥护中央政府的”,统统都是鬼话——最多不过一厢情愿,自欺欺人。香港民众就是想要一个自由民主的香港,就是想要一个让他们通过投票,像前不久区议会选举那样选出一个真正属于香港人的政府,而不是听命于中南海的港府。只要不是这样,香港的所谓“一国两制,高度自治”,就将名存实亡,就是一句空话。那些以“港独”为借口,拼命打压香港民众特别是打压青年们争自由民主的行为,只会适得其反。

当然,北京中南海七十年就是这么走过来的,现住在那里的“国家领导人”无非继承了先前住在那儿的一班“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衣钵,人们不必大惊小怪。

这一次香港民众抗争的“主力军”正是青年人,因此可以说,没有听过或读过鲁迅《无声的中国》的香港青年们,事实上却正“响应”了鲁迅近一百年前的号召。

鲁迅对当时来听他演讲的香港青年是这么说的:

“青年们先可将中国变成一个有声的中国,大胆地说话,勇敢地进行,忘掉了一切利害,……将自己的真心的话发表出来。……只有真的声音,才能感动中国的人和世界的人;必须有了真的声音,才能和世界的人同在世界上生活。”

今天,没有听过和读过这些话的香港青年,是生活教会他们明白了鲁迅所讲的道理。中国大陆之所以没有感动世界;中国内地民众之所以不能和世界上那些自由的人们过同样的生活,正因为中国大陆发不出“真的声音”,世界也不知道中国大陆民众真实的想法。没有民众大规模的表达,是引不起世界关注的——香港与中国大陆从正反两面都佐证了这一点。

当下,在中共“统一思想”下,即使如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在发言中说的“网民每天产生的信息量多达300亿条”,然而大陆仍近乎一个“无声的中国”,而香港青年们也不可能将“无声的中国”变得“有声”。但在过去的2019年,香港民众让香港成为了“有声的香港”,他们似乎正代表着“无声的中国”。这种壮举,让北京中南海感到震惊。他们最担心的是,香港这种抗争精神会传染给内地网民,引起“连锁效应”,那样,他们对大陆的“领导权”也就到头了。因为中共未必不清楚,香港民众,特别是那些青年们的所作所为,正代表了中国大陆无数青年网民的心。

所以说,起始于2019年夏,至今没有结束的香港民众大规模抗争,在香港历史上前无古人,意义重大,必将载入香港和中华民族史册;而中共原本就不光彩的历史也会因此再“浓墨重彩”地加上一笔,即对英国留下的一颗“东方明珠”的摧残损毁。

有理由相信,那100万人的游行队伍也好,200万民众抗争也罢,读过鲁迅,尤其是读过鲁迅《无声的中国》者一定寥寥无几。没读过,不要紧,在争自由民主方面,民众往往无师自通,因此,只要用行动支持和证明着鲁迅,就足够了。鲁迅地下有知,一定会很欣慰。

在鲁迅时代,由于种种原因,当年鲁迅几次到香港,不论是对他在香港演讲的刁难还是后来过关的验箱,这座殖民城市给他的印象并不好。特别是当《无声的中国》演讲后的第二天,这篇演讲就被当地官方“竟至于惊为‘邪说’,禁止在报上登载的”,于是鲁迅感叹“是这样的香港”,而且“这样的香港几乎要遍中国了”。现在有理由相信,当年鲁迅对西方包括对英美的一些今天看来显然未必正确的观点,大约都缘于他到香港的经历,我们应该持理解的态度。因为这绝不能证明鲁迅反对英美的自由民主。鲁迅死得早,不知道香港的自由民主从那时起正一天天进步。特别是1949年至今,香港早已进步到有资格被世人称之为“自由港”,甚至被誉为“东方明珠”,其高度文明程度足以与世界上那些自由民主的国家地区媲美。

