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母亲群体:难属离世,沉重悼念! ——愿,与我们并肩前行三十年的难友一路走好!

Share on Google+

我们怀着沉重的心情,向世界上所有关注我们的人们诉说我们心中的悲痛!

2019年“六四”惨案三十周年之际,我们又有三位难属和一位伤残者因病去世:难属高捷、周国林、郝义传,伤残者邢承礼,迄今为止共有59位难属离世。

高捷:女,北京橡胶六厂退休干部。因心情常年压抑身患直肠癌,2018年12月突发心脏病去世,81周岁。由于她是孤寡老人,从2018年12月开始她与群体之间处于失联状态,群体无法确认她究竟发生了什么状况,经多方查找求证时隔半年在2019年6月初确定她已经离世。

苏欣,高捷的独生女,29岁,已婚,无子女,其父亲1988年病故。1989年6月3日晚,苏欣从阜外大街母亲家返回自己家,夜间不放心母亲一人在家,又返往母亲家,途经南礼士路南口被阻。4日凌晨,戒严部队用冲锋枪扫射路边人群,同时有五人中弹倒地,苏欣胸部中弹,送至儿童医院后又转送人民医院,抢救无效身亡。

短短两年时间,高捷相继失去了两位挚爱亲人,尤其是女儿的死更是让她无法接受,当群体找到她时,她义无反顾地参加签名,每年难属聚会她都会参加,她要用她的行动为自己的女儿讨回公道!

邢承礼:男,72岁。在1989年“六四”镇压中腿部中弹受伤。作为伤残者,他承受着各种生活压力、政治压力等等不公平的待遇。他参与群体的签名,表明自己的态度,谴责当年戒严部队滥杀无辜的暴行,积极为群体难属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他和所有伤残者一样既是受伤害者也是目击证人,遗憾的是他在2019年6月因患肝癌去世,确诊到离世仅仅短短几个月时间。

周国林:男,76岁,北京变电器厂退休干部。育有两个儿子。2018年因心脏病做了心脏搭桥手术,身体健康状况每况愈下。2019年6月因拔牙伤口久治封口不愈,被确诊为牙龈癌,同年11月份去世。

周国林的小儿子周欣明,1989年16岁。当年是北京雪花电器公司技术学校中专一年级学生。6月4日凌晨,在民族文化宫前为抢救伤员被子弹击中肋骨和肝脏,肝脏粉碎;子弹从其右背下方出,为炸子。送积水潭医院已无法手术,凌晨5时死于手术室。

周欣明当年是一个未成年人,照片上的他还是一个未脱稚气的少年。三十年过去了,这张照片依然放在柜子上,两朵白花、“哀念”两个字寄托了他的父母无尽的哀思,催人泪下啊!

郝义传:男,94岁,2019年11月12日在家里毫无痛苦无疾而终。

郝义传老先生是安徽马鞍山市马鞍山钢铁总公司的高级工程师,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国家的钢铁建设事业。

郝义传夫妇膝下只有一个独子郝致京。郝致京是中国科学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遇难年龄30岁,结婚不到一年,无子女。1989年6月3日晚11点多,他在木樨地马路旁,遭戒严部队开枪扫射,左胸中弹,死于复兴医院。惨案发生后,家人与郝致京失联,不知其生死下落,父亲与其他亲属奔波在各大医院寻找打听,一个月后于7月4日终于在复兴医院找到他的尸体。其骨灰安葬于北京西郊万安公墓。

看着这些被无辜打死的年轻生命,看着这几位为寻求正义和为亲人讨回公道而坚守三十年,耗尽生命、抱憾离世的老人们,敢问中国执政党和中国政府,对于1989年在首都北京发生的“六四”惨案还要沉默多久?!这一以政府行为,动用军队,蔑视生命,滥杀无辜,严重践踏人权的罪行什么时候才能依法昭示于天下?!我们拭目以待。

天安门母亲群体
2020年1月3日

中国人权双周刊
2020年01月06日

阅读次数:19,05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