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靖:蒋经国日记:死后火葬,骨灰抛海

Share on Google+

© 撰文:高靖
© 来源:合评网 via 風傳媒

国总统在1988年1月13日病逝台北大直七海官邸,1月30日蒋经国的棺木暂厝桃园大溪陵寝,至今没有安葬。蒋经国曾在生前所写日记当中,表达他希望火葬的想法,也对台湾许多丧礼铺张浪费,劳民伤财,感到不满。蒋经国曾对友人透露他的日记内容,他死后不要排场,火化后,将骨灰洒到大海,不可举行任何仪式,如有庸俗的排场,会让他死后大大烦恼。

仅管蒋经国生前有如此想法,但他突然病逝后,不仅没有火化,更没有由家属把骨灰洒到海上,政府还把大溪头寮宾馆改成他的陵寝。

蒋经国死后的1月14日,政府设灵堂于台北荣民总医院怀远堂,蒋经国的遗像前,有蒋中正遗孀宋美龄致送的十字架花圈。1月22日,移灵台北市圆山忠烈祠,供民众瞻仰蒋经国遗容,1月30日,举行大殓,奉厝桃园县大溪头寮宾馆。

蒋经国在总统任内病逝,政府基于国葬礼仪,加上元首尊崇,没有按照蒋经国生前的心愿,简约处理丧礼,也没有将他火化,将骨灰洒入海中,不知蒋经国地下有知,会对凡世间的繁文缛节,有什么样的想法。

蒋经国生前会提到他自己的葬礼,是因为他的政敌毛人凤病逝后,毛人凤的丧礼非常张扬,在国府迁台卧薪尝胆的时期,让蒋经国非常的不高兴。蒋经国才会在写给友人的信中,严厉的批评毛人凤的丧礼铺张浪费,并且把自己对于丧礼的想法,对友人毫不保留的剖白。

在1956年12月11日病逝后,12月23日蒋经国写信给友人李士英,由于李士英与蒋经国谈到毛人凤的丧礼,蒋经国表达同感,顺便将他私人日记内容抄录给李士英看。

蒋经国在日记提到,“人凤兄之丧排场甚大,送丧行列长达数里,经过之处,交通断绝,且有卡车数十辆,满载武装士兵护行,余颇不以为然,对此一布置,事前并无所知,如此作法定将使人凤兄不安于九泉,对公对私皆有害而无益也,再看送丧者形形色色,而出于衷心之哀伤而来者,实无几人,此种丧礼实庸俗不堪,一旦余如死去,绝不愿有类似之排场,只要将余之尸体烧成为灰,由儿女散之于茫茫大海之中,绝不可举行任何仪式,如此则死亦得其安矣。如死后为余做庸俗之排场,则死后亦将大大的烦恼一番,那真是生亦烦恼,死亦烦恼了。”

毛人凤从大陆到台湾都是主管情报工作,但与同样掌管对大陆情报业务的郑介民不和,与蒋中正的嫡子蒋经国更是长期不和,毛人凤与蒋经国在国府内部情报系统方面互争主导权,两人缠斗到美国中央情报局都注意到这个情况。

美国中情局的解密档案当中,在1951年10月6日有一份关于台湾军方政治部与保密局权力斗争的机密报告。这份报告指出,蒋经国的政治部与毛人凤的保密局,正在进行激烈的权力斗争。政治部是当时台湾最有权力的组织,因为政治部有最多的经费,以及许多来自戴笠组织、保密局、三青团、青年军最有经验的人,政治部在台湾的宣传与情报工作很成功,但是在大陆的情报工作较弱。

保密局因为人才被政治部网罗,实力减弱,但保密局希望运用大陆的游击部队,建立第三势力,打破蒋家对政府的控制,为了打倒蒋经国,毛人凤与毛森秘密合作,努力争取美国支持第三势力,保密局希望透过美国的支持,重新获得优势,毛人凤与毛森透过里龙上校担任中间联络人。

这份中情局的报告说,宋美龄支持毛人凤的游击部队行动,但是宋美龄不知道毛人凤的行动与美国扶植第三势力有关。

中情局的报告还提到,毛人凤与蒋经国是死敌,毛人凤只有抓到机会,就会对美国人诋毁蒋经国,毛人凤曾经说过,如果蒋经国控制台湾超过三十年,台湾会变成苏联一般。另外,保密局也透过政治压力,要削弱蒋纬国的装甲部队,保密局支持推动将装甲部队分散在陆军当中,这样装甲部队可以由陆军控制,而不是蒋纬国控制,当时蒋纬国不太理会陆军总部的重要命令。根据许多国府官员的说法,保密局故意促成蒋纬国与孙立人两个陆军派系的摩擦。