然而,香港越是自由民主,越是高度文明,内地一些官员包括中南海的高层们反而越是“过不得”。他们始终认为中国就应该实行一党执政,因此坚持独裁统治,并拿“爱国”作幌子。一些官员腐朽的思想奇臭无比,把中国内地因制度原因与香港社会文明距离的拉大,导致香港民众总是显得与内地格格不入,说成是因为香港总是强调“两制”而不强调“一国”。也因此,一些做惯了奴才的官员恨不能让香港一个早上也换成中国内地这种专制的社会制度。他们把邓小平1990年1月在人民大会堂接见李嘉诚时说的那些话当作耳旁风,似乎不知道邓小平说的是“五十年不变,五十年之后更没有变的道理”,而且邓小平当着李嘉诚的面,说“这个道理我过去讲了多少次”。

今天执政的中共高官乃至国家领导人,为什么有勇气置邓小平讲话于不顾呢,缘于他们念念不忘所谓“特色社会主义”,而且从来就没想过如何真正实行更广泛的自由民主,让中国内地汇入人类文明大潮,实行普选,那样,才是一个真正的“新中国”。

说起来,中共只有真正实行自由民主,才算不忘上世纪四十年代初那段时间所宣扬的“初心”。中共后来所作所为,才是彻底背叛了自己所宣扬的东西,并走向“初心”的反面。本人有理由相信,对于中共而言,只有当有一天彻底走投无路时,他们或许才会拾起这个忘了若干年的所谓“初心”,又厚着脸皮,告诉他们统治下的民众乃至全世界,说实行自由民主才是共产党人真正的“初心”,而那些先烈们,特别是“地下工作者”,牺牲前都是抱着建立一个真正自由民主的新中国的信念,否则,他们不会连命都不要了。

在中共当真有勇气这样讲的那一天,就会向全世界证明,至少在过去七十年,中共对不起那些抱着建立一个自由民主的新中国信念而牺牲的先烈们;再说重一点,对先烈们而言,一九四九年后的中共,才是以陈独秀为代表的“中国革命”最大的叛徒,甚至可以说是“集体叛变”,走向了自己的反面。否则,我们就有理由认为,中共的“初心”,不是要建立自由民主的国家,而就是要恢复帝制。然而他们有谁愿意承认呢?所以说,倘真有另一个世界,这些集体背叛了先烈们遗愿的几代中国统治者们,是羞于在另一个世界见到那些先烈们的。

不然,中共的理想如果就是为了国家实行自由民主,香港民众示威游行有什么错?他们要的不就是中共曾经承诺并所谓“为之奋斗”的吗?他们要真普选,有错吗?而只有选票才最能体现人类现代民主,同时最能表达人民意志。没有选票,那个民主就是假民主。用“爱国爱港”来忽悠,用“港独”来诬蔑那些争自由民主的香港民众,不仅会彻底冷了香港民众尤其冷了香港青年的心,全世界都不会答应。前不久美国参众两院全票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经川普总统签字生效成为美国法律,不就是对中共最好的回答吗?

中共不要以为只有香港青年们才会那么做,内地青年们总有一天也会像香港青年们一样,要求中共兑现在他们获得政权前的承诺。这一天不会太遥远。这或者就是香港民众2019年大规模抗争衍生出来的又一个意义。

末了想接着前面补充一点,鲁迅在《无声的中国》中还有一段著名的话,在近一百年后的香港,同样得到了验证。那段话是这么说的:

“中国人的性情是总喜欢调和,折中的。譬如你说,这屋子太暗,须在这里开一个窗,大家一定不允许的。但如果你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会来调和,愿意开窗了。没有更激烈的主张,他们总连平和的改革也不肯行。”

2019年夏天以来,香港民众大规模游行示威,特别是在向港府向北京抗争的同时提出的要求,以及后来得到的答复,已经,也必将再次印证鲁迅这段话。

二零二零年初
——《光》传媒首发,转发请注明出处——

阅读次数:4,604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