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习近平要用佛教来救中国吗

Share on Google+

习近平对佛教的态度是功利主义的,是有选择性地或「拉拢」或「打压」。(汤森路透)

「中国唐代玄奘西行取经,历尽磨难,体现的是中国人学习域外文化的坚韧精神。根据他的故事演绎的神话小说《西游记》,我想大家都知道。中国人根据中华文化发展了佛教思想,形成了独特的佛教理论,而且使佛教从中国传播到了日本丶韩国丶东南亚等地。」

中国官媒特意卖了个关子,徐徐道出这段话的作者:「这段有关佛教中国化的教科书式的精确叙述,并非来自某位教授的讲稿,而是源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的讲话。」这种谄媚的方式,已达到厚黑无形的境界。

中国官媒炫耀说,习近平访问位於法国巴黎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并发表演讲,创造了多个第一:首先,中国国家元首第一次访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其二,中国国家元首在世界舞台上第一次以文明发展为主题发表公开演讲;其三,中国国家领导人前所未有地全面论述了佛教中国化的历程与意义。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已成流氓国家俱乐部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也称之为「历史性访问」——实际上,这个组织与联合国丶世界卫生组织丶国际刑警组织等一样,在中共的银弹攻势下,早已沦为对中共予取予求的流氓国家俱乐部,美国先前已宣布退出,任由中国在其中瞎折腾。

中国官媒强调,习近平在演讲中多次对於世界宗教的多样性,以及三大世界性宗教与中国文化的互动予以高度肯定:「两千多年来,佛教丶伊斯兰教丶基督教等先後传入中国,中国音乐丶绘画丶文学等也不断吸纳外来文明的优长。」习近平还专门论述了法门寺的价值与意义:「一九八七年,在中国陕西的法门寺,地宫中出土了二十件美轮美奂的琉璃器,这是唐代传入中国的东罗马和伊斯兰的琉璃器。我在欣赏这些域外文物时,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就是对待不同文明,不能只满足於欣赏它们产生的精美物件,更应该去领略其中包含的人文精神;不能只满足於领略它们对以往人们生活的艺术表现,更应该让其中蕴藏的精神鲜活起来。」

习近平在表面上对待佛教比其他宗教更友善,但他并不会单独赋予中国佛教徒以真正的宗教信仰自由。(图片摘自小灵山网站)

看到习近平对佛教的肯定,有支持佛教的御用学者由此提出「佛教救国论」:「近代以来,以儒释道为代表的中国传统文化受到严重冲击。今天,儒家文化的制度性传承仍然没有建立,道教作为中国本土宗教,其现状与人们的期待也有很大的差距。在儒释道三教当中,佛教的发展相对较好,逐渐成为中国文化复兴的最重要载体。而新世纪以来的中国佛教,也日益建立起这一文化自觉,主动投身于中华文明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的历史洪流之中。」那麽,习近平真的会用佛教来拯救中国吗?

习近平对佛教的了解没超过《西游记》

其实,习近平的讲话毫无新意。尽管他对佛教的了解大概并不超过《西游记》,但他说话的口吻宛如皇帝兼祭司,他所谓的多元和宽容,必须在党的一元化的控制之下。习近平赞扬了玄奘代表了中国人「学习域外文化的坚韧精神」,但与此同时,他的暴政所要消灭的,不正是这种中国人学习域外文化和宗教的坚韧精神吗?习近平是人文精神的敌人,因为人文精神必然是自由精神丶创造精神,习近平却号称「定於一尊」。

虽然从习近平在表面上对待佛教比其他宗教更友善,但他并不会单独赋予中国佛教徒以真正的宗教信仰自由。

首先,从习近平与佛教的渊源来看,他跟佛教僧侣确实有过私人交往。美国记者丶普利策奖得主张彦(Ian Johnson)在《中国灵魂》一书中写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习近平在任河北省正定县的县委书记时,与临济寺方丈有明法师有过一段交往。当地人认为,习近平是个作风务实的领导人,他不但希望将正定发展起来,而且看得出他是真正发自内心敬重佛教。习多次造访临济寺,并协助其摆脱官僚体系的阻碍,让来自日本的捐款完成寺庙重建——在当时,这需要排除反日的民族主义的干扰。有明法师的继任者告诉张彦:「他(习近平)尊重佛教,比大多数人更了解佛教。」

但实际上,习近平对佛教的态度是功利主义的,是有选择性地或「拉拢」或「打压」。比如,中国可以召开规模宏大的「世界佛教大会」,可以让台湾新兴佛教的代表人物星云法师访问中国,可以让慈济基金会合法进入中国,可以让某些支持党国体制的佛教代表人物参加人大和政协,但这些做法只是统战政策的一部分。习近平并不认为佛教能成为「中国文化复兴的最重要的载体」,他真正信奉的意识形态是马克思主义包装的法家式的帝国主义。

