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to:韩国瑜的民粹主义为何会失败

Share on Google+

台湾台北——民粹主义曾被认为是制胜之道。随着执政的民主进步党(简称“民进党”)以人们对台湾国民身份认同受到威胁的担忧为主题稳步地展开竞选活动,倾向于与中国保持密切关系的国民党有让自己落为永久性反对党的风险。民粹主义似乎为国民党提供了一条出路。

毕竟,民粹主义的承诺曾帮助国民党候选人韩国瑜在2018年底的地方选举中获胜。

然而,在周末的大选中,同样的策略让他和他所在的政党遭到了惨败。韩国瑜不仅没能争取到新选民,他甚至没能保住许多传统上同情国民党的选民。蔡英文以57.1%的得票率连任台湾总统;民进党在台湾立法院的113个席位中赢得了61个。

正如许多分析人士预测的那样,民进党的胜利部分得益于它成功地将大选拉回到主权和身份认同等传统议题。蔡英文经常提香港的抗议活动,提醒选民中国构成的威胁。

不过,民进党胜选代表的不仅是对国民党向中国献殷勤的拒绝,也是对韩国瑜民粹主义演说的否定。

韩国瑜的政治演说充满了民粹主义主题。他声称了解人民,在反对懦弱精英上代表着人民。他说,台湾曾活力四射、繁荣昌盛,但由于蔡英文政府把自己的利益置于人民利益之上,如今社会停滞不前。在去年12月初的一次集会上,韩国瑜指责领导民进党的“小集团”。“他们吃香喝辣,”他怒斥道,“派系互相分赃。”

“这些人吃台湾人的肉,喝台湾人的血。三年半后,整个台湾全部生病,”他补充道。

韩国瑜不停地大谈特谈他与基层老百姓——“庶民”——的联系。他声称“庶民生活越来越苦”,他们只想“过好日子”,而与中国保持密切关系能确保人民过好日子,因为这是创造就业、市场和其他经济机会的最快方式。

2018年,韩国瑜在南部城市高雄竞选市长时,民进党抨击他不熟悉政策,称他创造就业的提议不切实际。但技术官僚的这些批评在韩国瑜与人民站在一起的宏大承诺面前完全失败。而且,台湾的主权似乎与地方选举中选民通常关心的问题相去甚远。那次,在一个传统上敌视国民党的城市,韩国瑜令人震惊的胜选震动了民进党领导层。

2020年的大选对韩国瑜来说,不可避免是一个更艰巨的挑战,部分原因是国民身份认同会自然而然地再次成为重要议题。但民进党也在大选中找到了一个攻击韩国瑜作为民粹主义者的可信度的方法:民进党开始提出理由说,为人民努力工作的是蔡英文而不是韩国瑜,他根本不是什么“庶民”。

民进党把韩国瑜描绘成一个无动于衷的人,一名对竞选总统比对解决高雄市的问题更感兴趣的市长。支持政府的人声称,韩国瑜没能控制住登革热的爆发,他在监督救灾工作上吝惜钱却不惜出席昂贵的晚宴,甚至还批评他一直睡到中午。相反,蔡英文在解决基本民生问题上取得了诸多成就:提高工资、降税、增加受欢迎的社会福利项目的支出,以及努力防止了肆虐亚洲大部分地区的非洲猪瘟蔓延到台湾。当媒体报道韩国瑜曾在台北买下后来又卖掉一座豪宅时,民进党指责韩国瑜是房地产投机商,利用自己的政治关系牟利。

在2019年一年里,公众对韩国瑜的信任度大幅下降。据新闻网站《美丽岛电子报》发表的台湾最受尊敬的民意调查员之一戴立安的调查,受访者中表示不信任韩国瑜的比例从2019年2月份的逾27%上升到了11月份的约57%。韩国瑜在独立选民中的支持率从2019年2月份的41%下降到12月份的不到15%。就连他在大本营国民党中,同期的支持率也从近89%下降到了66%多一点。

在12月18日的总统大选政见发表会上,蔡英文清楚地阐述了民进党的信息。她开列了一长串她政府的政策,为有幼儿的家庭、出租车司机、夜市小贩、小商店老板、退休农民,以及年轻企业家提供帮助。“我们没有忘,我们一直在做,一直在为他们解決问题,”蔡英文说。“忘掉责任、承诺的人,应该就是韩市长。”

没错,对中国的侵蚀以及对台湾主权受到威胁的担忧,是决定了周末大选结果的关键因素。但是,民进党也在韩国瑜的看家本领上打败了他,民进党说服了选民,韩国瑜是一个糟糕的民粹主义者。

Nathan F. Batto是台北中央研究院政治科学研究所的副研究员。

翻译:Cindy Hao

NATHAN F. BATTO
2020年1月13日
纽约时报中文网

阅读次数:4,67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