政治部与保密局因为作风很有争议,但当时大部分人是敢怒不敢言,不过,陆军总司令孙立人却对保密局与政工人员颇多抱怨。中情局1951年10月27日的机密档案提到,美军顾问团团长蔡斯主张国防部要对政治部有更多控制,蒋纬国指挥的装甲部队,应该换一位更有经验的人指挥。蔡斯认为政治部是秘密警察组织,是不民主的,但蒋经国不以为然,主张政治部对部队士气至关重要,是非常必要的。

在这场争论当中,孙立人身为国府将领,不仅没有站在蒋经国这边,反而表态支持蔡斯的意见,并且催促蔡斯要向蒋中正提出这些问题。

蒋经国抱怨如果他有美国背景,而不是十四年的苏联背景,他对政治教育的作法,很可能会被赞许,而不是被批评为模仿苏联的灌输方式。

国府迁台初期的保密局与政治部,后来多为人诟病,主要是为了稳定局势,展开了许多共谍清查任务,对稳定军中士气,维持部队纯净,产生一定作用,但这些过程当中,这些形同秘密警察的组织彼此为了抢功,经常在缺乏具体证据下,滥捕刑求,造成许多冤错假案,日后引发许多民怨,不过,保密局破获的国防部共谍吴石案,却是货真价实的共谍。

保密局因破获台湾省工作委员会案、基隆市工作委员会案,才牵连出吴石案,根据当时中情局的机密档案,1950年3月30日中情局的机密档案显示,中情局认为吴石案与台共谢雪红有关,研判出身福建省的吴石,尝试透过祖海军当中福建背景的军官,发动对国府的叛变。同时运用小船将武器、装备、人员,从大陆偷偷运送到台湾东部海岸。

国共内战后期,政府迁台前,海空军部队都比政府先撤退台湾,蒋中正担心海空军叛逃,以黄埔军校出身的周至柔与桂永清,担任空军总司令与海军总司令,藉以加强对这两个军种的控制,海军早期因为内部有闽系之分,福建背景的海军军官不受蒋中正信任,蒋中正也非常怀疑海军对他的忠诚,来台后,海军设有反共先锋营,受到怀疑的海军官兵受到迫害,被送到这里关押起来,进行思想改造,或许这是中情局认为福建人背景的吴石,因此找上海军的福建籍军官,发展共党组织。

1950年代白色恐怖时期的许多政治冤案,多出自保密局与政治部,当时蒋经国还与台湾保安司令部副司令彭孟缉交好,更助长蒋经国与毛人凤竞争的优势。相较于国府内部许多将领而言,蒋经国不是亲美派将领,因为他在苏联待过许多年的经历,起初美方对蒋经国多所怀疑,毛人凤更是藉蒋经国的苏联背景,多加影射,拉拢美国的支持,保密局因为与美国合作,也与当时美国在香港方面发展非国民党背景的反共第三势力有关,不过这个派员渗透大陆,在大陆内部搜集情报的计划后来并没有成功。

毛人凤在1956年5月赴美治病,当时台湾管制出国,毛人凤享有一般人少有的出国治病的特权。毛人凤生病出国前,保密局调整任务,在1955年改为国防部情报局,专责对大陆情报工作。这个保密局的改组,就是蒋经国掌握国府情报系统的成果之一,蒋经国还透过当时担任国安局副局长的陈大庆,对情报局加强掌握,情报局1985年又改为军事情报局。

毛人凤在权力斗争方面居下风,身体健康也出问题,赴美治病期间,蒋经国多次发电报给在美国的毛人凤表达关心,国史馆出版的蒋经国手札一书当中,可以看到在毛人凤出国后,蒋经国频频去电关切,1956年的5月11日,29日,6月4日,26日,8月1日,19日,蒋经国还请中华民国驻美大使董显光,就近照顾毛人凤的治疗,连毛人凤的医疗费用都命令董显光支出解决,返台旅费也由大使馆支出,蒋经国虽与毛人凤不和,却对毛人凤的病情表现出十足的关心,蒋经国还要毛人凤休息三个月,病中的毛人凤也难与蒋经国争斗,蒋经国也就顺势到情报局主持会报,还把这件事情在电报中告诉了毛人凤,不无表现胜者为王的气势,毛人凤回台后不久病逝,情报局也就顺利成章地为蒋经国接手控制。

蒋经国对病中的毛人凤如此嘘寒问暖,提供医疗费用与旅费,但对于毛人凤的身后事,却有那么严厉的批评,好似一个人有两张不同脸,但这似乎也显示蒋经国对毛人凤的关心,不过是官场的表面周到,并不一定出自真心。

译者秦传安 2018-05-14

阅读次数:5,636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