打压藏传佛教

其次,习近平对藏传佛教等具有「分裂主义」倾向的佛教分子则更残酷地打压,并积极实施佛教及其他宗教的「中国化」政策——尽管佛教进入中国已超过两千年。

根据新的宗教「中国化」政策,中国政府逼迫西藏各主要寺院实施爱国主义教育,企图培养一批熟稔官方意识形态的佛教教师和僧侣。习近平提出「四条标准」政策,要求僧尼「宗教上有造诣」丶「政治上靠得住」丶「品德上能服众」和「关键时起作用」;要求僧侣确立「五个认同」,即牢固树立正确的祖国观丶民族观丶历史观丶文化观丶宗教观;要求广大宗教界代表人士要深刻明白惠从何来丶惠在何处,坚定听党话丶感党恩丶跟党走的信心决心,自觉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拥护社会主义制度,始终与党和政府同心同德丶同心同向丶同心同行。换言之,他们必须与达赖喇嘛划清界限,与「分裂主义」作斗争。

习近平对藏传佛教等具有「分裂主义」倾向的佛教分子则更残酷地打压,并积极实施佛教及其他宗教的「中国化」政策。(图片摘自新华网)

继二零零一年江泽民下令清理整顿中国最大的藏传佛教学院色达佛学院之後,习近平在二零一六年再次下令摧毁这所佛学院。四川省的摧毁令引用了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和第二次全国宗教工作会议的决定。习近平在在宗教会议上强调,宗教要「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丶拥护社会主义制度,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国际人权组织评论说,此一事件证明了中国领导层的轮替和中国不断增长的国际地位,对保障西藏宗教信仰自由没有什麽作用。

不仅如此,习近平时代的宗教迫害程度大大加剧了。二零一二年,时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的习近平的心腹陈全国启动一项秘密计画,任意拘捕所有曾赴印度参加达赖喇嘛传法活动的藏人,关在不公开的拘留中心接受为期三到六个月的政治教育。二零一三年,陈全国表示要「积极推动核心价值观进机关丶进企业丶进乡村丶进社区丶进学校丶进军营丶进寺庙,使核心价值观深深植根于全区各族人民的头脑中。」陈全国在西藏的铁血政策受到习近平的青睐,他被习近平提拔到新疆镇压维吾尔人。於是,新疆出现了堪比纳粹集中营的「再教育营」。

只有中共能充当「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第三,在文化教育等公共领域,中共对包括佛教在内的各宗教严防死守,唯有中共自己才能充当「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二零一八年,中共下令各地方政府加强管制露天大型宗教造像。根据统战部官网发出的命令,这次治理露天大型宗教造像的目标,是针对官方所认可的五大宗教之中的佛教和道教。「会议要求,各地要将治理滥塑大型露天宗教造像工作作为当前治理佛教道教商业化问题重中之重来抓,纳入议事日程,明确工作责任和时间进度,真抓实干,确保如期完成。」许多佛教和道教的神佛造像都遭到暴力摧毁,其做法宛如阿富汗塔利班炸掉巴比扬大佛。

二零二零年一月,中国宣布禁止所有公立中小学使用教科书和经典小说等外国教学材料。教育部发布的该指南指出,课程必须以「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原则并反映中国风格」的教材为特色。通知中写道:「所有中小学教材都必须反映党和国家的意愿,这样学生才能承担中华民族复兴的重大责任。」同时,涵盖具有强烈意识形态原则的材料,例如国家主权和宗教,被重新编写并直接分发给学校。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中国甘肃镇远县图书馆公开焚烧所谓的「有害书籍」,主要是宗教题材的书籍。当地新闻报道,该馆近期对馆藏资源中社会捐赠的非法出版物丶宗教类出版物,特别是对含有倾向性的文章书籍丶图片书刊和影像资料等内容的,进行全面清查下架和迅速销毁。报道还配了一张现场图片,两名女子正在图书馆门外堆起火堆,烧掉一些书籍。此举在国内引发很大争议,就连官媒《新京报》亦发表评论文章,认为用这种焚烧的方式处理非法出版物,「恐怕超出了社会所能够接受的范畴,它传递出的更多是粗暴的观感,而不是对文明的维护」,同时质疑:「宗教类出版物,什麽时候成了必须『全面清查下架和迅速销毁』的书籍」?

习近平必须对这些事件负全责。这样一个迫害宗教丶戕害文化的暴君,根本没有资格在国际舞台上奢谈文化和文明。

来源:上报

阅读次数:7,11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